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報告&新旅行
  
  回顧艾索德及洛特芬一戰,在洛特芬運用自身槍術,一度與艾索德戰到不相上下,而洛特芬的進攻節奏及技能施放頻率,讓艾索德在戰鬥的後期找到了一絲打破僵局的契機。
註:這段交待上一章沒寫的瞧段,寫在八章開頭的地方。
  
  當洛特芬的攻擊無效,她從艾索德的身旁跳開,站在他的鄰邊故計重施製造出一道颶風,地面同時捲起塵土形成暴風圈,在圈外賦上了一層火焰,往艾索德那席捲而過。
  
  「這下就結束了。」洛特芬咬定這句話,當自認為自己已收下了該場對決的勝利時,眼前的景像使她為之震驚。
  
  「不見了,怎麼可能!?人跑到哪裡去了?」洛特芬吃驚的神情尚未消逝,身後感受到一股赤熱的氣息。
  
  「真不好意思啊,我可不能栽在這,我已經答應過她(艾拉)要實現那個承諾。」艾索德丟棄了手上的劍,憑著右手運用體內鍛造出來的新屬性-水,製作出來的冰刃,作為他第二把劍,加快跑速衝入由洛特芬製造出來的颶風裡。
  
  當洛特芬的攻擊結束之際,不知何時艾索德已經繞到她的身後,展開了劍蓮將洛特芬捲起。
 
  當劍蓮技能施放時間結束沒幾秒,從冰刃前方展開一把深藍色的大劍,正面命中洛特芬,當攻擊命中目標物,艾索德開啟他的下招技能,揮動手上的冰刃連擊眼前的洛特芬。
 
  連技持續約三分鐘,洛特芬在艾索德這波短時間內所做出的火力輸出,耗盡體力的倒下。
 
  「艾索德.賽格特勝出!」當洛特芬正面吃下艾索德一連串劍技,倒地再也沒爬起來繼續戰鬥的那一刻,該區的對戰,在此分出勝負。
 
現在-
註二:寫了將近十章的競賽章節,在這一章也終於收尾了,開始進入新章節。
  
  自艾索德.賽格特、韓艾拉等二位參賽者,奪得聖達蘭斯競賽冠軍的當天,坐在觀眾席上的觀眾及該屆參賽者,陸續掌聲恭賀這二人榮獲本屆大賽的頭銜。
 
  頒獎典禮結束後,二人牽著彼此的手,回到了住所開始撰寫書面報告,當所有的工作皆告一段落,艾索德及艾拉如往常躺在同一張床上,擁抱彼此進入夢鄉。
  
  隔天一早,二人打理好工作的服裝,接著前往各自工作的地方,提交這份參賽報告給上層,之後開始該日的工作。
 
  聖達蘭斯劍術工作室-
 
  「請進。」整理辦公桌上成堆成串資料的老闆,敲門聲傳達至自己的耳裡,便示意門外的人入內。
 
  「老闆您早,這次大賽總體過程,我已經寫在這篇報告裡,請您過目一會吧。」艾索德對自己的老闆說,呈上手邊的書面資料。
 
  老闆接過艾索德所遞上的書面報告,打開來過目一會。
 
  「全勝是嗎?看來你在這次的大賽上提升了不少能力啊,在開賽前你去趟分部開發新屬性的訓練,是值得的。」老闆過目艾索德呈上的資料,口中道出這番評論。
 
  「是的,老闆。」艾索德整理繫在頸旁的領帶,接著整理好口氣維持站姿回答老闆。
 
  「就實戰上來說,重溫了過去自己身為劍士的那股熱血,雖然當中有幾次經歷過重傷經驗,但也因身旁妻子的激勵,讓我得到再度站起來的力量,來羸過每一場對決,雖然是不錯的體驗,但也相當累。」將自己的感觸說完,艾索德輕輕閉上了雙眼,稍作沉思。
 
  「這樣啊,辛苦你了,今天這裡還有一件事,要你到分部去處理,就交給你去辦吧,艾索德.賽格特,我先去開會了。」老闆語畢後,將艾索德的書面資料闔上,放入旁邊的箱子,起身走出辦公室。
 
  艾索德轉過身向老闆行禮,走回了自己的工作崗位上,打開桌上電腦整理辦公資料,當整理完資料,艾索德則關上電腦,起身將文件放入公事包裡,提著離開辦公室,前往聖達蘭斯劍術工作室分部,開始今天的工作。
 
  聖達蘭斯槍術工作室-
 
  「今天也要加油啊,艾拉,我很期待妳未來的表現。」老闆娘鼓勵艾拉,同時拍著她的肩,給予相當的肯定。
 
  「謝謝妳,老闆娘。」艾拉向老闆娘行禮,回應一句話。
 
  接著艾拉接回自己的書面報告,向老闆娘再次行個禮,接著她持起長槍走入訓練室中,持續進行今日的修練。
  
  而在聖達蘭斯大賽落幕的那一刻,艾拉臉上表露出來的神情,已跟剛進這裡開始工作時的心態截然不同,外在上散發出女性魅力。
 
  「恭喜妳在那場大賽上榮獲冠軍啊,艾拉。」站在她周圍的女性同胞,也不禁開始崇拜起她。
 
  「感謝妳啊。」艾拉向這名女同事行禮,並鞠躬。
 
  當女同事與艾拉聊著天的時候,背靠在柱子上,雙手抱在胸膛前的森里也看向了這裡,隨後持著長槍轉頭回到了男同事那繼續練槍術。
 
  時間轉眼間已經過了幾天,當來到假日時,夫妻倆則到聖達蘭斯的教堂做禮拜,腦海裡永遠不忘,二人站在聖達蘭斯噴泉廣場前,緊擁著立下誓言的那一刻。
  
        三個月後的晚上十點-
  
  「艾索德,你睡了嗎?」躺在艾索德身旁的艾拉,微微抬起頭,手放在紅髮男子的肩上輕輕搖他一下。
  
  「我還沒睡,怎麼了?艾拉?」艾索德聽見艾拉道出自己的名字,睜開雙眼視線望向身旁的艾拉。
  
  位於紅髮男子身旁的黑髮女子,確定他還沒入睡,不一會便離開了自己的位置,唇與艾索德的唇對上,纖細的雙臂繞過男子的腋下抱住他,從艾拉身旁散發出來的香水味,飄過艾索德的鼻腔。
  
  「並不是什麼重要的事,只是今晚我睡不著,所以想抱抱你,每當這樣抱著艾索德,總是讓我感到非常安心。」艾拉襯出心裡的話,臉上的神情襯出一絲喜悅。
  
  「這樣啊。」艾索德的唇邊嚼了一會,稍整自己的思緒隨後接著說。
  
  「聽見妳這麼說,我很高興。」艾索德回應艾拉,同樣繞過女子的腋下抱著艾拉,右手撫著她烏黑亮麗的秀髮,從上而下滑落。
  
  「從大賽結束後,我們夫妻倆好久沒在過這種平靜的日子了,多虧了那場大會,再次激起我拿起劍戰鬥的意志,感覺還不錯。」艾索德將這些事告訴艾拉,仍緊緊的抱著懷裡的黑髮女子。
  
  自從大賽結束三個月後,夫妻倆獨處的時間比之前多了不少,除了工作的時間,陪伴彼此不外乎成了二人每日必做的事。
  
  「明天為全員重聚的日子,在開始旅行前,我們就去跟大家聚一聚吧,工作那邊我也請了一星期的長假,在這段時間裡,我們夫妻可以盡量獨處。」艾索德望向床旁全員聚餐合照的相框這麼說。
  
  「恩,是啊,做為我們夫妻倆展開旅行前的歡送會也不錯,我們在聖達蘭斯也生活了一段時間了。」艾拉接在艾索德之後接著發言。
  
  「老姐跟蘭現在不曉得到哪去執行任務了,從老姐離開那天算到今天,也過了三個多月了。」艾索德的視線望向艾拉。持續與她接吻。
  
  「關於這個問題我也感到相當好奇呢,或許他們二人現在的關係,正跟我們一樣處於熱戀中。」艾拉面帶微笑的對艾索德說,回應他的吻。
  
  沉睡於艾拉體內的銀,此時早已到了可以甦醒的時間,它睜開雙眼目睹這一幕,卻不打算走出艾拉體內,反而面帶微笑的趴在原地不動。
  
  到了宴會當天,艾索德及艾拉各穿上一套西裝,手邊提著送給過去曾為艾爾搜查隊眾人的伴手禮,牽著彼此的手走入了會場。
  
  「等你們好久了!」一進入宴會場,愛利西斯便舉起手來,向艾索德、艾拉揮手,同時身旁牽著蘭的手。
  
  「老妹還有艾索德,好久不見。」蘭同愛利西斯一樣,像二人打聲招呼,臉上襯托出一絲微笑。
  「好久不見啊,艾索德、艾拉。」伊芙向二位道聲招呼,走到面前與他們倆人握手,身旁的隨從也跟著鞠躬,另一隻手則牽著艾迪的手。
  
  「是你們啊,快點坐下來吧。」坐在伊芙身旁的艾迪見到艾索德時,眼神上充滿一絲不屑,當他別過頭時,腳被伊芙重踩了一下。
  
  「太失禮了,好好跟他們打聲招呼。」伊芙的發言中帶有命令的口吻,瞪了艾迪一眼,一手端起桌上的玻璃杯,將玻璃杯裡的紅茶喝光。
  
  「… …你們好啊。」艾迪忍著腳上的疼痛,勉強帶著微笑向二人打招呼,操控身後的迪納摩,到艾索德及艾拉二人面前與他們握手。
  
艾迪自身也明白,若剛才不照伊芙的話做,當回到家時,自己的待遇會如同歐貝倫一樣淒慘。
  
  「艾索德、艾拉,好久不見。」澄同其他人一樣,像二人道招呼禮,身旁的愛莎像艾拉道過招呼後,雙手抱在胸前鼓起嘴別過頭避開艾索德的視線。
  
  「是艾索德啊?好久不見,你最近看來過的不錯,在聖達蘭斯初賽上你擊敗我的事,我可還沒忘記啊,那件事我想你沒有忘記吧,艾索德.賽格特。」傲氣維持幾秒,愛莎勉為其難面向艾索德像他打聲招呼,直呼他的本名。
  
  「我當然沒有忘記啊,妳看起來也不差啊,愛莎,若不想理我不用勉強自己一定要跟我坐在同一桌上,會場還有好幾百桌可以慢慢選。」艾索德回覆愛莎剛才的態度,做出這番發言。
  
  「我想坐在哪裡就在哪裡,用不著你這傢伙來操心!」聽見艾索德所說的話,愛莎心中燃起一股火,雙手拍桌起身回敬了一句。
  
  「唉… …才講到這就生氣了,難道妳不能稍微改一改這牌氣?」艾索德嘆口氣,一手攤開另一手插著腰說。
  
  「這還不是你的錯!沒事在我面前擺出那種態度對我!」愛莎放大音量的說,坐在他身旁的澄起身架住她,避免接下來的爭執。
  
  「艾拉,我們坐別桌吧。」當愛莎說完這句話的時候,艾索德則停止發言,神情上顯得有些不耐煩,正打算移到別桌去。
  
  二人見面,無論過去還是現在,皆為司空見慣的事,看在過去同期旅行的眾人眼中,皆為正常現象,但這一次,確實是吵得有些兇了。
 
  「難得大家聚在一塊就一起吃飯,下次大家聚在一起吃飯的時間,不知是多久以後的事了,所以別生愛莎的氣了,她不是故意的。」艾拉邊說,邊安撫著艾索德。
  
  「… …」艾索德深呼吸一口氣,緩和自己的情緒,待平復後,艾拉接著繼續說。
  
  「艾索德我坐你的旁邊,別生氣了。」當艾索德跟愛莎吵架時,艾拉則站出來勸架,攬著艾索德的手走到二人的坐位上坐好。
 
  「既然艾拉已經這麼說,那這次的事就算了。」艾索德聽見身旁女子的心願,這股怒氣隨後從身旁消逝不見。
  
  「抱歉剛才失態了,艾拉。」艾索德將自己的思緒整理好,對艾拉道歉。
  
  「我們到坐位上坐好吧,讓我們開心的跟大家一次吃飯。」聽見艾索德這麼說,艾拉恢復了笑容。
  
  『啍,真是的,難得偶爾見面,就不能讚賞我一會嗎?』當艾拉攬著艾索德的手離開時,愛莎一手撐著下巴,另一手手指敲著桌面,生悶氣,接著叫出安古勒,讓它為自己按摩肩膀。
 
  「安古勒,別太用力啊。」愛莎這番命令安古勒,她的魔物照著自己的命令來做事。
 
  「如艾索德所說,妳的確需要控制一下自己的牌氣,老是這樣生氣對身體很不好。」澄對愛莎這麼說,取張衛生紙擦乾紫髮女子眼角旁的淚水。
 
  「連你也這樣說啊!澄!,不過… …」愛莎轉過身來,將所有牌氣發洩在澄的身上,話說到一半,她停頓了一會。
 
  幫她按摩的安古勒頓時也被嚇到,按摩動作停頓了一會,隔了幾秒繼續做這件事,。
 
  「也許如你剛才說的沒有錯,抱歉失態了。」將思緒整理好後,愛莎以平靜的心態,好好的回答澄。
 
  「妳能冷靜下來就好,這樣才是我心目中的最棒公主-愛莎。」澄的手心放在愛莎的紫髪上,吻了她一下。
 
  「安古勒,我可沒說你可以停下來啊。」愛莎瞪了安古勒一眼。
 
 「是,我的公主!」安古勒絲毫沒有怠惰的回應愛莎,雙翅放在她的肩上為她按摩。
  
  「朕等你們好久啦!快來這坐下陪朕玩玩!」露興奮的從坐位上跳起來,像二人道聲招呼。
  
  「露,在正式場合這樣太失禮了。」希爾輕輕閉上眼,嘆口氣說,手心搭在她的肩上指意她坐下。
  
  「朕才不要坐在這麼悶的地方呢!希爾回去以後要幫朕準備甜點啊!」露俏皮的這麼說,無視希爾的發言,手握拳敲希爾的頭,拿走希爾的領帶從坐位上跳下來,跑到別桌與別人互動。
  
  「艾索德、艾拉,你們好啊。」坐在露、希爾二人身旁的蘿絲,表現出充滿氣質的笑容,一手舉起向二人揮手道聲招呼。
  
  「小艾,艾拉你們好啊!」蕾娜臉上充滿笑容的與二位打聲招呼,她再次以艾索德過去稱呼他常用的綽號,從外在感覺到她的親切。
 
「你們好啊,大家能有這個緣份再次聚在這,也很棒呢。」同這批人參與宴會的雷文,也像本次宴會的二人揮手道聲招呼,隨後坐在自己的席位上。
  
  在場的眾人皆說完見面詞,本日的宴會便正式展開,會場內部的也放起了音樂,站在講台上的主持人,朗送完開場白便下台,隨處找一桌與在場人談話,台上不一會走出了一對新人,從二位新人的身旁,感受到濃厚的戀情,這股氣氛彷彿瀰漫著全場。
  
  「全員乾杯!」全員坐在同一桌,將柳澄汁倒入玻璃杯,接著高舉手邊的玻璃杯,慶祝所有人再次於此群聚一堂,歡樂共進這一頓晚餐。
註三:考量到讀者,飲料全面採用一般飲料,不採用不適於兒童讀者的飲料來寫故事。
  
  當宴會結束時,眾人也帶著愉快的心情散會,艾拉攬著艾索德的手,走回了彼此的住所,透過這場全員久違不見的聚會,前往別塊大陸開始旅行一事上,在心裡也有了底。
 
作者後記:全員聚會在這一章的中後段,做交待,而愛莎跟艾索德在本季鬥嘴上算上,為第二次,同時這章也是她在本季最後一次登場的機會,之後的戲份到明年的第四季,才有機會出場了,從下一章開始艾氏夫妻二人即將開始他們的旅行,而他們的工作方面,也請了一個星期的長假,離開聖達蘭斯也會持續個幾章,當過了這個時間後,會再度回歸這塊大陸,本季完結還剩七章。
 
  近況談談我寫文的這段日子,從三月那時開始衝文,寫到現在也四十一篇了,論今年的效率來說相當不錯,同時也讓我找回了以前的手感,前幾年礙於課業因素,導致無法頻繁更文,而現在時間多了,便有這個機會,來完成這件事,到了六月以後,我的更文頻率若沒其餘狀況,就會繼續衝下去,累了就會休息幾天,之後繼續回歸寫文這塊上,畢業的時間在今年六月十七日,畢業之後即將踏入碩士學程,繼續進修。
 
  文章的每一季封面,我全面採用親自手繪的形式來完成,文畫二面都努力,正是我現在主要理念。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林綠茶的分站部落格

林冠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