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懷抱
 
  『要把你這小鬼彈開,對現在的本姑娘來說,輕而易舉。』早上的那句話,仍舊迴盪在我心裡,我重新以想像去回顧那句話,嘗試去聆聽,隨後嘆口氣,放下手上的筆,起身嘆口氣,拍拍騎士上衣。
 
  「或許吧,如果是妳的話,做的到也說不定。」我喃喃自語的說著,隨後整理桌上成堆成疊的公文。
 
  夜間我收拾起桌上堆積如山的公文紙,重要公文蓋完章,之後整合成一疊,拉開辦公桌右側的抽屜,抱起一疊公文,放入以後關上抽屜,隨後起身離開這卧房,走到客聽坐在黑髮女子身旁。
 
  她同樣也挽起我的右手臂,抱在自己胸口前,頭靠在我的右肩上,我閉上雙眼,雙眼凝視著天花板,身心放鬆的讓壓力從全身散發而出。
 
  「早上的時候,感謝妳,要不是妳在那時打斷我說的話,我可能會毫無顧忌的說下去。」待思緒整理好,我轉過頭對著艾拉說。
 
  「不會,只是那時,我感覺你的心思已經亂了,所以才停止追問,突然那麼說。」她微笑的注視著我。
 
  「是嗎……謝謝妳……」我的臉旁摻有一絲紅潤,二眼直視著眼前的這位黑髮女子。
 
  「倒是,我還是不明白,為何,談到那女孩,你的情緒起伏會那麼大?能告訴我嗎?」話題轉到早上的對話上。
 
  「......」我的思緒停頓了一下,隨後拉一下衣領上的領帶,隨後深呼吸一口氣,以恢復平靜的口吻答道。
 
  「怕被她超越吧,以前我們還在同一個隊伍的時候,我們常常鬥嘴,實技上雖然說我們有各自專長,在同隊的每一天,我們時常鬥嘴,或者對戰方面上,確實不分上下,雖然有時,她略勝一籌,但我當時,就有這樣的感覺,終有一天,我,會徹底的敗給她……僅此而己。」我用左手拿起桌上的茶杯,隨後貼近嘴唇旁喝下杯中的茶。
 
  「真像個小孩呢,不過我也沒資格說你吧,畢竟在我哥面前,我自己也算是個小孩。」黑髮女子輕輕捏了一下我的臉頰,隨後鬆開後,雙手抱住我的右手,貼得更緊。
 
  我注視著身旁的黑髮女子,她語畢時,神情顯得有些黯淡,我再次緩緩閉上雙眼,我移動身子靠近她,自己的頭也往右點,靠在她的左肩上,臉頰與她的臉頰輕輕的貼在一塊。
 
  「恩……確實是小孩呢。」我帶有些苦笑勉強的說著。
 
  到了睡覺時間,我跟艾拉走上二樓,走到了各自的房門前,當我正要走進自己的房間換上睡衣躺床入睡時,她拉住了我的上衣的衣角。
 
  我凝視著她的臉頰,隨後理解她的意思,並問著她。
 
  「今晚一起睡吧,明天還有工作要做。」我對著艾拉說,握住她的手。
 
  她沒有回答我,只是微微的點頭,臉上顯得有些紅潤。
 
  「我先進房去換睡衣。」她回到自己的房間前,道出這句話,隨後,我打開自己的房門,走到衣架前,脫下自己的上衣及褲子,換上了睡衣睡褲,手上的長劍放入劍鞘裡,放置於衣櫃裡,走到床前凝視著窗外的月亮,我的腦海裡,映出了一些思緒。
 
  從隊伍解散的時間,算到今天,剛好也將近三年的時間,從那時候開始,我選擇跟艾拉,二人一起離開艾里奧斯,到達聖達蘭斯重新開始我們的日子,只屬於我們的日子,沒錯,這是我從那時候開始,所做的選擇,選擇與她一塊共渡日子。
 
  那段曾經讓我覺得厭煩的日子,曾經認真的跟我鬥嘴的那位紫髮女子,不知為何,現在回首的時候,會覺得如此的懷念,既惹人憐愛,又讓人嫉妒,鬥起嘴時,不常用言粗俗,不像是位帶有氣質少女,會做出的發言的那位紫髮少女愛莎。
 
  但那時候的我,也是個小鬼頭,所以也沒資格說她吧。
 
  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我竟然一瞬間,產生了,想和她再次鬥嘴,回到小孩時這種想法,從腦海中閃過。
 
  即使那是以前的她、現在的她,我們現在分隔二地也是不變的事實,而現在,她,究竟在哪裡?還有,就算找到了,我該對她說什麼?現在我完全不知道,也沒有回答這個問題的答案映照於我心裡,更沒有餘力,去尋找這個問題的答案,或許,現在的我,正在逃避,那個遲早該面對的結果……
 
  「艾索德?」當我思緒沉入那片回憶的海底時,身旁的黑髮女子,手放在我的肩上輕輕拍了幾下。
 
  「艾拉?抱歉,剛在想事情,我馬上關掉桌上的台燈。」我回過神來,回答艾拉時,凝視著她,月光從窗前照進來,映照於角落的床前,及少女身穿的乳白色睡衣,早上綁在頭髮後方的馬尾,她鬆開了髮圈,讓長髮,從身後垂下。
 
  我的視線徹底的被她吸引,直視著眼前這位美女,臉上帶上一絲紅潤。
 
  「不,我才該道歉,讓你久等了吧。」她的頭往左微微歪了一下產生疑問,隨後回正。
 
  「怎麼了嗎?」當我走近她時,她拉著我左手臂的睡衣衣領問著。
 
  「呃……不,只是覺得妳很美,只是這樣……」我的臉頰印上的紅潤越來越加通紅,像是要發燒般昏了過去。
 
  「是嗎……謝謝你。」她的左手蓋住了嘴唇,臉微微的轉向旁邊,臉上顯得有些紅潤的說著。
 
  隔了幾分鐘,只有屬於我們倆的房間,被一股甜蜜感所矓照,睡在床左側的我側著身睡,而睡在床邊貼牆的黑髮女子,同時也側著身,與我面向同一個方向,並注視著我的背影。
 
  「在靠過來點沒關係的。」她口中道完這句話,揪著我的睡衣說著。
 
  我沒說什麼,照著她的話做,隨後,她雙臂抱住背對的我,身上的體溫彷彿急速加溫中。
 
  「害羞呢,真可愛。」她了解此時此刻我的心情,臉頰輕輕貼在我的背上微笑的對我說著。
 
  「好歹我也是個健全的男孩,就算和女孩共處一室睡在一起,也會這樣吧。」我臉上顯得更通紅的說著,這稚氣,跟過去仍舊一樣沒變。
 
  此時此刻的我,當然明白這個道理,但是,我找不到任何可以代替這句話的最佳用語來覆蓋剛才我說的這句話。
 
  「以前我也有個哥哥,我的槍術是他教我的,但從來就沒像現在這樣,能跟你同床共枕的睡在一起,當我還沒完全長大的時候,他不知為何,就已離開了我們的村莊,再次見面的時候,他已經成為了魔族……,但是……像現在這樣……」她的話還沒說完,眼角就已流下了一絲淚水,隨後她嘗試以抹去眼角的淚水,加快說著。
 
  「像現在這樣抱著你,彷彿哥哥就出現在我的面前一樣,哥哥那時離開我,當時我真的很傷心……」她閉上雙眼任由淚水從臉頰旁流下說著,隨後將我抱得更緊,心裡產生了一些迷茫。
 
  「……」我靜靜聆聽她講的話,隨後轉過身去,任由她抱著,臉上的紅潤,雖然尚未褪去,但現在,我非常清醒,熾熱到讓我失眠,卻又不會感覺不到任何不適的黑髮女子。
 
  「以前我也有個姐姐,她小時候曾教導過我劍術,在我還沒長大,徹底將劍技練成到爐火純青的地步時,她就披上紅色騎袍騎士戰衣,加入騎士團,離開了艾里奧斯,從我十三歲那一年,到現在十七歲都已經過了四年的時間,我竟然還記得,曾有過這一段日子,真的讓人留戀到讓我想留眼淚,但是……」我緩緩的睜開雙眼,對著艾拉說。
 
  「但是我現在,漸漸的可以理解,她為什麼這麼做的理由,就是為了讓我這個不成材的弟弟變得更堅強,而自己為了也不讓自身實力下滑,選擇加入騎士團出任務,我接回騎士領主的職位,我想這也算是其中一個原因吧,除此之外,現在我也不想說,我曾經因為自己的軟弱,而放棄我的職位成為了平凡人這個藉口,到那天又突然回心轉意刻意吊胃口敷銜的說,我再次接回這個職位是為了我姐姐。」語畢後,眼前顯得一片寂靜,在我身旁的黑髮女子,靜靜的緊抱著我,聆聽我剛說的話。
 
  「艾索德......」她口中道出我的名字,隨後抬起臉旁早以被淚水浸透的一片濕潤的頭,雙眼與我的雙眼互相對上,從我們彼此的瞳孔,彷彿,看見了我們彼此的過往,雖然沒看見那些景像,但是,心裡卻感受到了。
 
  我從床旁抽起幾張衛生紙,擦拭著黑髮女子臉頰旁的淚水,同時我自己的眼角,從不知何時,也流下了淚來。
 
  待我們彼此情緒各自平靜下來了以後,她再度回復了燦爛的微笑。
 
  「真想就這樣,永遠的抱在一起,不去想任何事,不去為任何事而煩惱。」此時,我雙手繞過她的腰間,忍不住情緒牽制著這身體的行動,緊緊的抱住眼前的黑髮女子艾拉。
 
  「我喜歡這樣的你,雖然這樣的理想不可能,但此時此刻,就先這樣吧。」她纖細充滿具有女性氣質光澤雙臂緊抱著我的那雙手,並沒有放開。
 
  我們彼此,跨越了身體上的限制,靈魂彷彿飄向了,只屬於二人的遙遠世界裡談天說地。
 
作者後記:不論在以前或者現在,寫作上,會有種當自己在創作的時候,融入故事的場景裡去感受,以角色的立場或人稱視角去進行對話的這種印象,會有種留連忘返的印象,看過一遍,再重覆看一遍,修稿修格式的時候,我不時會陶醉在全文裡,談論這部短篇的走向,我把它歸納為過渡期,也就是為延續長篇進而撰寫的短篇,艾索配艾拉這對支線,在去年我還在策劃當中,最後到今年二月,決定以短篇的形式來描寫這對支線故事,這篇故事的最後一段話,那裡指的是並非故事裡的角色亡故,而只是一種形容詞,人實際還活著,在此強調。
 
  文幅設定十二篇,如今也已寫了三篇,說不定現實上我也已經與世隔絕過久,漸漸的把寫作或是繪畫當作正業在做,雖說現在懷念,以前剛出長篇小說時,曾有讀者在我的留言版上留言當初的那種感動,在如今我的思緒裡迴盪著,四天前停用了我個人臉書,既而回到巴哈重新經營,我自己也不後悔這樣的決定。
 
  專題方面,也差不多到了系統開發階段,外加英檢剛結束一星期,以及還有其它證照要處理的事項以外,我優先考量先把這篇寫完,在利用剩餘約一周的時間去念證照題,我本身就不喜歡這種要在時效性內完成的作業,卻又陷入不得不做的窘境裡,但即使如此,也必須去做,這算是我今年裡最煩的主要問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林綠茶的分站部落格

林冠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