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超越&E區延長賽

格洛克斯大陸下午三點-

 

蘭與愛利西斯牽著彼此的手,離開聖達蘭斯迄今時間已經過了一段時間,在離開聖達蘭斯之前,他們與彼此的弟妹做最後的道別,最後便離開了聖達蘭斯。

  

過去位於艾里奧斯-波魯安大陸中的哈梅爾村-水之神殿,曾被稱作毀滅男爵-蘭的這名男子,現在捨棄了這個稱號,讓它流入歷史的洪流裡,逐漸遺忘。

 

來到新大陸的二人,在這塊大陸上優先做的事是,汱換身上的防具、武器及相關補品,隨後他們持著新調整好的裝備,在該地接取新任務。

 

「麻煩你,我要換一把新的劍。」蘭優先走入武器店裡,將自己的劍直接交給服務台上的服務員。

 

「好的,請稍等。」服務員接過蘭手中的西洋劍,拿至後台銷毀,接著從箱子取出新的西洋劍放入劍鞘裡,走回了服務台。

 

「讓您久等了,這是您的劍,使用材質跟過去那把西洋劍不同,當你握起這把劍的時候,會有些沉重。」服務員語畢,將西洋劍放回了劍鞘裡,一手握著劍柄,另一手握住劍鞘二手捧著拿給蘭。

 

「感謝您了。」蘭回應並接過服務員手中的西洋劍,將它繫在自己的腰間上,走出了武器店。

 

過了一段時間,調好所有補給品的蘭與愛利西斯,在這塊大陸上的中心會面,手裡各持有一張任務清單。

  

「來,我們走吧,今天還有工作要做。」站在白髮男子身旁的紅髮女子-愛利西斯走到蘭的面前,對他伸手。

 

「也對,今天的確是有得忙了,看來沒有太多休息時間。」白髮男子點了頭,牽起紅髮女子的手起身,從背包裡打開任務清單過目。

 

「看來今天的任務跟之前沒什麼二樣,多半都是刷東西的任務。」蘭稍作抱怨,一手搔腰顯得不耐煩。

「道具數量約一百個左右,順便可以練等也不錯,跟我弟弟-艾索德那邊競賽比起來,我們這邊輕鬆多了。」愛利西斯拍著蘭的肩說著。

 

「也對,我的老妹也在那裡比賽,相較之下我們在這如同散步,如過著雲淡風清的生活一樣。」蘭不可否認也回應了一句,撥弄著自己的白髮。

 

二人在前往任務所在地的路上,聊了一會,走過格洛克斯大陸的西邊山莊,來到了副本所在地-西格蕾朵採礦場,內部有不少運輸工正進行著工作。

 

「看來就是這裡沒有錯,既然已經找到了那我們就開始解任務吧。」蘭確認了任務清單上的需求物,將西洋劍從劍鞘裡取出。

 

「準備應戰吧,這些傢伙過來了。」愛利西斯同樣拔出繫在腰間上的劍,雙手握住劍柄衝入機械運輸工群裡,旅展技能清除它們。

 

「發現人類!男性一位、女性一位,系統編碼代號:Code 3啟動。」口中道出一串機械式發言,手邊轉化為武器攻擊站在眼前的蘭與愛利西斯。

 

蘭率先躲過機械運輸工的攻擊,繞到它的背後一劍穿刺過去,從刺進去的位置往上膛開,將它破壞。

 

隨即採礦場產生強烈的爆炸聲,推動礦車的運輸工收到入口附近的機械運輸工指令,紛紛往這集中了過來,幾名機械哨兵吹起口哨。

 

「嗶嗶!發現人類,進行消滅作業,完畢。」一名運輸機械工被摧毀,位於其它礦場的機械工,陸續收到這份指令,原先在室外工作的其餘機械運輸工,啟動中心的控制裝置,數百台的機械運輸工,如同蜂擁而至般往這裡集中過來。

 

「真煩啊,簡直是二代AI,這些機器人感覺有伊芙手下的背影。」運用手邊的西洋劍,擊退機械運輸工的蘭稍作抱怨。

 

「跟伊芙相較下來,這些都算好應付的傢伙,所以別埋怨快點解完吧,別忘了我們的弟妹也在聖達蘭斯努力著。」愛利西斯拍著蘭的肩說著。

 

聖達蘭斯大陸競賽會場第二日上午九點-

  

聖達蘭斯競賽第一天結束,隨著太陽從聖達蘭斯村外東邊山區昇起,迎來了新的一天。

 

在競賽中隨著時間一分一秒過去,各組陸續分出勝負,參賽人數約二百多人的大會裡,現在僅存八人準備進行第一賽區及第二賽區冠軍賽。

 

位於第一賽區中C組,艾索德於準決賽前期慣用複賽的戰術,採先發制人,於開賽時,展現近戰火力不斷潮對手猛攻。

 

處於防守位的蓋洛斯,在戰鬥的中後期中,也逐漸放棄了防守,正面吃下艾索德的攻擊,同時讓自己的攻擊奏效。

 

「你的確是蠻厲害的,不過遊戲時間也差不多該結束了。」蓋洛斯語畢以後,轉動手上的長槍,身旁周圍刮起一股颶風,下一秒他改變長槍的握姿,腳跺地衝向艾索德。

 

艾索德同蓋洛斯放棄防禦,看準對手攻擊的方位,徒手接住他的長槍。

 

「什麼!?這怎麼可能?竟然有這種事… …」當蓋洛斯的長槍,刺中艾索德的腹部,眼前的場景使他為之震驚。

 

艾索德一手抓住蓋洛斯的長槍,將另一手的劍再度插在地面上,槍峰處隨著高溫逐漸融解,不到幾秒的時間槍峰與槍托的連接區隨之斷裂掉至這面上。

 

隔了幾秒,競賽場上產生爆炸,從煙幕中竄出蓋洛斯的身影,一路撞擊至競技場的牆面上。

 

「給你一個忠告吧,最好別惹火我。」眼前的紅髮男子,從口吻中帶出殺氣,握著劍的那隻手,插入了牆面。

 

『這傢伙是怎麼回事?殺氣比剛才更強烈了,在不久前我的攻擊確實有對他造成傷害,但為什麼?。』蓋洛斯心裡這麼想。

 

「這可是比賽,到底是誰惹誰啊?」蓋洛斯也展現出不輸艾索德的氣勢,接著掌他一技回旋踢,設法將艾索德踢開一段距離,接著走到自己的武器那,重新握起自己的長槍拿起來拿下這場比賽的勝負。

 

但他的計劃並未因此得逞,自己的攻擊,被艾索德再度接了下來。

 

「有意思,那我就不客氣了。」艾索德嘴角上揚,手中再度形成一把冰刃,攻擊蓋洛斯,手邊即使沒自己持有的劍,也可以將這把冰刃當作輔助武器來延用,慣用在劍術上曾使用過的技能,不斷重覆使用。

 

  『這股破壞力還有技能組,還真是順手到讓人火大的地步啊,謝謝你啦,銀。』艾索德施展技能完畢的同時,在心裡讚賞正在沉睡當中的銀孤。

 

艾索德的劍技,結合了銀賦予的力量,其威力也在此倍增,身旁散發著強烈顯眼的紅光。

 

「烈刃風暴。」此時艾索德喊出,昔日三職業的其一技能,諸多由體內精神力斷造出來的多重劍鋒,呈透明般的從體內穿出,當劍氣從全身四面八方穿出,開始呈順時針方向高速旋轉,赤色的劍氣融合了銀賦與的力量,逐漸轉為冰藍色的劍蓮。

 

受到攻擊的蓋洛斯,正面吃下艾索德施放的技能,劍蓮的周圍濺起一道血色,沾在冰藍色的劍刃上。

 

「可惡!堅持下去!」受到重創勉強從劍蓮跳出攻擊範圍的蓋洛斯,將長槍插在地面上,雙手扶著口中不停的喘息。

 

當他嘗試想再度帶出戰鬥中期的高輸出攻擊技能,給予艾索德造成二次傷害時,艾索德瞬時衝到自己的面前,持著冰刃貫穿了蓋洛斯的腹部,一路打退直到背後撞上牆面。

 

『身體動不了… …為什麼?』蓋洛斯反問自己,同時望向腹部一帶的冰刃,用雙手握住艾索德的冰刃,想設法拔出。

 

「咳… …」嘴角流出一絲血絲,不停咳出血來,其戰鬥意志如同風中殘燭般隨時熄滅。

 

但每當他越掙札,感受到的疼痛感則越高。

 

第二賽區E組-

 

少了銀助陣的艾拉,在這一仗當中,打起來的流暢度自然比前二場降低了不少,其破壞力也大打折扣,唯噣不變的是,從年幼時不斷練究,從生涯經驗中獲取的韓家槍術。

 

幫助艾索德療傷的那一刻中,它便告訴自己,會進入暫時性睡眠,其時間約為一星期,意指在這段期間內,皆不會甦醒。

 

「過去我太依賴銀了,怪不得現在會打的如此辛苦。」艾拉持著長槍進行防禦的時候,對自己這麼說。

 

既使如此,在槍術上也維持該有的水準,在這你來我往的交戰中,有幾下攻擊也成功給予對方造成物理傷害。

 

從開局以來,便被對面持著雙手劍的劍士壓著打,自己的攻擊路線皆被鎖死,迫使自己只能運用防守,來擋下他每一波的攻擊。

 

下一個鏡頭,艾拉被眼前的對手打退幾步,在即將撞上競技場四周的牆面時,她將長槍插在地面上,減緩衝擊力道勉強穩住身軀。

 

「想不到可以擋下我這麼多的劍技,這種表現值得肯定。小姐,我不得不承認,妳的技術還不錯。」與艾拉交戰的對手-羅倫諾斯,讚賞自己的對手。

 

「您也是,小女覺得您還蠻厲害的。」艾拉也讚賞著對方,同時回應了一句。

 

攻擊停頓的時間不到幾秒,對面再度帶起攻擊節奏。

 

「呃… …我太大意了。」此時艾拉從身上感受到一股疼痛,她揮舞著長槍將對方打退幾步,隨後自己同時往後退了幾步。

 

將自己肩上的衣角撕開,發現一道被劃開的傷口,其血從傷口中流出。

 

「好痛… …」艾拉將撕下的衣角,蓋住肩上的傷口,接著繞過自己的腋下,做個簡單的包紮。

 

對手並未因此而手下留情,緊握著手中的雙手劍,往艾拉這攻了過來。

 

當起身時,肩上的疼痛傳達至該部位的感覺神經,成為她施力的最大阻力,使得她感到疼痛。

  

『糟了!』防下對方約四到五下劍技,之後的連續攻擊並沒躲開。

  

強忍著身上疼痛的艾拉,運用左手握起長槍,擋下羅倫諾斯勉強最後一波攻擊,隨著對戰時間一分一秒過去,自己身上幾處也烙上了由劍劃過的傷痕。

 

前對戰初期不斷進行防守的艾拉,到了中期時轉為攻擊,但自己的每一波攻擊皆被對方靈巧的閃過,也正因如此而掌握不到進攻的節奏,陷入了苦戰。

『難道我得這樣就認輸嗎?不... …應該還有別的應對方法… …』艾拉心裡這麼想,揮舞長槍,使對手拉開與自己之間所維持的距離。

 

當即將束手無策時,她發現了對手的弱點。

 

「對了,是競技場四周的牆面,我剛納悶著為何他不使用,原來是這樣。」看出了對方破綻的艾拉,此時心裡再度燃起一絲戰意。

 

『既然站在地面上沒辦法跟他硬戰,那就改採飛鳶戰術吧,無需靠腳站在地面,腳可呈滯空形態,施展無雙槍技。』她忍住身上的疼痛,往競技場的牆面衝了過去,隨即曾飛詹走壁般的瞪上牆面。

 

隨著奔波在競技場四周的牆壁上,她將氣力集中在自己的體力,凝聚力量。

 

對手羅倫諾斯觀察眼前女子的行動,加快腳程想追上艾拉的步伐,但遠比不上,熟知這方技術的艾拉。

 

待力量凝聚差不多的同時,艾拉的全身散發出一道金色光輝,遍佈競技場全場,她繞到羅倫諾斯的背後。

 

雙腳離開牆面上,腳滯空於半空中離地面維持著一段距離,透過瞬力移動至對手的身旁,隨後如同鳶從空縱向俯衝而下,轉為橫向攻擊。

 

在對手停止攻擊的這幾秒內,她成功製造高輸出傷害迎擊羅倫諾斯。

 

「哈啊啊啊!!」飛鳶施展約五秒左右,其魔力值也消耗了不少魔力,在攻擊結束的尾聲,艾拉轉動手邊的長槍,施展繡花將對方對開。

 

二招技能結束的下一刻,她隨即施展振壓,運用牽制力使對手無法起身。

 

「身體動不了,果然這女孩有二下子。」受到壓制的羅倫諾斯,鬆開手上的劍,被這股力重壓在地面上。

 

牽制力隨著時間的流逝,逐漸削弱,到了最後幾秒解除技能效果。

「咳… …… …短時間內施展對身體負荷太大的技能了… …」結束攻擊的艾拉,此時雙膝失去重心,倒在地面。

 

對方再度燃起進攻節奏,一手抓住艾拉的衣領,緩緩往上托,視線與她對上。

 

艾拉的神情顯得相當痛苦,雙手試圖推開羅倫諾斯,但由於剛才施展那套連續技,使自己的力量拉不上來。

 

「妳的確是位可敬的對手,這點我承認。」羅倫諾斯讚賞著艾拉,隨後將她拋飛。

 

在意識尚未散去前,艾拉將雙膝伸直,雙手握著長槍再一次的插至地面,調整滯空於半空中的角度,使雙腳再度站在牆面,隨後勉強落地。

 

「好強… …這男子還真強… …」艾拉口中不停的喘息,雙手緊握著長槍,勉強穩住身軀。

 

此時艾拉因體力過度消耗,當從牆面上跳下來時,雙手鬆開了長槍,全身如同失去重心般倒在地面上。

 

「勝出者是… …」場上的裁判隨即要判定這場比賽勝負時,她的對手-羅倫諾斯此時也同時倒地。

 

「二人皆失去戰鬥能力,這場對決結果平手!」裁判二手的棋皆舉起,判定了這場對決的勝負,隨後裁判走回了主席台面前,與大會委員協調。

 

「二天後,E組續辦延長賽。」經由溝通,最後從委員那得知了這項消息。

 

「真是場精采的對決!」坐在觀眾席上的諸多觀眾,此時也陸續拍起手來,鼓勵雙方。

 

E組準決賽第一戰結束沒多久之際,在醫護人員即將運送雙方離開競技場時,一名男子從走道中跑了過來。

 

「艾拉!」聽見艾索德的道出自己名字時,黑髮女子唇嚼了一會,試著回應他。

 

『艾… …… …德。』在即將失去意識前,艾拉用盡全身的力量,道出紅髮男子的名字。

 

「喂,你想幹嘛?」抬著傷患的醫護人員,見艾索德將艾拉揹起,迅速將他欄了下來。

 

「讓我來揹,她是我的老婆!告訴我E組醫護皺的位置,快點!!」艾索德大聲回應醫護人員,揹起艾拉跑到醫護室。

 

「沿著這條長廊一路走到底,接著左轉那間就是… …」當醫護人員尚未說完,艾索德便揹著艾拉,衝到了他所說的那間醫護室。

 

「怎麼回事?那傢伙… …,算了不管了,先運送這名病人到那才是重點。」醫護人員摸不著頭緒說著,隨後走到羅倫諾斯的病床旁,推動車子前往了醫護室。

 

半小時前,C組決勝時刻-

 

對戰開局,充滿攻擊火力的艾索德,持著手中的劍及鍛造出來的冰刃,在中後期遭到對手的反撲,但在後期再度帶起前期的節奏,成功痛擊對手。

 

在那波劍蓮施放完畢的同時,艾索德耗掉了身上全部魔力,剩下所靠的,正是從年幼一路鍛練而來的無消耗劍技,一擊又一擊準確打在對方的身上。

 

經歷多回合的纏鬥,持著長槍的男子-蓋洛斯,於喘息的尾聲中,鬆開手中的長槍,倒在地面。

 

「勝出者,艾索德-賽格特。」裁判舉起艾索德這方的棋,判定這場勝負。

 

當結束了C組準決賽,該區的對戰名單也列出了冠軍戰名單,按照前二戰護送愛莎、貝洛特至醫護室的慣例,揹起對手蓋洛斯走到醫護室內部。

 

結束了整套作業流程,艾索德便跑去艾拉所在的E組。

 

E組醫護室,現在-

 

在醫護人員齊心協力下,總算完成了急救整套作業,他們摘下口中的面罩陸續走出了醫護室。

 

「抱歉啊,艾索德,這場沒能打羸。」艾拉一手輕輕放在艾索德的手心上。

 

「不,妳已經表現的非常好了,艾拉,別忘了妳還能再戰!」艾索德緊握著艾拉沒有紮點滴的那隻右手,與她的唇對上,吻了艾拉。

 

「謝謝你艾索德,我好愛你。」得到了身旁老公的支持,艾拉的眼角旁此時流下感動的淚水,紮著點滴的左手,緩緩抬起,撫著艾索德的臉龐。

 

「我也愛妳,我的老婆。」艾索德回應了艾拉,坐在床邊雙手環過她的腋下,緊緊的抱著艾拉。

 

艾拉將紮在點滴上的那隻左手,緩緩移動,同右手繞過艾索德的腋下,緊擁著他,回應他給予的擁抱。

 

聖達蘭斯C組準決賽正式落幕,尚未分出勝負的E組將於後天進行延長賽,其餘冠軍候選名單,列出了三名人選,尚餘未定的名額,待E組準決賽結束後將列出第四名人選。

作者後記:本集進度寫到艾索德結束準決賽的瞧段,之後準備進行最終冠軍戰,最後也預祝他能榮登本次大賽的冠軍,而艾拉那場則準備進行延長賽,為了適應之後艾爾新作-長篇索拉之戀的篇幅,因而擴增這章的字數,大約五千五百字到五千八百字左右,而新作我個人概算的規模,大概呈九千字到一萬字一篇的幅度來寫那部故事,另外在這一章當中,蘭與愛利西斯已到達了別塊大陸-格洛克斯,他們的任務正式展開。

 

  在此先預告一下那部故事大致上的劇情走向,故事背景將會再一次回到正篇的艾里奧斯,與蜥蜴再戰,至於能否奪回艾里奧斯,就得看艾氏夫妻及他周邊朋友的表現了,現實上近況剛回歸繪圖行列,實際上我MAIN的區塊不在繪圖這一塊上,而在寫作這一塊上,但把它當成興趣的一環來做。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林綠茶的分站部落格

林冠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