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榮耀
 
        大賽的各組對戰,隨著時間一分一秒過去,逐步分出勝負,勝出者紛紛走出了競技場,回到等候室等待下場對戰的到來,而在初戰落敗的參賽者,同樣也走出了競技場,陸續收拾行李回家。
 
  聖達蘭斯競賽,主分為二個賽區,A組到D組的為第一賽區,E到H組為第二賽區,在這二個賽區的對戰結束以後,第一賽區及第二賽區便會各有一名選手登上冠軍寶座,二個賽區各四組分區,按照抽籤順序在此進行對戰。
 
  這場大賽從開幕時間到結束時間,約為三個星期,開幕的那一刻,完成報名的參賽者,來到聖達蘭斯廣場上的競技場入口大門前,等候大賽開幕入場。
 
  位於第一賽區的C組裡,艾索德及他的對手愛莎,二人分別站在競技場上的左方及右方,彼此手裡皆持著武器,在這場上持續對戰。
 
  而同為第一賽區的其餘ABD三組,初戰上已經分出了勝負,在該區的選手以離開了該場地,等候下一場的開賽。
 
  「竟然可以將本姑娘逼到這個地步,小鬼你也算是相當了不起了。」愛莎不禁笑了一下,讚賞艾索德,按著腹部的傷,一手持著法杖喘息著。
 
  「我承認妳的確是擅用各類型魔法的黑暗術師,尤其能將黑魔法,運用的完美無缺,不過妳的施術仍存在個致命性的問題。」艾索德也回敬了一句,臉上的烙印尚未消失,擺好持劍姿勢,瞪腳衝上去。
 
  「啍,小技倆!」愛莎停止集魔,再度啟用瞬移,繞到艾索德旁邊丟闇球,而闇黑魔法施展完畢,她立即施展冰魔法,凍結艾索德周圍的地面,隨後結起一道道的冰柱。
 
  被冰柱包覆柱的艾索德,運用手上的劍,猛力斬斷擋在面前的冰柱,瞪地跳至半空中,將早些時刻的冰屬性劍技,切換成火屬性。
 
  「!?」法術施展完,身子進入幾秒的僵直期,她的視線對向右側,發現艾索德站在她的旁邊。
 
  「只要不給妳回魔的定點還有時間,妳就沒有足夠的魔力可以站在那穩定發動法術,只要近距離被打個幾下,妳就不得不退到遠處去集魔。」語畢後,女子的右臂再度烙上一道傷痕。
 
  「你這小子,竟然敢動我的公主!」位於愛莎旁的安古勒,幻換成武器的形狀,主動攻擊艾索德。
 
  「啊啊啊啊!!」當安古勒功擊艾索德時,身上也燃燒起來,身後的翅膀也被燒毀,下一秒從武器化為原形,掉落到地上不斷打滾。
 
  「可惡!」愛莎立刻拿起法杖,再度退了一段距離,接著對艾索德施展雷魔法,她的前方放射出無數道閃電。
 
  「遊戲時間結束了,傻丫頭。」艾索德的眼神,此時轉為冷血,閃過了愛莎的技能,繞到她的背後,隨後道出技能的名稱。
 
  「冰焰斬。」結合水之火的雙重屬性,打出了幾道光輝,光束一路劃破天際,第一會區被這道烈光所包覆,持續了幾秒後,逐漸消逝。
 
  E組第二賽區-
 
  艾拉持著手上的長槍,擺好架勢與眼前同樣持著長槍的森里對侍。
 
  「對戰開始!」隨著站在二方中央裁判舉起手來大聲說出這四個字,站在艾拉對面的森里,立即展現強大的火力,衝向艾拉,一路對著她猛攻。
 
  「上次那還只是熱身而己,想不到我們的籤運那麼湊巧被分在初戰。」森里傲慢的說著。
 
  『冷靜下來,找突破點。』艾拉將心靜了下來,依舊維持著防禦的姿勢,觀察森里的攻擊頻率。
 
  即使攻擊速度時快到看不見,但是一定存在著死角。
 
  「!?」森里持續攻擊維持了二十秒左右,艾拉停止了防禦,繞到森里背後,不一會,他的腹部旁烙上一道傷痕。
 
  『攻擊效率每秒大概二點三五次,傷害值約五到六千,技能硬直期出現在一連串槍術結束後的那一刻。』在艾拉體內的銀,分析著森里的攻勢,告訴艾拉這些數據。
 
  「打爆眼前的這個小鬼,不用客氣大力的盡量用妳手上的長槍,結合我的力量猛力刺下去。」銀對著艾拉說。
 
  「不用你提醒我當然知道,銀。」艾拉回應銀,轉動手上的槍,槍鋒插至地面上撐起長槍跳到半空中,接著拔起來,與森里的長槍撞擊在一塊。
 
  「妳這丫頭!」發言上聽的出來帶有一絲憤怒,從他的周圍也看的出一絲殺氣。
 
  森里抓住了女子的攻擊空檔,躲過了她一擊,抓住了她的黑髮,用力摔至地面上。
 
  「唔… …」艾拉鬆開手中的長槍,躺在地面上,森里掐住她的脖子,另一手持著長槍,準備刺向艾拉。
 
  「這就完了?我正樂著。」森里的視線對向艾拉,語畢後,長槍上賦上了一層火焰,攻擊方向對準了躺在地的女子。
 
  「你這小鬼,最好別惹火我!」發言不像是平常的艾拉會說的話,瞳孔顏色由深褐色轉為赤紅色,烏黑的秀髮此時逐漸的化為雪白色的白髮,身後的尾巴也浮現而出。
 
  壓制她在地上的森里,此時被彈開撞擊至競技場的牆面上,手上的武器掉至地上。
 
  「銀大人。」艾拉視線望向銀,拿穩掉在地上的長槍,摘上頭上的髮圈。
 
  「不用妳提醒,我當然知道,這場對決我不會插手,只是我無法以沉睡的姿態,在妳體內看這場對決。」銀回應艾拉,同時低下頭來,蹭了蹭艾拉的身子。
 
  「這是… …」受到強烈撞擊處於半昏的森里,隔了幾秒恢復了意識,望向前方的女子。
  
  「你的攻擊結束了?那輪到我了。」不一會艾拉由防轉攻,再度讓森里半坐至地面,空著握住長槍的那隻手,用力重擊於森里的腹部。
 
  隔了一會,森里吐出了血,身子退了幾步。
 
  勉強維持站姿站穩,森里的長槍上烙上了雷電,擲出手中的長槍,向艾拉的方向飛了過去。
 
  艾拉運用手上的長槍,閃光長槍飛行過來的角度,同時修改長槍的彈道,刺在牆面上,長槍上的雷電,此時失去了屬性效果。
 
  森里拉動手邊牽著繫在長槍根部的細線,拔出長槍回到手邊,腳用力跺地,回覆攻擊的姿勢,攻擊艾拉。
 
  「嘖,這小子竟讓傷了本孤。」亮麗的尾巴上,隨著傷口裂開,染上了尾巴,雪白的色澤染上了一層鮮血的色澤。
 
  「銀大人,沒事吧?」艾拉問著銀,確認尾巴上的傷勢。
 
  「這點小傷沒什麼,那傢伙攻過來了,防好!」銀回應艾拉的同時,森里沒放過這個空檔,再度持著手上的長槍刺了過來。
 
  「剛才讓妳閃過了,還真可惜,不過這次一定會打中的。」剛才打不中的攻擊,現在每一下確實的打在艾拉身上。
 
  艾拉被迫退了幾步,儘管如此,仍握緊手中的長槍不放。
 
  「什麼?」當森里得意洋洋處於攻擊的高潮,艾拉徒手握住森里的槍鋒,手掌被長槍劃開了一道傷痕,血滴至了地面上。
 
  「我可沒脆弱到,連這點攻擊都承受不住的地步!」艾拉抓好這個角度,蹲下採用迴旋踢,破壞森里的平衡,接著施展槍技,每一下皆回敬了傷害給森里。
 
  隨著體內的銀覺醒,力量也大幅的提升,打在男子身上的傷,比初期來的更強烈。
 
  森里擦乾嘴角上的血絲,轉動手中的長槍,賦上了剛才的雷電,與艾拉的長槍相互碰撞。
 
  E組賽區,艾拉對森里這仗同艾索德那組,早期打出個僵局,而這場僵局仍帶入了中期對戰,其餘F組至H組的對戰,有些場次同第一賽區的A至D組分出了勝負,開始下場對戰。
 
  C組第一賽區-
 
  「對戰結束,艾索德賽格特勝出。」對戰進入了尾聲,愛莎早一步比艾索德倒在地上。
 
  同這個時間,位於第一賽區的C組,場上的二人殘鬥了好一陣子,最終分出了勝負。
 
  「我竟然會輸給你這個小鬼… …」耗盡所有法力,最後躺在地上的愛莎,在昏迷前道出這句話。
 
  「我承認妳是位優秀的法師,但妳太過於仰賴妳的法術,產生強烈的自負感。」同樣耗盡身上力量的艾索德,渾身遍佈著愛莎給予自己的傷害,走到她的面前,伸出劍抵在她的額頭前。
 
  「這就是實力的差距。」
 
  「… …」紫髮女子答不出個所以然,無奈的見證這一幕產生。
 
  「勝負已成定局,妳到下季的競賽在繼續努力吧。」艾索德接著說,語畢後收起了劍,在離開前,脫下了自己身上的上衣,撕裂衣角,包覆在她的傷口上先做止血,不一會他的衣角浸滿了愛莎傷口上流出的鮮血。
 
  就算身為對手,也不置至打算至她於死地,臨時上的救治措施基本上也會做一些,儘管在醫護這一塊自己仍是個新手。
 
  「… …明明已經打敗了我,卻還幫我包紮,你這小鬼會不會太天真了… …」安古勒破碎,身上的力氣早已耗光的愛莎,視線對向了艾索德,隨後沉默好了一陣子。
 
  「沒力氣在起身繼續戰鬥,就別在嘴硬,早點認清現實吧,再會。」紅髮男子艾索德-賽格特語畢,收起劍離開了競技場,握著手中的護身符走入了等候室,發光的深紅色瞳孔,逐漸消失。
 
  身上魔力完全耗盡的愛莎,躺在競技場的地面上,雙眼望向天際,手上的法杖斷裂成二半,身旁的安古勒也碎成好幾塊,散落至地面上。
 
  『那小鬼是怎麼一回事… …離上次見面的時間,也還沒過幾個月,那股殺氣跟以前的他完全不一樣… …就像是為了某護某個女人而戰… …』口中道完這句話,失去了意識,體內的闇黑魔法逐漸的流失,原先散發在自己身邊的闇色光芒,此時因魔力見底而失去了光澤。
 
  「恩… …咳… …咳… …」在昏迷前,她痛苦了咳了一會,下一秒失去意識完全昏迷。
 
  在紫髮女子完全昏迷的那一刻,從門口走入了幾名醫護員,將女子抱到蓋著綠布,雙架攤開搬動病人的移動式急救床鋪躺好,隨後一人站在面向頭部的位置,另一人站在面向腿部的位置抬起來,送出了競技場到醫護室去診療。
 
  場面上被寧靜所覆蓋,C組的初戰分出勝負,別組的複賽此時也開賽,響起了號角。
 
  E組第二賽區-
 
  跟艾拉纏鬥好幾回合的森里,此時鬆開了手中的長槍全身呈大字形倒在地面上,口中不斷的喘息著,視線望向雙瞳呈鮮紅色,臉上烙上印記的艾拉。
 
  「謝謝指教。」艾拉冷冷的說了一句,長槍抵著森里額頭前,回敬那時在公司,曾一度擊敗自己的森里。
 
  「對戰結束,勝出者韓艾拉。」隨著該組的裁判說出,艾拉收起了手上的長槍,蹲下來伸手拉起森里。
 
  「起的來嗎?握住我的手,我拉你起來。」雪白色的頭髮恢復成烏黑的秀髮,鮮紅色的瞳孔逐漸失去了色澤,身後的尾巴消逝而去。
 
  「啍… …真是多管閒事。」森里的口氣聽得出存在著一絲不甘願的心態,頭轉過去啍了聲,但手仍握住艾拉的手起身。
 
  扶著森里走出第二賽區的艾拉,將他送到紫髮女子愛莎所躺的那間醫護室裡,安置於鄰床後,艾拉走到床邊抽出張衛生紙,擦乾身上傷口流出的血液以及汗水。
 
  將森里扶到醫護室告一段落,艾拉一手握著長槍,另一手扶著牆面,在複賽開賽前,走去C組的等候室去,與艾索德會面,體內由於寄宿銀的存在,傷口癒合的時間,比預期中來的快速。
 
  E組的初賽於第一賽區的A至D組告一段落的半小時,也陸續分出勝負,晉升至複賽的艾索德及艾拉,現在正坐在同一間等候室內,擁抱著彼此。
 
  「恭喜妳通過E組初賽,艾拉。」艾索德對著艾拉說,雙臂繞過黑髮女子的腋下,抱住她。
 
  「也恭喜你通過C組初賽,艾索德。」艾拉回應艾索德,同樣繞過他的腋下緊緊抱住艾索德。
 
  「你身上的傷,看來要過好一陣子才會癒合,讓我幫你治療一下吧。」艾拉的唇接著對上艾索德的唇,吻了下去。
 
  「麻煩妳了。」艾索德語畢後,隨著銀出現,女子身後的尾巴包覆住眼前的男子,隨後發出了一道白光,不一會傷口上的傷開始停止流血,逐漸的縮小癒合。
 
  「這場幹的漂亮啊,艾索德。」銀讚賞艾索德初戰上的表現,一方面幫艾索德進行治療。
 
  「感謝啊。」簡短的答覆銀,隨後閉上雙眼抱著眼前的艾拉。
 
  隔了十分鐘,複賽的時間到來,艾索德和艾拉持著手中的武器,再度踏入競技場,舉起武器,行禮開戰。
 
  離開聖達蘭斯許久,到達對面大陸格洛克斯大陸的蘭與愛利西斯,彼此穿著西裝服,牽著手散步於該大陸的市集上。
 
-第二季 完-
 
作者後記:本季到此結束,競賽程序將延續到下一季,同時先恭喜這二位通過初賽,二季的創作頻率整體來說,執行的相當有效率,整季的時間控制在二月到四月這三個月時間完結,從下季則擴增為十五集,來寫第三季,至於其餘角色,到該季,應該會在考慮開場新宴會,同時加入旅行的故事在新的一季上,未段上交待愛利西斯和蘭目前的去處,那對在下一季,即將結為連理。
 
  從今年度起,額外會有另一部索拉之戀開始連載,若進度上有變更或者現實上有其餘課程擋住出文時間,這時間才另做調整,篇幅設定為長篇,實際集數還沒決定。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林綠茶的分站部落格

林冠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