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各分區白熱化對戰&順遂
        
  至日間的競賽開幕下來,第一天結束的同時,八組初賽皆已告一段落,率先進入準決勝的組別,按照分配到的組別,走到指定競技場上等候開戰,而在複賽中尚未分出勝負的組別,依然仍在對戰進度中。
 
  二個賽區各四組分於左右,在這八組裡,各區的戰況截然不同,已分出勝負的組別,勝方陸續扶著敗方離場,而持續交戰的組別,場上仍被觀眾熱烙的歡呼聲所包覆。
  
  第一賽區的ABD組,及第二賽區的FGH組,在這二組當中正舉行著準決賽,觀眾席的位置,為場上的盛況發出歡呼聲,如同前CE組複賽來的熱烈活躍。
 
  「好耶!加油啊!!」當場上開戰的同時,觀眾席上的人將歡呼聲拉至最高音,同時為場上的雙方加油打氣。
 
  第一賽區B組準決賽-
 
  「我叫洛特斯,請多指教。」手裡持著速射槍的參賽者,走上前去與對手握手,於開戰前與彼此做個基本禮儀。
 
  「法克勒斯,也請你多多指教。」同洛特斯持相關武器的另一名參賽者,也在此做出了答覆,與他握手。
 
  「對戰開始。」站在二方中立方的裁判,舉起左右手的棋,拉開了對戰序幕。
 
  競賽開始,交戰的對手接拉開了與對方之間的距離,各抓取一個準確的定位點,來抓取進攻的時機。
 
  持著速射槍的洛特斯,率先在彈匣內裝填子彈,抓準攻擊的角度,扣下板機,幾枚如光速般充斥著子彈從槍的發射口射出,往對手衝了過去。
 
  位於另一方的法克勒斯,率先閃躲了子彈射擊而出的彈道,解下了彈匣,從口袋取出子彈盒,在裡頭裝填子彈,接著將彈匣裝回去,將槍插入了口袋,取出一把開山刀,另一手持著搶,採用近遠兼具的戰術。
 
  「計算他失誤的時機,從那個缺口中做進攻!」口中隱約念出這套戰略的法克勒斯,透過手中的槍技及開山刀,運用短刀打偏潮自己方向射擊而來的子彈,使輸出的火力位置,大打折扣。
 
  「嘖,既然這樣的話,我也拿出近戰武器出來!」洛特斯的遠程攻擊效果降至最低,抽出口袋裡的近戰武器,與對方拉近距離。
 
  不一會兒,在場上交戰的雙方勢均力敵,一路戰至不相上下,武器與武器相互碰撞,產生了強烈的火花。
 
  「洛特斯!洛特斯!」場內開戰一會,傳來了觀眾的加油聲。
 
  「法克勒斯!法克勒斯!」歡呼聲的另一邊,倒向了另一名參賽者。
 
  第二賽區F組複賽(延長賽)-
 
  交戰了七回合左右,持著劍你來我往般,不斷一進一退,這僵局在交戰多個回,依然尚未有任何一方打破這個慣例。
 
  「轟隆隆隆!!」場上隨著雙方交戰過程中,逐步擦出火花,同時這區的競技場,也帶出了一股熾熱的氣息,當雙方的戰意達到最高點時,正是這場對決最熱潮的時期。
 
  「啊啊!!」持著近戰武器-劍雙方,在該競賽區正處於對戰中,處於左方的參賽者-克洛特斯,明顯的被右方的參賽者-貝拉爾所壓制。
 
  成功壓制對手的那一方,以輕快的劍技,對被壓制的那一方造成多重打擊,這一波攻擊使他的氣勢微微下降一些,被迫處於防守的攻勢。
 
  「呃… …不能在這認輸!!近戰的話行不通,就用遠距離及地形來決勝負吧。」負著身上的傷勢,將手中的劍插至地面上,接著跳離那兒,拉開與交戰對手的距離。
 
  抓準了指定位置克洛特斯,在此時撿起地面上的石塊,往貝拉爾的方向扔了過去,自己利用短暫的這幾秒時間,拉開貝拉爾的距離。
 
  石塊的方向飛往貝拉爾所站在的定點,在石塊即將碰上自己前,貝拉爾輕輕揮舞手中的劍,輕鬆修正石塊的衝擊彈道,讓石塊衝擊打在牆面中。
 
  當貝拉爾將視線轉正時,掌握到停滯期的克洛特斯持著手中的劍,衝到貝拉爾身後,短時間內,成功為對手製造打擊。
 
  「嘖,失誤了,射擊的彈道往右偏了十五度嗎?」受到這波攻擊的貝拉爾,隨後摀著左肩,左手鬆開劍往後退了幾步。
 
  當對手的氣勢下跌時,自己進攻的火力自然也竄升上來,撿起對手的武器,從單手劍的攻擊形式,轉為雙手劍。
 
  第一賽區A組準決賽-
 
  「傑爾勝出!」見場上的其中一方勝出,裁判向勝利方舉棋,宣判該場次的勝負。
 
  「就差一點,這場比賽太可惜了!!」在這組交戰中,戰敗的那一方-格瑞則丟下自己手中的武器,奮力的敲擊地面。
 
  「起的來嗎?」勝出的傑爾,走到格瑞那伸出手來,正準備扶他起來。
 
  「… …雖然輸了,不過恭喜你啊。」馬上調理心情,隨後起身的格瑞,站起來拍乾淨身子,與他握手。
 
  「我扶你到醫護室去做診療,在此之前先忍耐一會兒。」傑爾說完,扶著格瑞走出了競賽場,在該區的準決賽賽區結束時,工作人員也陸續進場,打掃場地,而主持人員,則繼續宣告下一批參賽人選。
 
  「加油啊!!」各組競技場上,依然充斥著觀眾的歡呼聲,坐在觀眾席上的訪客,紛紛為自己熱愛的選手加油給予支持。
 
  C組診療室,晚上六點-
 
  結束二場比賽的艾索德,現況躺在C組的醫護室進行醫治,而位於E組的艾拉,在她比賽完的同時,來到艾索德所在的這一組,探察他的病情。
 
  艾索德自送入醫療室,進行診治到現在,大約過了一小時左右,在這段時間內,他全身任由疼痛完全覆蓋意識。
 
  當艾拉結束複賽,到達C組診療室的時間,在他昏睡中的半小時後,沿著他初賽所在的準備室,透過旁人的情報到最後找到這時,見到艾索德躺在病床上時,自己的心情快要崩潰,心裡剎時感覺正隱隱作痛著。
 
  『氣息雖然相當微弱,不過還有呼吸的頻率,得觀察他一段時間了,這項工作就交給妳了,艾拉。』銀感受著艾索德身上的氣息,接著做出評斷,身上隨後散發出一道白光。
 
  「謝謝你,銀。」艾拉像銀道謝,走向艾索德所躺的位置。
 
  艾拉憑著意志,調理好自己的心情,擦乾臉頰的淚水走到艾索德的病床前,拉張椅子坐好,接著用自己的雙手,捧起艾索德的一隻手,緊擁著。
 
  在艾拉顯得些許疲憊,在逐漸帶著睡意睡去前,用自己白哲細緻的雙手,去握住紅髮男子的手,微微顫動了一下。
 
  「艾… …艾索德… …」在傷心的神情,尚未完全消逝前,艾拉不斷呼喚著艾索德的名字。
 
  在自己的夢境裡,彷彿聽見了黑髮女子呼喚著自己的名字,他順著聲音往前走,而不一會,在他的夢境中見到了一名黑髮女子,而這名女子正是銀初次進入艾索德夢境時,所遇見的黑髮女子。
 
  『這場景貌似似曾相似,感覺在過去曾發生過… …』艾索德心裡這麼想著。
 
  『前方有名女子,那正是我在找的人嗎?』熟悉的場景中,他將視線焦距對好前方,往黑髮女子那兒走過去。
 
  「小姐,妳在找我嗎?」將腦海中其餘的思索暫時拋開的艾索德,此時走進了黑髮女子,手心放在她的肩上輕輕的搖一下。
 
  「我找到你了。」黑髮女子轉身來抱住自己,從她身旁散發出一股花香的氣息。
 
  「請問妳是艾拉嗎?這裡到底是… …?」在夢境中的艾索德,當回過神來,自己身上所穿著的服飾,正是黑髮女子口中不斷通稱的紅髮男子。
 
  身上的穿著,彷彿回應起古代身穿的連身服,頭髮後方綁起一戳頭髮,論穿著上,感覺像回到了當時年代。
 
  「您在說什麼呀?這裡正是我們的家鄉呀。」黑髮女子不明白紅髮男子所說的話,接著告訴他這裡正是自己的家鄉,同時拉著紅髮男子的手往前走。
 
  在行走的同時,前方發出一道亮光,二人走入那道白光以後,紅髮男子的意識彷彿被帶離了夢境,鼻腔附近,嗅到一股令自己非常懷念的家鄉味。
 
  「艾拉… …艾拉… …」艾索德帶著喘息聲,勉強將雙眼睜開來,剛醒來時,視線望向天花板,從左手中,一股溫暖包覆著自己的左手。
 
  「唔… …」當自己要起身時,散佈在自己身旁上的疼痛,此時再度帶起,頓時無法讓自己起身。
 
  『剛才那場夢是怎麼回事?幾小時前,艾拉曾跟我說,她要參加複賽已經比完了?』摸不著思緒的自己,忍著身上的疼痛從躺著的情形下坐好。
 
  「怎麼這麼痛… …?我還有準決賽要戰,現在怎麼可以躺在這!」身體適應了坐姿一段時間,接著緩緩的轉身讓雙腿踩在地面上,當要離開床邊時,疼痛的效果明顯的更加強烈。
 
  起身的同時,原先戴在自己口鼻上的氧氣罩也鬆脫掉落,點滴架也隨著男子失去重心的同時,架子往前傾倒在地面上。
 
  聽見了躺在病床上的紅髮男子-艾索德跌倒地面上所發出聲音,艾拉急忙睜開雙眼,視線望向艾索德。
 
  「艾索德!你沒事吧?」見艾索德勉強撐起身,要站起來走到衣櫃前打開拿起自己衣物時,身體的一邊因失去重心,跌倒至地面,艾拉急忙著跑到艾索德身邊扶著他並問著。
 
  「艾拉?」艾索德見到身旁的女子,臉龐早已被淚水浸透一片濕潤,使自己相當心疼。
 
  「我扶你回到病床上繼續療養,慢慢起來… …艾索德… …」艾拉立刻恢復冷靜,扶好艾索德後慢慢將自己雙膝伸直並站起來。
 
  「你們那邊沒事吧?剛才聽到有人跌倒的聲音。」聽到這股聲響的同床病患,也起了身望向艾索德所在的這床。
 
  「叫護士過來吧?他手上的繃帶快掉了。」另一床的病人,此時拿起床邊的電話筒,撥按鍵告知救護人員。
 
  「抱歉讓大家擔心了… …」艾索德急忙著像大家道歉,接著艾拉扶著他回到床邊慢慢坐好。
 
  「艾拉?」見到艾拉正哭泣,艾索德用右手,從病床邊的面紙盒,抽出幾張衛生紙,幫艾拉擦乾濕潤的臉頰。
 
  「剛才的事我非常抱歉,也讓妳擔心了,真的非常對不起。」在艾索德幫艾拉擦乾眼淚的同時,也像她致上歉意。
 
  「人沒事就好… …」而坐在他身旁的艾拉,此時抑不住心中的悲傷,以纖細的雙臂抱住艾索德,靠在他的懷裡緊擁著他。
 
  艾索德此時沉默了幾秒,靜靜的抱著艾拉。
 
  「抱歉… …讓妳擔心了… …」
 
  「我幫你重新換藥,手上的點滴我先幫你拆開來,重打一劑。」位於醫護室外的救護人員,此時也準備好新的醫療器具,走到艾索德所躺的這一床來。
 
  隨著這名救護人員入場,其餘的人員也陸續收拾地面上掉落的物品,將這些東西整理好,再度放回桌上。
 
  『艾索德夢裡的那名女子,感覺似曾相識… …不過明日還有比賽,艾拉這邊我得全力想出戰術讓她繼續羸下去… …這樣的話也可以給予艾索德相關戰術,這件事目前來說還不至於太難處理… …』坐落於艾拉體內的銀,按著下巴思索一會,另一方面策劃著準決賽時的交戰對策。
 
  競賽開幕的第一天進入尾聲,邁入深夜,陸續分出勝負的賽區,紛紛走出了競技場,結束了今天的對戰。
 
  對戰結束的尾聲,觀眾紛紛從觀眾席上離開,走到會場出口,回到家去與自己的家庭吃晚飯。
 
  位於競賽場中央的對戰名單,結束了準決賽的組別,八組中目前列出了三組進入了冠軍賽名單,尚餘未開賽的最後二組,將在明日與同分區其中一組,進行一場準決賽,隨後同其餘組別進入冠軍賽。
 
  然而第一賽區的C組及第二賽區的E組準決賽對戰名單,此時已正式出盧,將在明日之際繼續進行。
 
作者後記:聖達蘭斯競賽即將邁入第二日,同時本集的進度交待別組對戰盛況,不過這六組基本上的寫法是,簡寫帶過,而將主軸放在主要的CE等二組上,畢竟這二組的故事主要人物艾索德及艾拉,正是這場大賽中主要核心人物,上一章艾拉結束複賽的同時,便離開了第二賽區,前來探望艾索德,在下一章,艾拉方面可以如期進入準決賽開始第三戰,而艾索德則看情形來判定是否能繼續參戰,三季開局來,前期的重點著重在大會對戰上,其餘人物的去處,在之後的喜宴會場上在另做交待,露、希爾、蘿絲這三個人物於第一章離開了聖達蘭斯,在宴會時會在回歸。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林綠茶的分站部落格

林冠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