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晉級
  
  C組醫護室內,下午四點-
  
        競賽開幕一天下來,於C組的艾索德連勝二場以後,在他將二場對手送至醫護室後,自己也因身上的傷勢,同樣躺上床進行診療。
  
  他的劍,也放置在病床旁,劍鋒頂著地面、劍柄的位置靠置於牆面上。
  
  結束複賽的艾索德,等同宣告他本日的賽期結束,明日的準決賽,則排在下午三點,然而他是否能出賽,也得看身體的情況而定。
  
  「幫他戴上氧氣罩,快點!」醫護人員語畢,其餘人員也急忙開始作業。
  
  他隨著疼痛,進入了昏迷中,直到意識完全被包覆起來,隔了一段時間,艾索德跟躺在同醫護室的病患,手上紮上了點滴,脫去了上半身,注入藥劑進行診療。
  
  心跳頻率機接上了電源,顯示出頻率,站在他床邊的醫護人員,先在傷口處滴先擦上藥劑,當所有前置醫療動作完成後,醫療人員走離了這張病床,推著推車走到下一床去繼續作業。
 
  在C組複賽的尾聲裡,其餘三組分區的競賽,進入了準決賽,參賽的選手也紛紛的走入第一賽區各大競技場,開始進行對戰。
  
  E組第二賽區-
  
        持著長槍的艾拉,與眼前拿著雙手斧的大個子硬漢,進行著博鬥,論力量上,身為女子的自己,自然會被他所壓制,在對戰期間,進行至中後期的階段,艾拉結合了體內銀的力量,覺醒後背後展現出九條尾巴,深褐色的瞳孔化為鮮紅色、臉旁也印上了幾道狐狸特有的疤痕。
  
  完成覺醒模式的同時,持著雙手斧的大個子,揮舞著手上的武器,呈自身身旁四周迴轉了幾圈,最後腳瞪上天空,潮著自己的方向攻過來,在前半場仍處於防守的艾拉,在後半場,逐漸產生翻盤的局勢。
   
「他的攻擊形式是,每普攻四下左右,就會施展一次小範圍的技能,然後在小技能結束後的下一秒,立刻轉為範圍技,妳的攻擊機會在他切換攻擊技能前的那幾秒。」經由前半場,銀在艾拉體內觀察這大個子的攻擊特性,將這點告訴了艾拉。
 
  艾拉聽完後,點了頭以示了解聽到了銀傳遞給自己的訊息。
 
  『也就是攻擊只有在眼前的這位大個子切換技能那一瞬間的時候,才能發揮最大的效果是吧?這樣的話,我也不必一直打那麼保守了,可以放守盡量打了。』艾拉心裡這麼想,已覺醒的自己目前暫時處於防禦上。
 
  「這場對決的勝利,就由我拿下了,小姐!」眼前持著雙手斧的大個子,仍處於攻擊的熱潮,瞬勢將艾拉逐漸地逼至角落。
 
  冷靜持著自己的長槍,處於防守的艾拉,在擋下眼前敵人的每一擊攻擊時,正等待著銀所說的那個時機點,手上的傷不禁留下幾道傷痕。
 
  隔了幾秒,對艾拉一路猛攻的大個子,顯得不耐煩,轉動手上的雙手斧,準備施展技能。
 
  「就是現在!」銀告訴艾拉,大聲的說。
 
  艾拉收到了銀的指示,停止防禦的動作,她在大個子面前,施展一枚氣力彈將大個人拉離與自己的距離,運用他往後退的幾秒持著長槍繞到他背後,擺出組合技施術前的姿態,沿著一式接二式三式的動作,成功的打出一串傷害。
 
  「鳴… …」大個子吃了這串連技,往後退幾步,在背部撞上牆前的幾尺處,他將雙手斧的尖端插在地上,減緩衝擊力道。
 
  當他調整好姿態,準備好要繼續進行戰鬥的時候,半空中突然掉下一枚巨大圓形氣力彈,這顆氣力彈的規模,大上艾拉身軀好幾倍,當攻擊完全打在大個子身上時,他身上同時也受著大量的傷害,背部擠進了牆壁裡,在大個子的周圍,也產生出一陣煙幕。
 
  「離遠一點,這傢伙馬上要起來了!」隔了幾秒,待煙幕散去以後,艾拉走進大個子所在的附近,持著長槍準備給他致命一擊時,銀突然大聲的對艾拉這麼說。
 
  「唔… …好痛… …」大個子奮力揮舞著手中的雙手斧,其中一下橫著劃破了艾拉上衣腹部位置。
  受到攻擊的艾拉,用右手按住傷口,與大個子保持了一些距離,嘴角也流出了一絲血,但由於在覺醒狀態的情形下,傷勢恢復的速度也比平常快上了好幾倍,甚至到接近復原的程度。
 
  「艾拉,小心點,這傢伙還沒倒下。」銀警惕著艾拉,同時幫她治療身上的傷。
 
  「知道了,銀,看來是我太輕敵了… …」艾拉回覆銀,身上的傷勢隔了幾秒後,完全恢復。
 
  而剛才的連技,貌似也激怒了眼前這位大個子,他雙眼冒出火光,臉旁爆出青筋,再度握好手中的雙手斧,運用蠻力從牆壁上的裂縫處擠出來,當完全脫困的時候,他的奮力一擊,再度命中了艾拉,使她往後退了幾步。
 
  場上的這波情勢,打出五五波的局勢,也迎來了該區觀眾熱烈的喝采,他們不斷揮舞著手上的打氣道具,振奮場上對戰人員的士氣,這次的歡呼聲,明顯是偏向於艾拉這邊。
 
  「要來了,看好他的動作!」銀對艾拉說,意志與艾拉合為一體,運用自己身軀龐大的特性,調整至配合艾拉體型的身軀,擺好持搶姿態,指甲此時也變得銳利。
 
  失去思考能力的大個子,大肆揮舞著手上的雙手斧,不斷對艾拉進行猛攻,攻擊的速度比起早一會時,來的截然不同,施放技能的時間也不像剛才那麼容易掌握,由四下轉為七下,在攻擊的尾端點上,技能毫無硬值期,同時也像是無冷卻般的無限施放持有技能。
 
  「妳逃不掉的!!看招吧!!」大個子身子周圍,也刮起了一陣風,散佈在艾拉身旁四周,這陣風隨著大個子的攻擊頻率,逐漸變強,由一陣風轉為颶風,隨後形成暴風圈,使周圍的空氣顯得稀薄,難以呼吸。
 
  「啊啊啊啊!!」站在暴風圈內部的大個子,一手持著雙手斧,另一手緊握著拳對天吶喊著。
 
  「嘖!這波攻擊可惜了。」銀咬牙喫齒的發出一聲,拉著艾拉離開那陣暴風圈裡。
 
  受到這波攻擊,艾拉身上難免再度烙上幾道傷痕,但致命的攻擊上幸運的避開了,同時運用恢復的特性,再度讓自己恢復成受傷之前的軀體。
 
  「這傢伙還真難對付……該怎麼辦?難道只能這樣認輸嗎?」銀不甘心的說著,神情充滿著憤怒感。
 
  原先算準在他施招時斷他招的攻擊戰術失敗,此時艾拉與大個子的距離維持至少一百米左右,她一邊思索著接下來該如何行動。
 
  「那個是?」此時艾拉發現,大個子所站的地形是凹陷下去的,接著並做聯想,在戰鬥前期中,他經過的地方還有他所踩的地面上,基本上都有產生微微的凹層區,而從凹陷下去的地板,也突出了磚頭下的沙石,遍佈在地面上。
 
  「對了,就算在攻勢上羸不了他,也可以運用場地來取勝… …」艾拉思索了一會,隨後將這點告訴了銀。
 
  「原來如此,利用地形來對抗他的戰術是嗎?」銀經由艾拉的說明,得出了結論出來。
 
  「正是如此,論力氣,以我一個女孩子的力道,實在羸不過那個男人,我重新思索了一會,發現那名男子經過的地方,地面上似乎都會產生凹陷情形,就在想運用那樣的地形,應該可以牽制他的行動。」艾拉回應銀,告訴牠自己的想法。
 
  「好吧,算妳聰明,以前總是由我來協助妳,看來這次妳的情報是派上用場了。」聽完了艾拉的說明,銀讚賞艾拉一番。
 
  「妳以為在那自言自語,就可以打敗我了嗎?我要一擊把妳送出戰場!」持著雙手斧的大個子,往艾拉這衝了過來。
 
  艾拉沒有回覆他,率先做的動作是,停止進攻,持長槍將大個子引到戰鬥前期時,他所經過的地面上,接著讓他在重覆踩幾次,他曾踩過的地面。
 
  隔了一會,地面上逐漸產生了不少道裂痕,最後從裂縫中,彈出幾塊沙石,大個子踩在上方的同時,也因摩擦力使其跌倒。
 
  「糟了!」在大個子跌倒的同時,不久前握在手上的雙手斧,也拋離了他的手邊,掉落至離他一百五十米遠的地方,當他要起身來時,腳卡進了地面的裂縫裡,行動上受到了封鎖。
 
  「趁現在!」銀語畢,艾拉再度對大個子施展一連串槍技,不一會場上爆出了火光。
 
  「啊啊啊啊!!」大個子的吶喊,劃破了天際,隨後消失在世界盡頭的彼端。
 
  三十分鐘後-
 
  「銀,這戰打的差不多了,幕後的事就交給我吧。」艾拉見局勢已定,便持著長槍,走到了對手面前。
 
  「那就交給妳了。」確定對手無法在行動時,銀也點了頭回應艾拉,接著沉睡於艾拉體內,隨著銀的力量消逝而去,艾拉的身體也變回了原樣,原先在背後的尾巴也不見了。
 
  「這樣勝負就分出來了吧?我不想在繼續傷害你了。」當他奮力要拔起雙腳時,艾拉走到他的面前持著長槍,架在他的額頭前,以示說出。
 
  「啍,少囉唆,就這點程度我還能再戰的… …嗚… …」前半場不斷施放技能的大個子,因力量使用過度,現在完全耗盡力氣,連走到雙手斧掉落地方的力氣也沒有。
 
  「即使這樣,也不投降嗎?」見大個子不服輸的個性,艾拉眨了一眼,槍尖刺上了大個子的額頭前,流出了一絲血。
 
  「… …」大個子此時停止了發言,思考了一會對裁判那舉起手來,以示投降。
 
  「韓艾拉勝出!!」E組競技場上的裁判判定大個子已耗盡體力而無法再戰,便向艾拉這邊舉起棋來,宣判了她的勝利。
 
  「啊啊啊啊!!」吃下了敗仗的大個子,雙手用力的垂地,坐在地上抱著頭吶喊著。
 
  「還能站起來嗎?我扶你去醫務室吧,你需要在那療傷。」待大個子冷靜下來後,艾拉走到了大個子的面前,伸出手來準備拉他起來。
 
  「不用妳扶,我也站的起來!」即使輸了比賽,自己仍在心裡,抱持著大男人主義逞強的心態,但身上的傷不會說謊,無情的製造疼痛,蔓延在他全身四周。
 
  「我知道你已經不行了,就別在逞強了。」見證這一幕的艾拉,仍然嘆口氣的將他扶起來,接著收起長槍,扶著他走到他的武器前,幫他拿起來。
 
  「… …」大個子此時再度進入沉默狀態,讓艾拉扶著自己,離開了競技場,而在場的觀眾,皆呼喚著「韓艾拉」的名字,祝賀她通過復賽所用的賀詞。
 
  「妳為何要幫我?」被艾拉扶著的大個子,此時問了艾拉這個問題。
 
  「這並不算幫忙,只是將你送到救護區去療傷而己。」艾拉一手握著自己的長槍,同時也握著對手的雙手斧,另一手則扶著大個子一路送到醫護室去。
 
  她明白,即使自己這麼做,也得不到對方的感謝,但是她並不在意這件事,單純只想送對方,走到醫護室去接受一套完整的療傷程序,就今天所做的這件事上,跟艾索德昨天做的事情是一樣的。
 
  E組醫護室-
 
  艾拉將大個子,送至醫護室以後,協助了醫護人員將他抬上了病床,當醫療設備擺好,貼在他身上的固定位置時,她將大個子的武器放置於他的床邊。
 
  「我把你的武器先放在這吧,等你病好了再拿,另外請多保重。」艾拉語畢後,離開了這組的醫護室,同時取下了她本季大賽的第二勝,同時取得了進入準決賽的資格。
 
  『真是善良的女子,即使她說不是幫助,也還是將我扶到了這裡,妳還真是… …算了,現在也動不了,乾脆別說了… …』躺在病床上後,他回顧與艾拉一戰的情形,同時放空腦海,在這好好的療傷,鄰床上也躺了不少,在此進行醫治的參賽者,而從複賽淘汰的敗者,也陸續的收拾了行李,待傷勢復原後回程。
 
  艾拉所在的這個賽區,告一段落,該賽區的別組同艾索德那個賽區進行了別組準決賽,其中艾拉所在的這組賽程時間,排到了二天後的上午九點。
 
  C區醫護室裡-
 
  結束了自己E組那的複賽,艾拉再度抽時間來探望艾索德,而當走入他所在的準備室時,並沒有見到他的人影。
 
  「小姐,妳在找艾索德嗎?」同這組的參賽者,尋問著艾拉。
 
  「是的,請問你有看到我的老公嗎?」艾拉點了點頭,並回答他。
 
  「找他的話,目前他在醫護室進行療養,明天的比賽,他可能無法參加了。」在參賽者這句話說完後,艾拉的神情瞬間崩潰,眼角掉出一絲淚水。
 
  「麻煩你告訴我那間醫護室的位置… …」艾拉將心情稍作整理,隨後抑住淚水冷靜的對著他說。
 
  幾分鐘後-
 
  艾拉隨著該區參賽者的指示,來到了C組的醫療室門口前,她靜靜的走過其他參賽者所躺的病床,最後走到了艾索德所躺的病床前,拉張椅子坐在他的身旁,再也抑不住難過的心情,眼角再度流下淚水,滴到艾索德的手背上。
 
  「對不起,我應該在早點來的… …艾… …」艾拉用雙手握起艾索德沒有紮著點滴的那隻手,放在自己的胸口前,直呼著紅髮男子名前第一個字。
 
  「這股力量,對他身體的傷害還是太大了嗎… …不,我應該相信他才對,畢竟艾拉也信任著他,我不能太過低估他。」而寄宿於艾拉體內的銀,感受到艾索德體內全身上下的細胞,仍持續的運作當中,只是現在身體相當虛弱,而曾將自己的力量分給艾索德使用的自己,不禁也別過頭去。
 
  但思索了一會,牠再度將頭轉回來,直視著艾索德,隨後告訴艾拉,艾索德現在的情況。
 
  聖達蘭斯的競賽第一天,正式落幕,比完準決賽的ABFG等四組,將在明日等候另外四組CDEH的準決賽比完後,進行冠軍戰流程作業。
 
作者後記:本年度第二十九篇文章完工,同時艾爾索拉三季開寫下來,完成了第二章的部份,艾拉在這集中,也從比賽中勝出了,而艾索德在這集上,幾乎是躺床負傷無法表現的一集,大賽至上一季的十二章寫到這章下來,大致上用了三章來寫這個競賽章節,預計大概再用個二到三章,就收掉競賽區,便進入了旅行章節裡,而這場大賽裡頭,我大致上將每人的對戰組合,設定大約四組左右,勝出的參賽者晉升到下一戰去繼續戰鬥,吃敗仗的則收拾行李離場,大致上是這樣的組合流程及概念,最後第一賽區及第二賽區各會形成一個冠軍,以這樣的形式來結束這場競賽大會。
 
  至於近況四月上,這個月寫文的習慣,基本上算是養成的相當不錯,同時出文的頻率也相當平衡,每日一文的成就上,也快正式達成,除了十六日休刊以外,遊戲的時間,幾乎壓縮至最低的條件裡,而現況三部一起輪流寫,其節奏上大致已掌握到位,接著只需要按著這個順序來培養持續力的話,寫完一季應該不是問題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林綠茶的分站部落格

林冠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