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重逢
 
  若說離別是帖苦得服不下肚的苦藥,那重逢更是可欲不可求的一顆糖果,甜膩的口感令人陶醉,難以忘懷,但或許就是曾經我鬆開了你的手,所以我們姐弟彼此間產生了距離吧,儘管現在想回到從前的那段日子,也已經無法再回頭。
 
坐於茶店外圍的坐位上,雙手端起茶點旁的熱茶,嘴唇貼近杯口,喝了一口,隨後,再度放回拖盤中,視線集中在,遠方山邊的一個視點上,同時,腦海裡映起了他的景像。
 
  禮盒袋放置於坐位旁,從口袋攤開一本大約十五張相片的小相簿,打開那本相簿,打開來,映入眼簾的是,我們當時還在老家時的全家福合照,那時候,我們都還很年幼。
 
  「艾索德……」從嘴邊道出這個男性的名字,淨空腦海裡所有的雜念,努力的去回想他,同時,也帶著某種心情,與他相逢,究竟要對他說什麼,見了面,自己又要以何種形式拉長與他在一起的時間。
 
  隔了幾年,當再次的想見到你的時候,從得知你的訊息的那一天開始,我便想方設法的,運用離自己手邊最近的交通工具,搭乘穿過一片又一片大陸,最後來到這塊大陸,唯一想做的事、想見的你,就是你啊,艾索德……
 
  抱著不知經過多久,都無法忘懷的眷戀,以及我們兒時,曾經我陪在你身旁,帶著你修練時,那些種種的過去。
 
  我坐在這休憩一會兒,品嘗完這份茶點,我取出錢包,支付費用以後,便提著禮品袋,先到這坐村莊的教堂去做禮拜,到那第一件優先想做的事,正是禱告,然後再去見他,也就是我的老弟艾索德。
 
  「謝謝妳的光臨。」老闆對我說道,隨後收拾店外的拖盤,走入店裡清洗碗盤。
 
  聖達蘭斯市中心下午三點防具店-
 
  離訂單目標量一百件,目前完成了二十三件左右-
 
  「My Name is Brian,Nice to meet you,Elsward.」初次見面,這外從外國來的客戶,便用了當地的語言像我打了聲招呼,並與我握手。
 
  「Nice To Meet You too,Brian.」同樣的問候語回應布萊恩,隨後我走回工作崗位去,繼續我的工作,同時老闆,招覽他走到會客室裡,泡杯茶二人坐在那裡談起生意。
 
  「我先接待這位客戶走入會客室去,如果有其他問題的話,再進來像我反應。」弗爾拉斯特帶客戶進入會客室裡前,對我說著,同時也對著其他員工說。
 
  「我知道了,就交給我吧。」我回應老闆,隨後他帶著那位客戶走入會客室裡。
 
  「真有大老闆的架勢啊,講話的時候,還順帶繞了些英文。」
 
  「就是說啊,也不想想,在底下做事的是我們這些員工,就算顧及面子,也要有個限度吧。」
 
  「還穿著國外進口的名牌貨走入店內,像是在走伸展台一樣。」
 
  「別說了,快做吧,他是老闆,我們只是員工而己,低層職員服從高層,只好認命做,來應徵這份工作,就是要拿出你的熱誠以及吃苦耐勞的心態,來回應這份工作。」
 
  待老闆進去的同時,從工作室內部也聽得見,其他員工接二連三的抱怨聲,但為了飯碗,就算覺得很不滿現況的工作,也得忍氣吞聲做完,直到達成預定進度,能鬆口氣的時間,也只有在回家的那一刻,才正式的宣告一天工作的結束。
 
  他是大客戶,主導權在他手上,我們也不能拿他怎樣。
 
  而我當然明白,從接納這筆訂單開始的這天開始算起,工作量會比之前還重上好幾倍,而我從事這份工作的時間,也才短短不到二個星期,也就是所謂的三個月內的試用期,還不算得上是正式員工,不打起精神來,跟本做不完,精神上,當然也只好來個自我勉勵。
 
  「聽說你們防具店裡的防具品質都做的都不錯,而我們公司也挺中意你們的商品,所以我這次親自大老遠來到聖達蘭斯來跟你談這筆生意,我們公司預定與你們訂購一百套防具,並且開出四億五千萬艾爾幣跟你們作為這一百件防具的交易,預定取貨期如同之前所談的三個星期內可以取貨。」隨著這位客戶的講述,他也翹起了腳來,擺出了剛從一間大型企業所成立的公司走出來的高層職員的架勢。
 
  「恩,是的,關於這件事我也聽說了,所以本店也正在儘快的趕完進度,以便如期交貨,若有其他不便之處,還敬請見諒。」老闆自己當然也知道,所以態度上當然也很從容的回應布萊恩。
 
  「詢問一下,你們店內經營多年下,營業狀況如何?」待談成了生意,同時布萊恩,也詢問了弗爾拉斯特店內的經營情況。
 
  「恩,勉強上來說,還算撐的過去,在這大城市中心內部,人口數大約一百三十七萬人左右,平均每天來訪的客人,約一千五百位左右,假設一名客戶支付約二千三百五十艾爾幣的情形上來判斷,乘上一千五百名左右,大約可賺取三千萬艾爾幣左右,扣除進口原料還有聘請勞工等費用,賺取的費用大約二到三億艾爾幣左右。」匯報店內的營收率,並且回應布萊恩。
遊戲故事內部的貨幣全程用「艾爾幣」來做為貿易單位,僅適用於遊戲劇情。
  
  「看來經營的狀況還不錯,也還算過的去。」布萊恩說道,手邊握起茶機上的茶杯,端起來一口喝下。
 
  而這看似穩定的商談,其實在老闆看來,算是虧損的營收狀態,若如上述所言,每日營收,會產生二到三億艾爾幣左右,那扣除其餘的地主徵收以及製造失敗時,所投資的成本,銷售給顧客,所賺取的營收,可能跟本就不到這個價值的一半,而這次,這位大客戶,所開出來的訂單而言,就算賺取了這筆錢,之後投資於防具打造的費用,不可能,只有這筆錢。
 
  在老闆與那位大客戶商談的過程上,我仍全神貫注的拼命工作,打造眼前的防具,遙想當年,自己所扮演的角色是,身穿著一件,約十等不到的新手服,手邊持有的武器,也是把尚未經由強化的新手劍,遙想當年,想不斷拼命的更換裝備,在艾里奧斯,找不同的治煉師,去打造,治煉師為旅行者所修補防具或打造防具的那份辛酸,我現在逐漸的能體會的到。
 
  聖達蘭斯郊外晚上八點,一百件防具訂單,目前完成了三十五件-
 
  用盡全身力氣幹活完手邊的訂單,以及本日進度,雖然離完成還非常遙遠,我驅動著經由疲憊不堪的身驅,沿著回家的路上前進,同時,我與剛工作完的艾拉,各自提著公事包回程。
 
  「你的臉色不太好,你接的那份訂單真的沒問題嗎?如果真的太累的話,我們在路上找個椅子坐一下,之後在繼續走回家。」艾拉問著我,同時支撐著我疲憊的身驅,扶著我回家。
  「啊……這次的訂單,可來的有挑戰性啊,商談中的那位外國客戶,像我們店內訂購大量防具,並且開出三星期如期交貨的要求,使我以及其他員工有些累啊。」我回應著艾拉,同時我的內心深處,也對著某個替人強化武器的孩子說著。
 
  『圖瑪,我總算能了解你的辛酸……』是的,那個孩子,正是以前曾位於貝斯瑪村莊的武器商人-圖瑪,年紀大概小我二到三歲左右的紅髮男孩,當時我將我的劍交給他強化時,常失敗我可是超生氣的啊......
 
  而現在,那男孩,還留在貝斯瑪工作嗎?這個疑問,殘留在我心裡。
 
  「真是的,那老闆也做的太過份了,這種超量的訂單,也應該考量過在決定要不要接啊。」艾拉的口吻顯得有些氣憤。
 
  「沒辦法,人家是老闆,再怎麼談,我也只是剛入店內工作不久的小職員而己,低層員工服從主管,是基本職責,他下什麼命令,我們沒有回嘴的餘地。」我以有些無奈的口吻回應艾拉,同時臉上的表情,帶有一絲苦笑。
 
  但我現在做的是打造防具,跟武器完全談不上關係,不過我現在卻可以體會,他當年的感觸,還真是不可思議......
 
  當腦海裡思考完這些不重要瑣事的瞬間,早就遺忘了,身體早帶上疲憊,所產生後續的倒在地上睡去這個動作。
 
  「好睏啊……抱歉我先睡一下,艾拉。」我語畢後,閉上雙眼,睡去。
 
  「艾索德!你還好吧,喂!醒醒啊!!」艾拉呼喊著我的名字。
 
  「我……只是需要……睡一會兒,別擔心我……艾拉……」我進入夢鄉前說的最後一句話,隨後帶著疲憊的身驅進入夢鄉。
 
  「……辛苦你了,艾索德,我背你回家吧。」確定我不是因為得到某種傷害而倒地面臨瀕死狀態,只是純粹睡著的艾拉,背起我,接連自己的公事包一併提起,同時也提著我的公事包,踏上回程的路上。
 
  在以往的慣例上看來,男孩呵護女孩的這套老梗,已經成為王子定律的主流路線,但現在反倒是反過來,變成女孩呵護男孩的這套非主流的公主路線,僅此只有今晚這時刻,確實的發生了。
 
  躺在自己身上,這位比自己年幼的孩子,在我內心產生了呵護他的想法。
 
  『在多依賴我一點啊,艾索德……』我在他耳邊輕身細語的對著他說出這句話,同時一步一步的走回我們的家。
 
  我背著艾索德,沿著今早前往市中心的路線,回到我們倆彼此的住所,回程的過程中,我喃喃自語的對著艾索德,訴說著一段小故事。
 
  隨著這路途走了十五分鐘左右,我們終於回到了家,正當我背著艾索德正準備踏入家門時,門前站了個紅髮女子,手邊還提了一個禮袋。
 
  「妳是誰?站在我們家門前請問有什麼事?」我問著站在門邊的女子,隨後那個女子走過來,放下禮袋,摸著我背上背著的艾索德的臉頰。
 
  「我是他的姐姐,愛利西斯,我今天來,是為了見艾索德。」女子靜靜道出這句話,並且將禮袋提起。
 
  我錯愕的直視著眼前的女子,隨後嘆口氣。
 
  「算了,這件事先不談,先進來坐吧,我倒杯茶給妳喝。」語畢後,我背著艾索德,走到門廊前,一手伸入口袋裡,取出大門鎖匙,打開大門。
 
  身後的紅髮女子也跟著我走入家門,並且關上大門,她隨著我的帶領走到客廳。
 
  「妳在這等我一下,我去泡杯茶給妳喝。」我對愛利西斯說,將艾索德安置在沙發上,給他蓋件棉被以後,並接過她手上的禮品袋,放在桌上。
 
  「謝了。」紅髮女子,回應了我,待我走入廚房時,她起身走到艾索德身旁,坐在她旁邊,缷下外套,放在旁邊,並且再次的撫摸著他的臉頰,靜靜的對他說。
 
  『好久不見,艾索德,我們姐弟倆,也四年沒見了……』我心裡道出這句話,同時也注視著他的臉頰,跟四年前相比,那握有稚氣的少年,也已逐漸的悅變成一位成熟男子。
 
  「妳的茶泡好了,趁熱喝吧,讓艾索德多睡會吧,他累了。」當我嘗試想與艾索德有更近一步的交流時,艾拉走了過來將一杯熱茶放在我面前桌上,並拍著我的肩說。
  「謝謝。」我簡短的回應艾拉,並起身坐到別的坐位。
 
  待場內氣氛緩合了些以後,我便開始簡述了我的來歷,並向艾拉說明了以前我與艾索德,曾為姐弟時,我帶領著他練劍的那一段。
 
  晚上十點-
 
  「恩,我懂了,抱歉早些時候失禮了。」我語畢,走到艾索德身邊坐下,手掌輕輕放在他的頭髮上,撫摸著。
 
  「看來我弟弟,看來是跟妳共度同一間居所,也被照顧的很好。」愛利西斯說著,同時,將手邊的茶水,
 
  「是我們彼此相互照料才對,妳今天站在我們家門邊的時候,我還以為,妳想要破門之入,所以一時緊張,才會失禮的質問妳。」我回應愛利西斯,隨後想法上抱著,『如果妳企圖傷害艾索德,我絕對繞不了妳。』這種想法。
 
  「Sorry,Boss,Is My Fruit,I don’t Want to leave,Please Don’t Fire Me……」艾索德道出這句夢話,隨後翻身抱著抱枕,向坐噩夢般的不斷顫抖著。
 
  那是經由國外來的大客戶洗禮店內內部以後,所被開除了基準要求,基本招呼語,每位員工,都被強制要求,一定要會念。
 
  「妳跟艾索德,搬到這裡住多久了。」直到氣氛對了,我將話題拉到其他方面。
 
  「四個月左右,當初我們離開艾里奧斯,我跟艾拉索二個人已經決定,搬到聖達蘭斯來居住。」我回覆著愛利西斯,同時也喝了一口茶,做好了,妳想談多久,我都可以奉陪的打算。
 
  「這樣啊,恩,我知道了,回到正題吧,我今天來的最主要目的,是將這件衣服送給艾索德,並幫他過他的十七歲生日。」我對著艾拉說,並將禮品袋裡的那件藍色服裝拿出來,拆開包裝紙,並攤開來,是件休閒服。
 
  「原來如此,大致情況我明白了,妳今晚先在我們睡上一晚吧,現在也差不多十一點半左右了,睡一晚隔天早上在離開吧。」我對著愛利西斯說。
 
  「這樣真的好嗎?不會打擾到你們嗎?」我以委惋的口吻問著艾拉。
 
  「無妨,反正有空房,而且一棟房子內,六間寑室內,我們有三間用來當儲藏室,真正有用到的房間只有二間,其中一間是空出來的,妳手上的行李先給我吧,至於費用免了,跟我來吧。」我回應愛利西斯。
 
  「謝謝妳了……」我以些許害怕的神情,回應著艾拉,很快調理好自己的心理,並走向臥室去,從剛才的氣場來判斷,感覺會上演,二個女人戰爭……
 
  「不用客氣。」爽朗直接的回應她,並展現女性魅力的艾拉,走下一樓。
 
  步入房內,關上房門後,我取出幾件衣物,走出臥房,走到旁邊的浴室去,關上門洗澡,同時,心裡殘留著某種餘韻。
 
  「這裡是……?家裡?」剛從夢鄉裡醒來的我,從沙發上起身,並看了一下周遭,這確實是家沒錯,但是,我是怎麼回到這的?難不成是……
 
  「抱歉,剛才吵醒你了,你姐不久前剛登門造訪我們家,所以她今晚會住這裡。」確定我醒來後,艾拉跑到我身旁,捥起我的手臂,貼在我身旁。
 
  「這倒是沒關係,她想住的話,就讓她住吧,今晚我想跟妳一起睡,艾拉。」經由思緒所整理以後,所做出的回覆,連我自己也顯得意外冷靜,但我的表現,像個愛撒嬌的孩子,想賴在她身邊。
 
  「恩,當然沒問題,一起睡吧。」艾拉回覆我,並且關上客廳的大燈,沿著旁邊的樓梯走上二樓,走入只屬於我們倆的臥房,並關上房門,熄掉房內的大燈後,我跟艾拉再次進入二人世界去,拋去工作上所受的氣,享受其中。
 
作者後記:支線篇離完結剩下最後一集,這篇的前中段我寫的有些現實化,以及寫了幾句英文,先導入正題,這集在人物的描寫主要重點上,在於姐弟倆重逢的片段,而這集的另一個重點,我做了另一個設定,從反方向去導入女性魅力所導出的帥氣同時與女性魅力相互結合的性質,上集提到這集所屬愛利西斯的核心劇情,之後因想法上的變動,所以在此我做了些許更改,同時我也加了些那位布萊恩的劇情來平衡這集,核心的目的上,確實要他們姐弟倆相見,不過同時我也加入了一個條件,在這集艾索德睡著的同時,也展現一些艾拉與愛利西斯的對話同時產生一些內心戲出來,來改寫故事,而故事裡的布萊恩,也挺大尾,開立大型訂單來讓員工加班趕工,雖說身份是劍士,但這傢伙也很心機啊。
 
  現況方面,我確實是打算抱怨下,我不具備的特質以及缺點是,不會用人、不具領導特質、經驗不足、太容易當爛好人等問題,以上的條件算是我在做專題上所碰上的缺失,同時在接觸Dreamweaver這套軟體的過程上,我碰上的問題是,要在短時間內學會,期未附上一個進度報告,以及選修的期未報告,這二個急需處理的作業,迫使我提早,在文章方面先趕出來,之後去撰寫報告書,專題階段目前步入系統開發,我唯一覺得無奈的是,三下就算做完,到四上的正式競賽時,所憂慮的是,在第一關,就已經被刷下來,程度只到系內競賽的程度,雖說只是心理上的負面作用,但這段日子,我也想了很多,文章同時步入導入現實這個想法,我個人認為,摻入了部份思緒進去,所做的改編。
 
  廢除我個人facebook帳號算下來也二十天了,我個人的思緒還有心力,全投注在巴哈姆特上,再次啟動,我這個經營了五年,從這個停滯點再次出發的計劃,長篇的部份,在寫完下章後,也得開始正式準備了,十一章尚未提及的劇情,我放到十二章吧,這部支線篇的最後一章。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林綠茶的分站部落格

林冠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