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歸還&格洛克斯大陸
  
  「下次見啦,艾索德、艾拉。」蕾娜拉著雷文離開,同時對他們二人揮手。
  
  「希爾,我們到夜市去玩玩吧,朕今天要玩個過癮!」露神情上充滿期待對著希爾說。
  
  「今天的聚會先到這裡啦,先告辭。」希爾代替露向二人道別,像二人揮手,身旁的蘿絲,跟著露和希爾這二人離開。
註:台版這隻女槍手已出,名為-蘿潔,我習慣稱呼她為蘿絲。
  
  紫髮女子-愛莎在離開會場前,再度將安古勒召出,隨後用纖細的雙臂抱住她的僕人,隨後並沒打算跟艾索德說什麼,毫不猶豫的拉著澄離開。
  
  「這些就麻煩你們啦,回去我還要工作,這些儀器小心搬好別弄壞了。」伊芙將自己的核心叫出來,將身上的物品放在黑色的核心上,僅抱起白色核心,隨後將其他東西,放置在艾迪的迪納摩及歐貝倫的肩上,指名他們幫忙運回家。
  
  「期待有緣在相逢啊,我的老弟/妹。」蘭與愛利西斯走到彼此弟妹面前,對二人說,最後攬著彼此離開。
  
  眾人久違一次的聚會,當散會之際,艾索德和艾拉二人再度回到彼此的住所,準備就寑結束這一晚。
  
  走到家中的玄關前,艾索德從口袋取出鎖匙,轉動門把打開門,搭著艾拉的肩走入了屋子裡。
  
  沿著一樓的走廊,走上二樓,打開二樓臥房的電燈,艾索德和艾拉走到了彼此的房間。
  
  「我把書桌上的文件整理一下,艾拉妳先去洗吧。」艾索德拍著艾拉的肩對她說,語畢後開始作業。
  
  「恩,我很快就出來。」艾拉點頭以後,走到床頭旁的櫃子拉開下層抽屜,取幾套換洗衣物,隨後起身取走掛勾上的毛巾,走出臥房沿著走廊進去浴室。
  
  在艾拉沐浴的這段時間,艾索德將桌上的辦公文件放入抽屜裡,於聖達蘭斯大賽中榮獲冠軍的合照,裝入了相框裡放在書桌上,再來他走下一樓,打開飯廳的電燈,走到廚房取玻璃杯拿到水龍頭前洗一會,接著打開冰箱,取杯麥茶,將飲料杯拉開,倒入玻璃杯中,放在飯廳的木桌上,關上冰箱。
  
  拉張椅子坐下,將麥茶倒入玻璃杯,左手心握住玻璃杯喝著麥茶,當杯中的麥茶見底時,將玻璃杯放在桌上,另一手拿飲料杯再倒一杯。
  
  沉思了一會,艾索德一手握住玻璃杯,起身走到洗手台並打開水龍頭,將玻璃杯洗乾淨,將杯子放在洗手台旁的架子,接著走回木桌前,將麥茶的杯口蓋好走到冰箱打開門放進去冰。
  
  讓自己的身子完全放鬆下來之後,艾索德關上飯廳的燈,走回了二樓的臥房,坐到書桌前,隨機取一本書,翻開來看。
  
  內容大多都是文字,不同於一般圖文並茂的休閒書,乏味到了極點,但做為打發時間的讀物,似乎又是不錯的選擇。
  
  當艾拉結束沐浴,換上就寑時的服裝,如往常般走回彼此的卧房,轉動門把,走到紅髮男子所坐的書桌前,雙手搭在他的肩上。
  
  「自大賽結束後,感覺生活中的原點,再度回到平凡的日子裡呢。」艾拉輕快的說,雙手離開艾索德的雙肩,環過他的腋下緊擁著他。
  
  隨著艾拉對自己說的這句話,艾索德仍銘記在心,與身旁的女子對談時,他自然放下手上的書籍,手心蓋在艾拉的雙手上。
  
  「我時常在想,其實過這樣的日子也不錯,白天雖然要工作,但能跟妳在一起的每一天,對我來說正是最快樂的事,每當見到妳的笑容,我覺得相當幸福。」艾索德對艾拉這麼說。
  
  「我也是,能跟艾索德在一起的每一天,對我來說也是讓我最高興的事,而且我也相當珍惜我們在一起的每一刻。」儘管聽見男子無時無刻對自己這麼說,女子心裡不望回覆他的這番話。
  
  「對了,關於旅行的地點,艾索德你想好了嗎?」艾拉此時問了艾索德這個問題,感到非常好奇。
  
  「恩,關於這個問題,我已經想好了,旅行的地點在格洛克斯。」艾索德稍作整理自己的衣領,隨後道出答案。
 
  「格洛克斯?離聖達蘭斯很遠嗎?」艾拉接著問艾索德。
  
  艾索德點頭,從書桌旁的書架取出一本地圖冊,打開書中的第三百七十二頁,圈出了這塊大陸的位置。
  
  「恩,是啊,這塊大陸鄰近聖達蘭斯大陸,在過去則為以前我們所待的艾里奧斯,而我們這次旅行的地點,在格洛克斯大陸,從聖達蘭斯這裡坐船出發到達那裡大約需要一天的時間,跟工作室請的一星期長假時間,我們夫妻倆可以盡情的享受這次假期了。」艾索德告訴艾拉,攤開地圖冊用筆圈出位置。
  
  「看來這趟旅行是趟長途呢,準備飯菜的事就交給我吧。」艾拉帶著輕快的口吻,微笑的對艾索德說。
  
  「這件事需要我幫忙的話,我也會從中協助。」艾索德回應艾拉,起身後轉身面向艾拉,雙手搭在她的肩上這麼說。
  
  「謝謝你呀,艾索德。」艾拉依然保持笑容對艾索德說,抱住艾索德吻了他一下。
  
  「那我先去洗澡了,很快就回來。」艾索德攬著艾拉,回應她的吻對艾拉說。
  
  「恩。」艾拉點頭,回應艾索德。
  
  當進入了就寑時間,艾索德及艾拉如往常般,睡在同一間臥房,當艾拉完全睡著時,艾索德隨同身旁的艾拉進入夢鄉。
  
  半夜三點-
  
  「沉睡的這段時間,我曾於艾索德的夢中賜與給他的力量應該是派上用場了,同時在我沉睡的時間內也錯過了一些事蹟… …」沉睡將近一星期的銀,在今日深夜透過艾拉,望向卧房的四周。
  
  當自己的人格與艾拉調換過來時,它透過艾拉從床上起身,接著走向了床旁的書桌前,隔沒多久在附近的相框中,看見了二人的合照,手裡捧著冠軍獎杯,對著觀眾。
  
  「恭喜你啦,看來你已經順利駕馭那股力量了,這樣的話我也沒什麼好說了。」銀放下手中的相框,走回床邊凝視著艾索德,雙手輕撫著他的紅髮。
 
  「既然都已經甦醒了,就再一次進入這孩子的夢鄉裡,與他打個招呼,論剛恢復力量的我,也不能維持這個狀態太久。」在人格即將換回前,銀讓進入夢鄉的艾拉抱住同樣進入夢鄉的艾索德,將他再度抱入自己的懷裡後,女子的外型也再度回歸原先人格的外型,銀狐則進入了艾拉體內,同時進入艾索德的夢鄉裡。
  
  『艾索德。』當艾索德完全熟睡時,銀進入了他的夢境裡,這次以本體的形式,站在他的面前,臉龐輕輕摩擦艾索德的背部。
 
  當艾索德睜開眼,映入眼裡的對象正是艾拉體內的銀狐-銀,替自己療傷的銀,經由一星期的睡眠,體內的妖力再度恢復,以這樣的形體與艾索德再度相見。
  
  「是銀啊,在夢中與你相見還真是難得,上次大賽的事感謝你啊。」艾索德語畢後,不忘上次的恩賜,向銀鞠躬道謝。
  
  「能派上用場就好了,同時報答你如此愛護艾拉,我打從心裡再次感謝你。」銀輕輕閉上雙眼,臉上摻透一絲笑容。
  
  『人類的夢境還真讓人難以捉摸啊。』銀心裡這麼想,腦海裡映起了上次的記憶。
  
  上次當自己透過艾拉緊擁著艾索德,進入男子夢境裡時,正站在一片泛黃的稻草田中,在看不見的盡頭彼端,他見到了身穿和服的一對男女,站在稻田的中央擁著彼此。
註二:S02E10時的劇情,這段算續集篇。
 
  而這次的夢境進入了周圍場景皆為空白的空間裡,周圍場景彷彿不受拘束,僅以夢境主人-艾索德這個人站在這空間內,面向自己,以一對一形式來談話。
 
  然而這個想法,僅維持在一時之間,自己頓時不知,這個空間只是夢境內的初始空間,實際上還沒產生變化。
 
  「我得再次的感謝你,賜與我這股力量,現在也差不多該還給你了,畢竟這原本就不是我天生擁有的能力。」當艾索德語畢後,從他的身上散發出一道光芒,隨後回到銀的身邊。
  
  「不會。」銀騷了騷自己的頭,回應艾索德,打消了將自己的外型,幻化為艾拉的念頭,它心裡思索著若這麼做,不知何時又會在吃上黑髮女子一拳。
  
  「我想請問你一件事,在你的夢境裡,有沒有見過一名叫做艾拉的女子?她跟你一樣身穿著一件和服。」銀尋問夢中的艾索德這個問題,描述他身旁的黑髮女子。
  
  「你說的女子是指艾拉吧,我當然見過,而且我們也是夫妻,要跟她見一面嗎?」夢中的艾索德回應銀這個問題。
 
  如同進入夢境前所預料,若現實中的艾索德熟識這名女性的名字,那在夢境中的他,理論上來說,應該也認識她。
 
  「沒問題。」銀果斷的回應艾索德。
 
  「那跟我來吧,請往這邊走。」艾索德回覆銀,為牠帶路。
 
  隨著步行的距離,周圍的空白空間此時也產生了變化,艾索德身上的服裝隨著空間轉映更換成另一套服裝。
 
  「歡迎回來呀。」站在家門外的黑髮女子,對紅髮男子揮手。
 
  「讓妳久等了,今天來了一位客人,要好好跟牠相處啊。」紅髮男子回應黑髮女子,將她抱在自己的懷裡,與她接吻。
 
  「好的,沒問題。」黑髮女子,帶著輕快的口吻,再次回覆紅髮男子。
 
  「到我的家坐一會吧,她也很歡迎你來。」當他語畢,在不知何時,夢境中的空白場景此時轉映成上次所見的那片稻田圈。
 
  當夢境場景轉映為上次所見的稻田圈時,二人再度以紅髮男子及黑髮女子的通稱,在這片夢境中稱呼著彼此。
 
  「這是夢境轉映… …?若是的話也太過於寫實… …不過… …」話講到這,中斷了一會,隨後接著說。
 
  「我並不討厭這裡,也知道他們的名字,這種感覺還真是複雜… …」當銀語畢後,望向四周,口中不禁道出這番話,令人舒適的場景,再一次的映入自己的眼前。
  
  「上次在家中也見到一名外貌跟我妻子很像的白髮女子,到我家來作客,但聊到一半時,她便離開了,同時給我一件禮品,但至今為止我仍不知她是誰?」隨艾索德口中的產述,銀的心裡也有了底。
  
  『看來作夢者在熟睡狀態中,只要情緒或心理層面上產生變化,在夢裡也會跟著變化,應該是這麼回事。』銀此時做了一個推側,心裡抱持著這個想法。
  
  「等你好久了,我們回家吧。」位於紅髮男子身旁的黑髮女子,攬住男子的手臂,溫柔的對紅髮男子說。
  
  「想不到又再次見面了,來我們家坐坐吧!」黑髮女子輕快的跑到銀的身旁,拉著它的手,期待著自己到家作客,而女子的行動,彷彿像是充滿熱情的招呼自己,從身旁散發出純淨的光芒,照耀在自己的眼前。
 
  「到我家坐一會吧,我的妻子非常喜歡招待客人。」紅髮男子走到銀的面前,與自己握手,身旁的黑髮女子,也充滿著期待等候自己的回答。
 
  「不好意思,打擾了。」見到眼前的紅髮男子及黑髮女子,如此充滿熱情款待自己,自己也想不出拒絕的理由。
 
  明明在前一秒,還是一無所有的空白空間,在下一秒成為了上次所見的場景,正思索是由何種原因,讓這片夢境產生變化的原因之際,眼前的二人走近自己,充滿熱情的招呼自己。
  
  當場景轉映成上次進入時所見的夢境場景時,自己的外型也隨之幻化為艾拉的外型,深紅色的瞳孔,尾巴轉幻成為適合人類體型的大小,豎立於身後,夢境的記錄,貌似如同遊戲中的存檔般,保留了自己上次進入這片夢境的外型,當再度踏入這裡時,便以這個形式,在這片夢境中行動。
  
  「久等了,請用茶吧。」黑髮女子拉開紙門,將茶杯放在托盤上從廚房端過來,脫下鞋子踏上和室地板入場。
 
  「謝謝。」銀像黑髮女子道謝,像她行個禮。
 
  「不客氣呀。」黑髮女子臉上的笑容尚未消失,接著坐在紅髮男子的身旁,攬著他的手臂。
  基本的招呼禮結束以後,銀將話題帶入正題上。
 
  「請問,剛才您是如何讓這片夢境產生轉映的?還有在周邊場景轉映成稻田圈的時候,你與艾拉的稱呼也更換了,這是為什麼?關於這幾點我相當好奇。」銀雙手端起茶杯,品嘗幾口後放下尋問著紅髮男子這個問題。
 
  若以這個夢境當中的運作原理是如何運作這麼問他,應該會比較好理解些,其關鍵就在於夢境中的他是否能與現實上的他,二者間思想搭起相對的橋樑。
 
  「你提到的問題,在我們這個年代的觀念裡並不通用,所以現在我無法給你明確的答案。」當銀這麼問的同時,紅髮男子不明白牠的問題,既使如此也以平靜的口吻,喝熱茶這番回應牠。
 
  『看來場景轉映,變化的不只是周圍環境,連人的身世地位也隨著這夢片夢境做變化,這樣的話剛才的問題也暫時得不到答案了。』銀在心裡這樣想,嘆口氣沉默了一會。
 
  「抱歉,剛才的問題請當我沒問吧,請問這片稻田圈有多久的歷史了?」下一刻的想法,便決定採用這片夢境的原則,來與夢中的這二位進行對談。
 
  「這片稻田圈透過前人的文獻記載,便一直存在著,論年份來說,大概也有幾百年左右,而我與黑髮女子,便一直在這過著與世無爭的日子,有時會到稻田圈外的市集去散步,與村莊的孩子開心的玩在一塊。」隨著紅髮男子的描述,那片場景彷彿映於房內的窗前。
 
  「那這身服裝,是你們這個年代常用的服裝嗎?」銀繼續尋問眼前二人的問題,對這方面的問題也產生了好奇。
 
  「是的,沒錯,我也去拿一件給妳吧!」身旁的黑髮女子,跳起來輕快回答銀的問題,跑到衣櫃旁取件服裝,正打算拿給銀穿。
 
  「看來她對你的來歷,感到相當有興趣呢,我先去洗個茶杯,等會回來。」紅髮男子的神情上,摻出一絲笑容,而在接下來更衣的時間裡,紅髮男子自然將和室的茶杯放上茶托,端出去走到廚房去洗理。
 
  「恩,麻煩你了。」銀點頭後,向紅髮男子行個禮。
 
  「… …」面對純真的黑髮女子,銀也不好意思多說什麼,任由她為自己規劃的服裝,照著穿上。
 
  隔了幾分鐘-
 
  「久等了。」隔了一會,當紅髮男子走回和室時,再度像銀行個禮,接著走入了臥房與它聊天。
 
  銀的發言頓時停滯一會,令它產生這番無耐的主因,一半歸咎於黑髮女子,同時心裡產生想從坐墊上跳起來的想法,好好對黑髮女子說教一般。
 
  但他們也只是純真的孩子,深知他們的年齡層,正處於玩心正重的年齡,自己也找不到正式理由,使自己當場翻臉。
 
  「請換上這套原來的服裝吧,妳帶她到更衣室吧。」紅髮男子了解眼前現況,將銀原先的服裝放入籃子拿給身旁的黑髮女子,並囑咐她帶銀離開和室去更衣。
 
  「抱歉啊,姐姐,玩的太過火了。」黑髮女子按照紅髮男子的話做,接過紅髮男子手中的藍子,指引它方向。
 
  「不… …剛才的事別放在心上。」銀再次嘆口氣,當嘗試找到這片夢境的運作原理時,萌生了放棄的念頭,同時計算何時離開這片夢境。
 
  到了晚飯時間,當銀穿回自己原先的服裝,走回和室與紅髮男子對談的和室,身旁的黑髮女子,睡在紅髮男子的身旁。
 
  「我的妻子給你帶來不少困擾,很抱歉,不過她人真的很好,這點我可以跟你保證。」紅髮男子像銀行禮致歉,盛碗飯端給它。
 
  「別介意,這件事我並沒放在心上,她真的是位非常活潑開朗的女孩,也感謝你和她特地招待我來家裡吃頓晚飯。」銀平靜的這麼說,接過紅髮男子手中的裝滿白飯的碗公,取雙筷子開始共進晚餐。
 
  「平常她睡覺,都在這個時間就寑的嗎?」銀吃飯時,問紅髮男子下個問題。
 
  「恩,差不多。」紅髮男子回覆銀,從櫃子取棉被蓋在黑髮女子身上,頭下墊個枕頭,輕輕撫著她的髮絲。
 
  「這樣啊,感覺你們過的非常幸福,而且這裡的環境也相當不錯。」銀的視線望向窗外的稻田圈,讚賞著這幅景像。
 
  長時間進入艾索德的夢境裡,雖仍摸不清頭緒,但內心並沒有絲毫排斥感,心態逐步陶醉在這片夢境裡,住家外頭的稻田圈,坐在這能隨時都能聞到稻的香味。
 
  「這裡一直是我所嚮往的地方,在夢境世界中,心中渴望的場景,皆會顯現在這裡,我與艾拉的牽絆,也許正是重現了前世的那段緣份,那棟蓋在稻田間裡的屋子,也許正是我嚮往的住所。」當艾索德語畢後,場景再度轉映回原先的空白空間,艾索德走到銀的身旁,手心放在牠的肩膀上這麼說。
 
  位於艾索德身旁的艾拉,此時也攬著艾索德的手臂,靠在他的身旁。
 
  「原來如此,看來夢境的變化是未知數啊,這樣也解開了我最初的疑問。」聽見艾索德的答覆,銀的嘴角揚起了一抹微笑,幻化為艾拉外型的牠,此時也恢復自己原先的樣貌,以銀孤的姿態站在二人面前。
 
  待在這片夢境約五小時左右,銀離開了艾索德的夢境回到了現實世界中,它按摩自己的後頸,隨後閉上雙眼趴下稍作休息。
 
  隔天上午十點-
 
  當艾索德及艾拉離開夢鄉,睜開雙眼望向窗外,準備好迎接新的一天,二人輪流走到浴室,完成盥洗,結束後走回臥房將行李打理好,家中各項設備檢查告一段落後,二人便走出家門,並鎖好家中大門。
 
  牽著彼此的手,穿過聖達蘭斯市中心,最後來到了聖達蘭斯港口,辦完登船手續,接著乘上船離開了聖達蘭斯。
 
  「歡迎來到格洛克斯。」當走入村莊前,一名旅行者,走到他們附近向艾索德及艾拉這麼說,不一會便離開了那兒。
 
  船隻航行於海面上約過了四到五個小時,二人來到了格洛克斯大陸,提著行李下船走入這塊大陸。
 
  走入格洛克斯市集,穿過住宅區來到村莊外的平原,望向遠方有幾座山頭,這番美景映入了二人眼簾。
 
  「這裡雖然跟聖達蘭斯不同,但環境給人的感覺也不錯呢。」艾拉將身上的背包放在地方,閉上雙眼靜下來,用心感受微風從身旁吹拂而過的氣息。
 
  「恩,是啊,而且空氣也相當清新宜人。」艾索德走到艾拉身旁,搭著她的肩也說了一句。
 
  「今晚就在這塊大陸的村莊裡,找一個地方住下。」艾索德從背包取出地圖集,用紅筆圈出今晚定居的地方。
 
作者後記:本章進度的末段,到二人離開了聖達蘭斯,乘船來到了格瑞克斯大陸,運用艾索德及艾拉休假的這一星期,他們可以在這裡盡情的放鬆身子,在此遊玩,文章中段算是銀的獨特瞧段,同時續寫S02E10曾寫過的夢境瞧段,離這季完結的章數尚餘六章。
 
  統整這三季下來的故事變化,從第一季他們二人結識為夫妻開始,到現在競賽結束開始旅行的片段來說,艾索德及艾拉二人的關係比以前來的更為親密,從去年二月開始起頭,寫到現在也過了三季,近期睡眠上來講,算是相當充裕,也在思索夢境中的相關問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林綠茶的分站部落格

林冠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