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重新開始
  昨晚八點──
 
  「是嗎,你已經決定回去當領主,這樣也好,如此一來我又可以和你繼續鬥嘴,你倒是已經決定跟那妖孤化身的女人在一塊了啊,雷文哥和蕾姐還有其他人看到不知會怎麼想?」隔了三年不見,儘管分隔二地,也依舊不會改變那毒舌的毛病,口吻依舊來的直截了當。
 
  電話的另一端,傳來的簡短對話,對象是我在熟悉不過的那位紫髮女性-愛莎。
 
  「就是這麼回事,倒是妳決定成為虛無,自己當心別被黑魔法所左右,用到走火入魔啊,還有不要隨便叫她妖狐,今天妳打的這通電話,難不成是因為想我所以才打?」瞧她那樣,明顯是和我鬥嘴來著。
 
  「誰想你了啊,你吃錯藥了嗎?我怎麼可能會想你這個紅毛小鬼,都三年了你還能說出這麼噁心的話,我佩服你。」
 
  「有了黑魔法,我的能力就會高出你這小鬼一截,要把你彈飛,或者對戰對我來講,全都輕而易舉。」紫髮少女接著說,口吻顯得狂妄。
 
  「是是,別因擁有強大法術而一時自滿,過度耗損自己的魔力啊,到時候魔瓶耗光,變成連怪普攻一下都沒辦法耗光的呆頭啊。」我以嘲弄的口吻,回敬她一句,可想而知接下來她的發言打算我接下來的發言。
 
  「本姑娘還不到你這小鬼操心我的地步,別忘了我只要施展個魔法,你瞬間從人間蒸發,本姑娘可是……」紫髮少女得意的說,接在這句話後頭的話,不用想也知道,是嘲弄再嘲弄所組成一連串無意義的對話。
 
  「我先掛了,如果還有什麼話,改天在說,矮冬瓜。」當我用手把話筒移開耳邊對她做出這個從以前到現在依舊不變的稱號時,從另一邊聽到了一連串由女性才有帶有辱罵的高音傳遞出。
 
  「誰是矮冬瓜啊,你這臭小鬼,喂,聽到了嗎?見到面就不要被我打飛。」她放大對話的音量說著,那口吻就像丟出無數個火球一樣傳遞到我身上。
 
  「是是聽得到,聽得出來妳在勉強。」我掛上電話前最後說的一段話,隨後穿上一間襯衫,一手用抓起一疊公文紙,走出門外。
 
  上午十點,聖達蘭斯城中央市集──
 
  我跟隨著身旁這位黑髮女子艾拉,沿著新村外不遠處的公園散步,一路走向這塊大陸的新村聖達蘭斯,步入了市集裡。
 
  她牽起我的左手,右手的無名指到食指勾起我的無名指到食指扣住,之後另外二根手指,輕輕放在住我手掌外部,之後握住整個手掌心,指尖觸碰手掌內部的中心點,
 
  我的腦海裡,仍舊儲藏著與她過劍的那段對戰,實力上並不輸我老姐,且揮槍的氣勢也使我為之震驚。
 
  「有心事不妨和我談談,我就在你身邊,艾索德。」黑髮女子迅速記起我的名子,空出來的右手,細緻的腰間綁好長槍,她伸出左手臂,繞過我的後頸,手指關節連結手掌驅動著手指上下拍拍動我的左肩。
 
  「為什麼突然這麼說?」我皺起眉頭,轉向艾拉。
 
  「從剛才步入市集時,你就沒說什麼話,我想你可能有什麼煩惱,所以想問問。」她回答我,手指揪起我的袖子,凝視著我。
 
  「看來不說不行啊,對吧。」我頭轉向她,視線與她的雙眼相互對上。
 
  「別那麼緊張,我不會吃了你,說吧。」她微笑的說,簡短的回答我。
 
  「那好吧。」我的敘述從走入市集開始說起。
 
  聽到這樣的回答,她點頭後,鬆開揪著我的袖子的那隻手。
 
  「在昨晚我和那舊識的朋友也就是我印象中的那位紫髮少女愛莎,跟她聊了一會,我的內在,充滿一種五味雜陳的既視感。」
 
  「感到迷茫嗎?」她注視著雛起眉頭的我。
 
  「恩,沒錯,還有……」我的口吻稍停頓了幾秒,接著說。
 
  「單方面是我對於她成為虛無術士的看法,另一方面是,她昨晚打的那通電話,二方面,如果要我形容她給我的整體印象感,我想就是有種說不出來的複雜感,她的背景,太過黯淡。」
 
  「既然放棄擅用四大元素魔法元素的元素魔導,轉而成為擅用闇魔法的虛無術師,除了想增強力量,這點我還可以理解,不過接下來,我不曉得她哪來的自信,跟我說著:「要把你彈開,或者對戰對我來講,全都輕而易舉。」我的口吻顯得有些不服氣的對著艾拉說。
 
  「舊識的朋友,以前的那位紫髮少女?」照我的口中敘述,她重新思考了一會,腦海裡浮現出,昔日的那位女法師。
 
  「也就是我最初所說的,虛無術士愛莎。」我話說到這,隨後感覺如同快情緒失控般的說下去。
 
  「曾經跟我待在同一隊的女人,也是第一位跟我開始鬥嘴的女人,三年不見,沒想到透過電話,也還能再次重現當時的那種印象,該說這是懷念,還是念舊於曾有這段,因而設法重置,但若是如此,那也沒有必要如此艱辛吧,為何我會如此在意這件事,我完全不知道……」我道出了一連串不經大腦思考,而隨意由不同方向組成的邏輯形成的發言,從我口中說出。
 
  「艾索德,冷靜點。」此時我身旁的黑髮女子,左手牽住我的右手,用力握緊。
 
  「抱歉,我剛失態了。」我重新調整我的呼吸,對著艾拉說。
  
  「沒關係,但是我不懂,為何聊到她,你的情緒起伏變化怎麼差那麼多?艾索德,我不太了解。」待我冷靜後,她的口吻稍微放慢並問著我。
 
  「我自己也不知道。」此時的我,只能這樣回答她,我和愛莎鬥嘴,也已不是頭一次發生的事,明明隔了三年,卻還能使我產生如此情緒起伏變化那麼大的話。
 
  「抱歉,這件事我先不追問,我們先把東西買完再說。」她牽起我的手,牽制頓時顯得幾秒僵直隨後回復正常的我前進。
 
  「謝了,艾拉。」
 
  無論這是出自於憐憫或者同情,對我來說,妳陪伴著我重新開始已經是我心靈上最大的慰藉。
 
  和成為虛無術師的紫髮女子,分別至今也過了三個星期,少了鬥嘴的對象,儘管現在採用電子通訊方式偶爾聯絡,也不時顯得些許乏味,儘管覺得當時與她長期鬥嘴視為友好的表徵。
 
  而現今那段日子也以成為了遙遠的過去,同時也是我渴望結束的過去。
 
  那位綁上雙馬尾,臉上帶著一副顯得些許狂妄罷氣十足的紫髮女子,至今對於她的印象,我仍念念不忘,卻抱有,試圖抹去並扭曲這女孩在我個人心目中的印象。
 
  我將晨間與她對待過的紅色長劍,轉了一圈後,放入背上背著的劍鞘裡,拋棄過去的執念,腦海裡的那名紫髮女子,身影逐漸模糊,直到消逝而去的零界點。
 
晨間艾拉陪我練完劍技,到晚上之前,我們倆坐在沙發上,我們彼此伸出一隻手臂,繞過後頸搭著彼此的肩,談天說地。
 
  月圓映照於夜空,月光投射於地面上照耀著我們,背後的黑影隨著光的焦距拉長,行成二道影子,彷彿照耀著我赤紅的瞳孔,映照出我五味雜陳的視覺印象,試圖淨化雜念,讓我緩緩的閉上雙眼,重新開始。
 
作者後記:寫這對的支線故事方向起始點上,主要是,我長篇的部份,思索的時間用得太久,加上未來不可能有定量的時間可以去想整部的長篇故事結構,因而先決定退一步先去寫一部短篇故事,讓自己沉澱一下情緒,這部艾索配艾拉的新番的第二篇完工,近況遊戲方面,我大約二個月還三個月前,已確定引退,至於艾爾現況方面我只打算動文章跟畫作二部份,其中今年主要是專題牽制並影響我之後的出文時間。
 
  此外,這部故事跟正篇故事的出發點是不同方向的結構,跟正篇有關聯的部份只有第一章時提及的艾爾搜查隊解散後,他們之後的後續故事,五年前,我也是從這裡開始起手寫起,而現在寫的這部新篇也是從那個方向開始寫,在創造出跟正篇不同方向的支線故事,長時間沒接觸這部自創小說的知識,我先觀摩別部作品,從中吸收知識、正統小說的寫作格式、文中的敘述、全文結構等方面去重看過一遍並作為參考,最後,在把寫作原點設在我個人的創作上,寫出來的成品,近況的出文時間,看我專題的進度而定。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林綠茶的分站部落格

林冠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