時間-第五章

碩士篇

前記:這篇開始,開始脫離了現況大學基本學歷的範圍內,從國小算到大學大約十六年,從第十七年開始,為碩士學制,有些片段,輕鬆的片段將會減少,而本篇依舊以大學篇時,羅娜離開城外的那二封信,做為這篇的起始點。
 
  羅娜的父母,接獲羅娜離開國外城內的一封信,過目完後,二方摘下眼鏡,雙手撐著桌面,按耐不住流淚的情緒,雙眼蓋在雙手上,顯得一片濕潤。
 
  猶記從小到大,灌輸她異於常人的英才教育,甚至剝奪她微一的對象布萊克-傑弗瑞斯,依舊持續對她的男友放冷箭,至始至終所做的一切,皆為了自己的女兒所出發。
 
  但殊不知,這項規劃,到了女兒進入叛逆期時,效力逐漸的消失,年紀大了,開始有了自己的思想、有自己想過的日子,開始不照著自己的規劃來走,起初覺得羅娜病了,但卻沒有顧慮到,她真實的感受。
 
  從彼此的書桌上,接到女兒離開城內的一封信,羅娜的父母,正愁羅娜往何處走去之際時發現,這是他們第一次,認真的靜靜坐下來,過目女兒寫給他們的信。
 
  內容多半跟一般平凡子女,背負著家庭的期待,爭取好成績的過程裡,產漏出一絲的情緒抒發信,相當貼近,從信的內容,她打破了家族傳統制式的書寫格式,僅像一位平凡女孩,此時此刻不論身份地位,她只想透過這封信,盡情的發洩她從小至今積壓而來的壓力。
 
  給我摯愛的父母-
 
  從小至今,我隨著你們的規劃,就讀菲爾拉名校,從中學習成為菁英的資優生,在校內年年榮獲校排前三名,週邊的人把我捧的如神般的桌越,當時我臉上帶有的微笑,如同在業界拍廣告,並且表現出來的微笑,受到週邊的人歡迎我的心中當然覺得很高興,但是,那並不是真正我想過的日子。
 
  來到國外,我依舊照著你們的英才規劃入名校就讀,同時我被迫犧牲自己的時間,從早到晚,研讀英文原文書,還有運用渾身解數的氣力,將所有科目表現的完美無缺,毫無缺撼,成就達成了,接獲了週邊人的掌聲,全校排名約在十名內,原先我以為,我的表現已足以得到肯定,但你們仍要求我,往第一名邁進,在我心中外加更深一層的壓力,做到這,我實在找不到繼續往前邁進的理由。
 
在國外讀書,我發現當地的學習情況並沒有像於菲爾拉就學時來的輕鬆自在,雖然在課外活動上,比菲爾拉城來的多元化,但學習的範圍遠比在國內來的廣擴,我想告訴你們,我並不想過這樣的日子,所以我想離開這裡,回到菲爾拉與布萊克一同居住,並跟他選擇一樣的平凡學校繼續我的學涯生活。
 
請不要在隨意用你們的觀念,來左右我的人生。
 
羅娜筆
 
西元二零一四年七月-
 
  大學畢業,羅娜-克莉提絲,升上同布萊克所念的菲爾拉大學內部設立的研究所,她將金髮用髮圈綁起,換上一套女式西裝,胸前打好領帶,升上研一的她,正待在研究所內部,與她已升上博士的男友-布萊克-傑弗瑞斯共同進行研究。
 
  在大學畢業升研究所的那段期間,羅娜的父母,也曾來到布萊克母親所居住的家裡,與她進行長談,那段時間,他們也從中得知,羅娜與布萊克同居,同時也投以反對的目光,望著布萊克的母親。
 
  布萊克的母親,與羅娜雙親初次會談時,也接獲他們的一陣怒罵,但即使如此,布萊克的母親在情緒的調適上,也讓自己維持在平靜的心態上,同時表現出從容不迫的態度來以示應對,會談約達二小時左右,布萊克的母親打電話與布萊克取得聯絡,並且叫布萊克帶著羅娜到老家來會談。
 
  在那場會談的尾聲,由布萊克帶著羅娜當場出面,而羅娜也確切的像自己的父母道出自己藏於心中以久的心聲以後,他們才感受到女兒真實的想法,同時回到國外的城內去。
 
  事件過後約二個月,迎來開學日之際,升上碩士的羅娜,也在研究室從事論文撰寫的工作時,她也收到了父母的致歉信,信裡的內容,也寫出了自己當初如此對待她的主因,從後段開始,僅以道歉的形式,便在信的最下段簽上雙親的筆名。
 
  西元二零一四年九月-
 
  「這裡麻煩妳了,明日我除了要完成寫了將近三個月的博士論文,以及去指導其餘的碩士生撰寫碩士論文。」布萊克拍著羅娜的肩,並將完成的草稿及撰寫資料遞給羅娜。
 
  「好的,能跟布萊克在同間研究室從事研究,感覺真是開心。」羅娜接過布萊克手邊的信,這是自國外回程以來,久違第一次表現出來的微笑。
 
  自前陣子,與布萊克重逢以來,已經很久沒有徹底宣洩自己的情緒,同時緊抱著布萊克盡情的放聲大哭,當時的自己也摘下了髮圈,讓金髮沿著背垂下。
 
  「妳能這麼說,我真的很高興,不過也別讓妳的父母太擔心啊,今晚回家時,記得要打個電話跟他們講講話。」見到久違沒以如此笑容面對自己的羅娜,他將手心輕輕放在羅娜的頭上緩緩由上而下撫著。
 
  「好吧,我知道了。」羅娜回覆布萊克的回答,雙手放在鍵盤上,幫忙布萊克審閱他所寫的博士論文,同時做為撰寫自己必備的碩士論文當中的參考範本。
 
  確定聽見羅娜的答覆時,布萊克也放了心,同時接過羅娜手邊的另一份論文草稿,並從中做修改。
 
  修稿的工作進行了一小時,布萊克將改好的碩士論文,與羅娜寫邊的博士論文做交換,同時過目羅娜為他而改的論文區。
 
  「第三章的部份,需要在做一些修改,有些段落寫的不錯,但是太過冗長,可以修短一些,下方的流程圖,可在增加一些研究內容。」羅娜邊對布萊克說,用紅筆圈出比較缺漏那一段。
 
  布萊克接獲羅娜的回應,點頭打開電腦裡的原始檔,並將原先鍵入的幾行資料稍作修改,在對照以印出的報告書去校正其內容。
 
  「這學期我大概修了十五學分左右,上課時間約只有三天半到四天不等,忙論文空出來的期間,能休息的時段大多都在策劃旅行的地點。」布萊克校稿說著。
 
  「我的話大約十三學分左右,上課的時間約二天半左右,旅行是嗎?小學、國中的時候,我也曾經抱持著這樣的想法呢。」羅娜接著布萊克這句話,隨後說出。
 
  「聽見妳這麼說,我還真是高興啊,我們的想法時常一致。」聽見了羅娜的答覆時,布萊克也會心一笑,處理手邊工作的動力也提升了不少。
 
  「小時候,你也曾經跟我提過,你對於美術這塊有興趣,看來如今真的兌現了。」望著布萊克電腦內的電繪作品,羅娜也稱讚了布萊克一番。
 
  「那些作品,大概都我高職時所畫的作品了,從大學後,我開始學習了電繪,所選科系,也偏向於美術系,還記得還時的我,對於美術真的是非常熱愛。」布萊克回應羅娜,先將論文存檔並關閉,同時打開那些作品的圖檔,讓羅娜閱覽。
 
  在作品的最後,有一張作品,正是她與自己的畫像,人物外型輪廓先用鉛筆上草稿,最後用簽字筆描邊,其上色運用水彩筆,沾水調合人物的色調,附上了週邊背景。
 
  「這幅畫有名字嗎?」當羅娜過目眾多作品的最後一張,與布萊克在同張畫的那幅畫像,她同時問著布萊克。
 
  「沒有,不過我想,可以交給妳來取。」見到羅娜提到這點,布萊克也稍作猶豫了一會,思考了幾秒後道出回答。
 
  「就叫布羅之戀吧,你覺得如何?畢竟畫中只有我們二個,同時背景上偏向於歐洲的建築。」羅娜立刻做出了回應,同時對著布萊克微笑。
 
  以布萊克-傑弗瑞斯與羅娜-克莉提絲二人的姓氏命名,二人在此生間所談的一場相纞為名,在那幅畫裡,布萊克的右手牽起羅娜的左手,彼此間皆穿著西裝,神情上自然顯露出一番微笑。
 
  「恩,就這麼辦吧,妳喜歡的話,我也沒反對的理由。」布萊克搔著頭,隨著羅娜一同微笑說著。
 
  「布萊克-傑弗瑞斯博士,教授有事找你。」此時門外傳來了從其他間研究室走出來的研究生的敲門聲。
 
  「我隨後過去,麻煩你像教授先說一聲。」布萊克回應門外的研究生。
 
  「我知道了,但別讓教授等太久。」研究生語畢,隨後離開研究室的門前。
 
  「一星期後的論文競賽讓我們為彼此加油吧。」布萊克對著羅娜說,隨後牽起羅娜的手。
  「恩,為彼此加油吧,那先聊到這裡,你先去找教授處理博士論文的問題。」羅娜點頭同時做回應,羅娜另一手也牽起布萊克的另一手。
 
  「謝謝妳,羅娜,我很快就會回來了,有問題先傳簡訊給我吧。」布萊克回應羅娜,同時起身走出了研究室,並關上了房門。
 
  二人處於同間研究室,心中的交談,彷彿隔絕了研究室外其餘研究生彼此進行研究調查時與找教授校稿的交談聲,在這個空間內,讓彼此感到自在的場合,有種說不出的舒適感。
 
  位於布萊克的老家,母親正準備晚飯,等待布萊克回家時能與羅娜一同吃飽,充滿精神,伴隨著信心,迎向未來的人生長途。
 
作者後記:本年度第三十三篇完工,在本篇碩士篇裡,羅娜與她的父母,經由布萊克母親的調解以及女兒的真實感受,他們內心貌似也開了,接納了羅娜的做法,同意她與布萊克同居。
 
  近況上,我也沒什麼要說的了,盡快做完最煩的事,投入心力寫作,索拉二季也決定繼續寫,這系列的創作剩最後一集,即將收尾,繼2011年來,已經很久沒有產生這番讓我繼續拼下去的動力了,感覺還真是懷念。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林綠茶的分站部落格

林冠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