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洗篠
 
  第一天工作結束的時刻,總會想來點放鬆的心情,還有餘韻去調整接下來的行程,並且在此做為迎接明天的起始點,心靈上來的一種享受,抱著睡去的艾索德,撫摸著他的紅髮,安撫著他曾受過傷的心靈,我-韓艾拉,在這一直陪伴著他,給予一個最安心的自己,陪在他身旁。
 
  『我會一直陪著你,此時此刻的我就在你身邊,所以別害怕,你不是一個人……艾索德……』悄悄的閉上雙眼,將他擁入懷裡,靜靜的,緊緊抱著他,在心裡對他說著。
 
  一小時後──
 
  隨著艾索德坐一會,我帶著他來到他渴望的這間白色教堂,富麗堂皇的白色歐式建築,在適合不過,淨化咱們的內心。
 
  「到那坐一會兒吧,順便去做個禮拜。」我以輕巧的口吻對著艾索德說。
 
  「恩,好啊。」他回答我,我牽著他的手。
 
  步入這間教堂,打開大門,映入眼前的是,二排木椅分別排列至左右兩側,復古式的彩色玻璃,從東方落下的太陽,光線透過彩色玻璃照射而入,形成一道七彩的美麗光影。
 
  教堂的正中央十字架,擺放著救世主的肖象,前面有個講台,悼念這位英雄曾為世人奉獻一切,所設立的白色教堂,現在剛好是下午三點,映入眼簾的陽光,正顯得溫暖。
 
  摟著他的腰間,我們坐在左側第三排的木椅區,靜靜閉上雙眼進行禱告,祈求彼此的工作能進行順利,同時,祈禱的時刻,也蘊著某種感情的啟動,讓他扉開封閉的內心,接受真實的我-韓艾拉。
 
  「這是你前天想來的教堂,我們到了,艾索德。」我對著他說,並且摟著他的腰間。
 
  「……」他睜開雙眼,看向四周,身旁有位黑髮女子,緊抱著他,映入眼簾的確實是自己所渴望來的地方。
 
  「真是純潔無垢的極淨之地,感覺內心的傷在此刻漸漸的被療癒。」他靜靜的道出這句話,臉頰緩緩的貼在我的臉頰旁。
 
  「我也是啊,艾索德。」我回答艾索德,嘴角摻出一絲微笑。
 
  「工作上不是進行的挺順利的嗎,不需要垂頭喪氣的。」我語畢,不斷的安撫他。
 
  「是啊,我也不能一直這樣消沉下去。」聽到這句話,我確信的知道,他聽見了我傳遞到他內心的聲音。
 
  此時從門外走進一位牧師,冒似教會的時間也開始了。
 
  「請問二位是來參觀的嗎?」牧師的第一句話問著我。
 
  「恩,是啊,同時我們也是來參加聖經演講的。」我以堅定的口吻回答牧師。
 
  「這樣嗎?哈哈,那你們先多坐一會,等會就開始了,離那時還有半小時左右,如果渴的話,可以到後面的飲水機裝水喝。」牧師仁慈的對我們說道。
 
  我微笑的對著牧師點頭以後,轉向身旁的艾索德,雙手蓋在他的手心上。
 
  「我幫你去裝杯聖水給你喝,等我一下喔。」我對著艾索德說,起身離開走到飲水機前,取出自己自備的水壺,打開飲水機的溫水開關,裝二杯水。
 
  走回自己與艾索德坐著的木椅上,一手握著水壺遞給他,之後坐在他身旁。
 
  「謝謝妳,艾拉,我好多了。」見到他的微笑後,我也放心了不少,於是很自在的牽著他的手。
 
  不久後,從門外,走入不少這間教堂的信眾,並各自選個位置坐定位後,彼此談天說地的迴音,原先清靜的教堂覆上一層熱鬧的色彩。
 
  「那本日的演講開始。」牧師走到演講台前,拿起一本聖經,朗誦一段聖經,之後開始本日場次的演講。
 
  我們享受在其中,並在這一刻,暫時拋開工作的煩惱,並且投入其中,剛工作所面臨的心情以及經驗,再此有個心靈上的整合,並且將他視為生命中的一環。
 
  演講的內容,從這間教堂的起源開始,還有當地村莊建立這間教堂的起源,坐在周圍的信眾們,熟能生巧的各自準備著初次進來這間白色教堂,所配給的一本聖經,一直胸膛前,掛著一個十字架的吊飾,以悼念救世主的世績,明顯得,這教堂的擺設、還有規格、設置地點,都算是在一年內建好的區域。
 
  從到達聖達蘭斯,我心中存有的執念是,對哥哥的不捨以及試圖去尋找他的想法,而艾索德的想法是,渴望與姐姐重迎,卻沒如願的見到面,所以這陣子都很消沉,我們彼此在那時雖然勉強保持著微笑,外表的笑容裡,其實正在哭淚。
 
  而現在,正是抹去過去那些感傷片段的時刻,藉由淨化,重新締造現在。
 
  「艾拉,找到工作了是很好,不過接下來,我們定居地依然住在聖達蘭斯嗎?若者到其它村莊去接些任務,賺些經驗值。」馬上提起戰意的老習慣在此提起,語畢後,視角轉向牧師,繼續聆聽演講。
 
  「既然都來到了這塊大陸,我們就在這住下來吧,而且,我們來這,就是為了洗蓧我們彼此的心靈呀,讓我們得到救贖,重返快樂的那個自己。」我微笑的對著艾索德說。
 
  「恩……也是,抱歉剛才的話當我沒說吧。」他依然微笑回應著我。
 
  下午三點──
 
  教堂旁的一棵榕樹,隨著風吹隨而過,落葉飄落之地上,從那樹影裡巧巧的浮現出一個身影。
 
  「終於到這裡了嗎?好久沒見到我的老妹了。」從門外,一身穿著闇紫色西裝的高貴男子,捧著一躲鮮花,站在教堂外。
 
  水之神殿已不復存在,在高貴的伯爵,現在也只是個平凡的爵士,再也沒有高雅的殿堂,強求妹妹,回到自己身邊。
 
  自己想介入,那純淨的地帶,但之前的愧疚能未消失,曾經傷害她的事實,僅僅站在遠方注視著自己的妹妹得到幸福,是現在自己立及所能的事情。
 
  『那名叫做艾索德的少年,是妳的男友嗎?如果是的話,那哥哥也在此祝福妳。』自言自語的說著,閉上了雙眼嗅著手邊的玫瑰花,隨後隨著風消逝而去,帶著這朵鮮紅耀眼的紅花,到聖達蘭斯去漫步。
 
  『哥哥祝妳幸福,艾拉。』臨走前所留下的一句話。
 
  此時坐在教堂聆聽演講的艾拉,感覺到老哥的氣息,儘管只有一會兒,她確切的感受到了,但過一會兒,那氣息消失了。
 
  『哥哥……』口中彷彿道出這句話,並且頓時,注視著教堂外的彩色玻璃。
 
  聆聽了大約三小時的演講後,今天教會的信眾,一位一位紛紛起坐,朗誦完聖經後,喝下聖水,隨後帶著娛快的心情離開了教堂。
 
  「我們回家吧,艾索德。」我對著艾索德說。
 
  「恩。」回復以往童年純真充斥著微笑的那個他,對著我點頭,並且對我微笑。
 
  「牧師人真不錯呢,我們看來也行為了那裡的信徒之一了。」我說著。將一件白色背心遞給艾索德,自己也穿上。
 
  明白了艾拉的用意,二話不說的穿上,我穿著的白色教堂背心,貼在他身旁,背後的十字形成雙十,成了花的草字旁部首,那既不是醫學求救時所用的警訊,也不是帶有不安的心情面對生命終結的恐懼象徵,迎來的是平安的象徵。
 
  貼著彼此,慢步在回家的路途上,一邊以平靜的心情面對明日的工作,自然也想不到抱怨的理由,去反對該面對的工作。
 
  「真美的夕陽,已經很久沒看到這片美景了,真想讓弗爾拉斯特也看見這片美景,雖然那傢伙個性上臭屁的要命,不過畢竟他是我的上司,我也不能說什麼,上次見到這美景,不知是幾年前了呢。」艾索德直視著聖達蘭斯城東方天邊的耀眼發光的豔陽,最美的色澤,以及黃金時間,在此映照於聖達蘭斯,鋪上一層溫暖的色澤。
 
  「真想也讓哥哥看下這美景。」悄稍的從口中說出,隨後,閉上雙眼,雙手捥著艾索德的右手,靠在他身邊,走在回程的路上。
 
  「明天看來也會很忙啊,不曉得能花多久的時間來適應防具店的工作,不過現在也不是說喪氣話的時候,接了就努力做完吧。」以平穩的口吻說著,此時艾拉拍著我的肩為我打氣。
 
  「你可以的!一定,我要加油,不……我們彼此都要撐過這段過度期,等到上手後,做起來就比較輕鬆了,所以不要放棄。」我為艾索德打氣的時候,拍著他的肩。
 
  聖達蘭斯港口──
 
  「這裡就是聖達蘭斯了嗎?感覺乘了很久的船才來到這塊大陸,不過,如此一來……就能見到我的弟弟了,艾索德……」一名紅髮女子剛從船上下來,踏上這塊大陸的碼頭,往城裡走去。
 
作者後記:支線篇也完成了二分之一,我的手感也差不多回來了,這篇主要以教堂篇為主,至於蘭的部份,我在這埋了一些伏筆,有必要我在下集會提出,至於艾索德的老姐跟他老弟重逢在下章的部份,請各式拭目以待,前陣子定行程表的時候,主要是為了調和考證照的時間還有做專題的時間,之間我做了一個平衡,若不排,我的進度表會過亂,導致不知在什麼時間該進行什麼工作,所以退而求其次,我在此擬定計劃,決定先將支線篇以隔一日的方式出新文,同時培養寫文的手感。
 
  現實方面大概也不打算在多提,能不能想開,取決於自己,對於身邊奇爬事,我也不想在管那麼多,努力把文章寫完,是我目前的首要工作,排行程,按步就班執行,這也回到過去我的創作風,此外,我在小屋,做了資料夾統整,以便整理這系統的故事,出文的類型還有擺放位置,過亂的資料經由整理成為有意義的資訊,這才是我現在努力在做的事情,天氣熱了,難免焦燥,不過也得冷靜下來,正視事情的處理過程,努力的寫下去,還有在此感謝,曾訂閱我寫過的艾爾小說的所有讀者,感謝你們的支持。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林綠茶的分站部落格

林冠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