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迎向未來
 
  我帶領我的老弟-艾索德曾經練劍的那一年-
 
  我-愛利西斯,以前,曾教導過我的老弟-艾索德劍技,當時我身穿一件與他相似的平民裝,我們姐弟倆,在一片森林裡練習劍技,我坐在一顆石頭上,劍插於地面上,看著艾索德在不遠處,練習揮劍。
 
  那是我們每日必做的功課,同時,也是我們姐弟曾有的時光,直到某一天,魔族大軍,侵襲艾里奧斯,當地優先著火的村莊,正是位於艾里奧斯大陸的魔奇村莊,那座建於林子裡,所有新手出發點的第一村莊。
 
  大約在我十二歲那一年,我帶上了從出生時便賦予的使命劍士一職,於某天早晨時,離開了我的老弟-艾索德,加入那個團隊,離開艾里奧斯,到遠方大陸去執勤,離開前,他拉著我的袖子,但是我當時,為了訓練他獨立,於是頭也不回的,狠下心的打開他的手,往城鎮的飛行船方向走去。
 
  「老姐,你要去哪!?今天的劍技還沒有練完啊。」他呼喚著我,但是我沒有回應他,只加快腳步,離開那片林子。
  
  這一去,已過了四年,同時,這一天也是我從騎士團引退後,缷下戰袍,腰間上繫上一把,褪色的長劍,鬆下髮圈,身上穿著的,已經是件,成為過去歷史的紅色戰袍。
 
  我經由長途拔涉,找遍世界地圖,最後經由乘船,最後踏上了這裡-聖達蘭斯大陸,而現在,艾索德,他究竟在哪?
 
  我抱著一些疑問,沿著港口走入城裡,若見到面,我要以何種形式來向他道歉當時擅自做主的那個決定,要在哪裡才能找到他?
 
  現在─
 
  曾經擁有的姐弟情,已經成為了過去,殘留在我心裡的印象,曾在我九歲那年的某一天下午,手上綁著繃帶,包紮被熊抓傷的多處傷口,我頭抬向了昏黃天際,夕陽照耀於我的臉旁,老姐的身影照映在艾里奧斯大陸上方的泛黃天空上。
 
  接著我腦海裡所想的這段記憶,隨著我靜待閉上雙眼時,隨之散去,眼前所正視的事是,我正品嘗著,艾拉為我準備的這頓早點,而我手邊正在做的事是,右手拿起一雙筷子,左手拿著一個碗公,現在正準備要鬆開右手握著那雙筷子去拿公筷,夾菜放入我左手握著碗公裡,以愉快的心情吃完這頓飯,然後抱著這份心情去工作。
 
  我的心情完全陶醉在今早艾拉為我準備的這頓早餐裡,看似隨處可見的平民佳餚,但做菜的對象,若是自己的妻子,或者是生命中不可或缺的某個人,由身邊心愛的女人,她花費心時所料理出來的食物,那這道菜給我的印象就是溫暖還有充滿她的愛,有一種再次回到自己家鄉的印象,這大概就是一般人時常說的,愛妻便當,同時,我再次的感受到,母親的偉大,傳承技藝給女子,替心上人烹調美食。
 
  「謝謝妳,為我準備的這頓早點,真的非常美味。」十分鐘前,我對艾拉道謝過一次,便也說出了這句話,隨著我品嘗的每一口,我帶著謝意不斷的向她道謝,這是出自於真心所產述出的真心以及感恩的心態。
 
  「哈……真的是,道謝的話,說一次就夠了,用不著重複說,艾索德啊,你還真是拘謹啊,用不著這麼拘泥於傳統形式,好好的吃飯就好了……」經由他不斷的道謝,我當然也覺得很高興,但是同樣的敬語重複講上多次,我反而覺得,我會被捧的過高,因而過度自滿。
 
  「啊,抱歉……但是我真的覺得很美味,所以才……」察覺到氣氛不對的我,馬上向艾拉道歉。
 
  「沒關係啦,你喜歡就好,我們都已經認識很久了,所以有時候,我也會說些任性的話,抱歉啦,呵呵……」我對著艾索德微笑,並回應他。
 
  她對著我微笑的同時,我的嘴角也自然的上揚,回應她的一抹微笑。
 
  在享用這頓早點的過程上,我邊吃邊流淚,經由品嘗,我流淚的主要主因是,這些美食,雖然都只是平民小吃,甚至隨處一口農家都能常見的中式菜色,但這些菜裡,蘊藏著熱情,以及料理人的用心,即使不是最高級的料理,在我心中的評價也是最棒的料理,所以我產生了明明很感動,但不知為何,淚不停的從眼角旁流下這種情緒表現。
 
  「開心吃就好啦,艾索德覺得好吃,我也很高興的。」我拍著他的肩說,僅此一瞬間,我展現出母親所擁有的風範,就像是身為一位母親,每天替自己的兒子打理三餐,而現在這餐,是早餐時間,所以料理品嘗起來,味道會比較清淡,其他的二餐,我很認真的想,下班後,要做什麼菜色,給艾索德享用,展現出那樣的視覺印象。
 
  「倒是今天工作,真的沒問題嗎?不久前你有提到,今天有張大訂單來著,要不要等我的工作做完後,抽時間過去幫忙呢?」我將話題,轉回了工作的主軸上,並替他操心。
 
  「恩,是啊……但,現況上我還可以應付的來,所以暫時不用,另外……」我從餐桌旁抽起幾張衛生紙,擦拭著沾滿醬汁的嘴唇,並接著說。
 
  「先不談我們防具店的基本訂單,這次來了個大關卡,算是最近成立的,某村莊的某企業,向我們店內開出一張大訂單,要在一星期前,趕出五十件到一百件以內的防具委託,而老闆弗爾拉斯特,聽到這消息,也當然爽快的接下了,所以這陣子,我的工作時間會加長,回到家的時間也會比較晚,所以……」我還沒說完,猶豫了一會,才決定是否繼續說下去。
 
  「所以怎麼了?」我詢問著艾索德,做好聆聽下去的準備。
 
  「所以這陣子,我陪妳的時間可能會比以前少很多,請見諒……」當我語畢的時候,她將我抱進自己懷裡,頓時間我有一瞬間,陷入快窒息的感覺,但是那感覺,馬上隨著她的溫暖,逐漸消逝,痛苦的感覺馬上消逝而去,轉為舒適。
 
  「你好好的工作吧,在你忙碌的時候,我也會好好照顧自己,畢竟我也有自己的工作要做啊。」待我心情平靜下來以後,我對著艾索德說著這句話。
 
  以年僅十七歲的我來說,要站在這與大上我四歲左右帶有女性氣質的她對話來說,能做到與她的雙眼視線對上,這程度應該就是我目前的極限,少年時,不失的羞澀,紅潤的臉頰,早以映在我的臉上,臉上所摻透出來的羞澀,不會說謊。
 
  早飯吃完以後,我協助她,將碗盤疊起來,並且將餐具放入碗公裡,端著盤子走入洗手槽前,打開水龍頭,取走一塊菜瓜布,刷洗碗公裡殘留的菜汁,一點也不馬虎努力洗乾淨。
 
  而艾拉則將吃剩的菜,用剛洗乾淨的湯匙,挖起一匙菜隨後將整盤菜裝於菜盒裡,蓋上蓋子後,打開冰箱,將三個盒子分類疊好,放入冷藏室裡,關上冰箱冷藏。
 
  「這裡的工作就麻煩你了,我先去拖地,其餘大份量的家雜,等回來的時候在做吧。」此時的我,覺得剛才的發言,非常有一位合格的家庭主婦該有的架勢。
 
  「我知道了,交給我吧。」我回應著艾拉,並且接著她手邊的這份工作,現在的感受只有一點點也好,此時的我正式的體悟到女性的偉大,那種為了擔起家業,優先做到的環境管理的基層要求。
 
  隨後,她走到大門旁提起一個水桶,打開水龍頭將水裝在桶子裡,並且將拖把放入裡頭侵水去清洗,隨後放在地上,用腳用力踩,稍微擰乾,接著簡單的將沾滿灰塵的地板拖過一遍。
 
  在打掃的過程上,與其說這是一個家,倒不如說,這也是某種層次上的戰場,雖然不知道,要用什麼角度來形容以我和煉哥,所待的那個道場,進行完修煉所做的環境清潔,這樣的地形與當時的道場所比擬起來,微不足道。
 
  兒時所待的韓家,我的家鄉,我所授予的其中一項觀念,現在正式啟動了嗎,此時的我,不知是否該覺得高興?曾接受過那樣的教育,腦海裡灌輸了那樣的觀念,使現在的自己認真起來以後,顯得有點可怕。
 
  我湊合著艾拉的步調,同時也加快了手邊的工作,將洗好的碗盤疊好,放在洗手槽上方的台子上以後,隨後打開水龍頭,並且雙手捧好,並且洗篠顯得油膩的臉頰,洗完以後,我關上水龍頭,走回飯廳,將餐桌的四角折疊起來,並立著放在牆邊,隨後走到後陽台前,打開洗衣機,將衣服分類以後,放入洗衣機裡去洗。
  
  一小時後-
  
  待我們所有的清潔工作告一段落以後,我們走入彼此的房間換好工作服,隨後關好房間的門窗,並走到一樓的客廳,踏出門外,鎖好家門以後,彼此各自提著公事包,準備前往工作地去上班。
 
  「我們出發吧,艾索德。」她對我說著,並拍著我的肩,臉上不留一絲,經由清潔過程以後,所殘留的女性氣質。
 
  「恩,我們出發吧。」我回應著艾拉,同時身上以及臉旁殘留著一些汗水,我以手臂擦去臉上所流下的汗水。
 
  「剛才你表現的不錯啊,艾索德。」儘管走在路上,我也不時的,誇獎了身旁的男孩一般。
 
  「不錯?妳指的是哪方面?」我回應著艾拉,眼神注視著她。
 
  「這還用問嗎?當然是家務方面,兒時的我,在韓家做清潔方面的時候,要求比早些時候我們做的那些家務,所做的要求還要嚴格上好幾十倍,因為我們家族的身份,算是貴族,所以水準要求上,也被迫要求,從小訓練,並達到一定水準的表現。」我簡短的回應艾索德,雙手捥起他的手臂,但那並不是我所要的日子,也不是我願意承擔的使命,這是當時的想法。
 
  「過了十幾年,如今我也十七歲了,以前的事我已經不太記得,我的家世背景、還有我的父母、以及我的過去,這些事已經非常模糊,不過我非常確定,我不是貴族出生的孩子,以及兒時曾經生活的那個家庭,我的兒時印象最深刻的人除了我的老姐以外,我的父母,究竟在哪,我真的不知道。」談到這,我的神情顯得黯淡,隨後回復精神對著艾拉說。
 
  「艾索德……」聽完他說的這一段,我產生了想呵護他的心情。
 
  「但是,聽完前天妳分享的那段故事以後,我也很同情妳的遭遇,所以做為精神支柱,我不會屈服於這份工作,儘管哪天,工作上被老闆罵到臭頭,甚至被開除回家吃自己以及換工作另謀生路的時候,我也要跟妳在一起,因為妳是……我最愛的女人。」這句話並不是在說喪氣話,而是未來工作上奮鬥所立下的誓言,我挺起胸膛,就算確定,哪一天走到了死路,也要陪伴著她,帶著這樣的想法以及帶上這想的自信告訴艾拉。
 
  此時我放下了公事包,擁抱著她,手微微的顫抖,那是經由不安,所表現出的負面表徵,但我無時無刻告訴著自己,無論如何,一定要撐過去。
 
  「我們……要永遠的在一起……艾索德。」她回應著我的擁抱,同時也放下公事包,緊緊抱著我。
 
  「啊……一定,這是終身一定要做到的承諾啊,連基本的陪伴都做不到的話,我算什麼男人......」我回應艾拉,並閉上雙眼,嘗試抹去身上的顫抖,隨著心邊的女子激勵漸漸的消逝而去。
 
  彼此的心情平復以後,隨後我取出一個髮圈,並揪起後頭的烏黑的長髮,綁成一個馬尾,隨後重新折好,頸部旁的衣領,左手牽著艾索德,右手握緊一疊文件夾,鞋匠店那方面,看來今天的工作,也跟艾索德所待的防具店,繁忙的等級我們彼此可共同比擬。
 
  「那我準備去工作了,工作上我們彼此都要努力去做到最好。」艾拉對著我說,雙手捧著我的臉頰,並貼著我的額頭說。
  
  「是啊,全力去做吧。」我回應著艾拉。
 
  我們彼此倆步行約過十五分鐘,路線跟第一次來到聖達蘭斯市中心的路線相同,這樣我們更熟練的,記好路線,快速的走過之前的路線,再次來到了市中心,我們的工作地點,也分佈於這街區的二方位,我們在廣場中央,給予彼此一個吻,之後我們彼此踏入彼此的店面,從事我們彼此所任職的工作。
 
  上午十點,聖達蘭斯防具店-
 
  「Morning,Elsward,You look So Tried,What’s Happen to you?」剛踏入店內,弗爾拉斯特馬上來句英文,使我措手不及的回應他。
 
但他會這麼做,我也猜得出老闆會這麼質問的理由,那位客戶,是來自於國外的一位客戶,職業上,跟我過去的職業雷同是位劍士,若這麼問的目的是出自於嘲諷,那我也只能穩忍,默默的完成我的工作還有接應這位客戶。
 
  若語言規定,我必須學會基本的初級招呼常識用語,且要經由這串整理所組成的字串,來回應訪客的生意,而這位客戶的名字,假如叫做Brian,那我所應對的招呼用語。
 
  如同Welcome,My Name is Elsward,Nice to Meet You,Brian.這字話做為招呼用詞語。
 
  「Nothing,Just Want Finish My job ,Good Morning,Boss. 」我以英文回應老闆,同時質疑我個人的用語是否有誤,拉了一下繫在藍色西裝的紅領帶。
 
  「I Fine,Thanks.」回到我的工作崗位前所說的最後一句話,像老闆行個禮以後,我開始了我今天的工作。
 
  『Great,Busy days……』我內心道出這句話,手邊同樣在工作。
 
  「今天要好好幹活啊,我們店內接到的那張訂單你聽說了吧。」弗爾拉斯特對著我說。
 
  「是的,老闆,關於這件事,我也聽說了,我會如期趕完這張訂單。」我以肯定的口吻,回應老闆。
 
  「能那樣當然最好,製造過程中上別出差錯,這份訂單很重要,所以不能有任何失誤,我先去看其他工作區的情況,十分鐘後在回來你這裡。」弗爾拉斯特語畢,隨後離開我的工作區,同時在他前往其他工作區的時間點,接獲了那位外國客戶的電話。
 
  「是的,老闆。」沒有反駁,而是理所當然的回應,當下的我,只給了自己將工作做好的要求,其餘的奢求,沒去多想,正因為明白,那是無意義的行為。
 
  老闆拿起手機,熱情的回應那位客戶,接下來的談話內容,開始導入有關於那樣訂單的話題以及市場經濟走向等方面的話題,而我這在下層做事的員工,也只能忠守自己的責職,努力的幹活,直到下班時間。
 
  說著說著,那位客戶的第一件成品,我已經完成了,但堆在這之後的,也還有九十九件要做,一天的進度,到今天下午五點前,應該可以做完二十五件,從樣本輪廓去做設計到修飾,一做大概二個小時起跳。
 
  上午十點,聖達蘭斯鞋匠店-
 
  「早啊,艾拉。」剛進店內,蕾.梵蒂雅對我打聲招呼。
 
  「早,老闆娘。」我回應她,並開始我今天的工作,艾索德在努力的同時,此時我也不能在這退縮,必須用敬業的心態來完成這份工作。
 
  「關於上次那個客戶的委託,大概在過個二到三天就能完成,所以我優先趕完時效內較短的訂單吧。」我對著老闆娘說,並且手邊的工作開始進行。
 
  「收到,妳先忙完最趕的吧,其餘時效較長的訂單,留到這份完工後在動工。」老闆娘語畢,隨後走到其他工作區,指派工作給其他的員工。
 
  「我知道了,老闆娘。」我回應蕾.梵蒂雅,隨後,將過舊並列入廢棄的舊鞋放在一個回收箱,箱內底部舖好一層報紙,準備送入回收場。
 
  從鞋櫃上,取下新鞋,優先做的工作是,將鞋內部徹底擦過一遍,外層使用鞋油,擦亮黑皮鞋,布鞋的部份,也做了清潔整理,之後整理好商品裝箱,並在箱外標示商品名稱,放置於預計出貨櫃上。
 
  展示鞋則直接放在店內的試穿台旁的台子上做展示品,並為客戶做介紹,這是最基本的工作內容,若貨品不足,則需與原廠聯絡,進貨商品,經由整理及排列最後售出。
 
  下午一點,聖達蘭斯住宅區-
 
  此時愛利西斯走到艾索德與艾拉二人的住家前,過目了下門廊前的牌子,確定刻上了,二人的姓氏還有本名,便斷定了,這裡就是老弟與另一名女子居住的地方。
 
  確認了目的地,有了明確的資訊,她缷下連身衣的衣帽,站在門前從外部潢視著這間建築,手邊提了一個禮品袋,來到這裡前,在商店街裡買了東西,隨後在路上詢問居住於這塊大陸的其他人,關於艾索德的訊息,最後來到這。
 
  按了門鈴,但沒有回應聲,隔了幾分鐘,我提著禮品袋,往旁邊的山丘上走去,視線不遠處有間茶店,我走進店裡,點了一杯熱茶,坐在那,休息一會。
 
  她認真的思考,要如何回應他。
 
  我-韓艾拉和艾索德,我們彼此,在開工的那一刻開始,心思投注於工作上的同時,將展望放置在遙遠的未來,依舊不會改變。
 
作者後記:首先先恭喜愛利西斯在這章裡終於登場,同時她的過去故事,我同樣的簡寫一下,隨後導入正篇來寫這篇,離完結剩二篇,若談第八章是蘭的核心章節,那第十一章,就是愛利西斯的核心章節,不過這次的寫法,我打算換個方式,回憶這個角色的同時,也穿插現在的寫法去寫這個角色,同時縮減回憶量,只看向現在,該掌握的資訊,以及他們的生活故事,前中段算有融入戀愛系故事的成份,到中段左右,我大概便開始提到,工作方面的劇情,畢竟也到了工作的年紀,也要開始為自己的未來做打算。
 
  談論我的現況方面,估計也是日日平凡,學期不到一個月結束我的大三,暑假結束後,升大四,畢業後該做決定,然後接著如前篇、前前篇所述,弄專題還有報告其它事,有時,我仍質疑著,自己的辦事能力還有決定,是好還是不好,前陣子約五月中剛考完英檢時,二個星期又面臨證照的問題,我正覺得悶所以在文中後段繞下英文,程度大概可以形容為醬油狀態,至於EBC證照是考到了,之後等發照,而上學的EAD跟規劃師還有一年級的技術士軟體設計丙級沒拿到,分差都只差在個位數,規劃師除外,那讓我不知要用什麼形容,來產述的那種無奈,至大一MOS結束二年後,我大概也差不多二年的時間沒拿到新的證照,雖然我本身也沒打算在考什麼證照。(曾為了一張乙級證照坐走廊念到精神喚散,熬過是熬過,但現在想起來還是覺得不爽。)
 
  這部支線的故事部份剩二集左右,離我正篇開始動工的時間看一下也已經沒有距離多遠,倒是第一章跟第二章的部份隔了三個月,後續的時間反而貼近,從定了進度表以後,寫起來倒是順手不少。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林綠茶的分站部落格

林冠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