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方向

  

  隨著艾索德及艾拉二人的旅行展開,他們乘船離開了聖達蘭斯,經過長時間的航行他們來到了新大陸-格洛克斯,那塊大陸距離艾里奧斯大約幾百里,同時也是渡假聖地。

  

  來到這塊大陸的第一件事,二人率先走到住宅區外欣賞當地風景,沿途經過該大陸的副本區,到傍晚前一小時,他們在格洛克斯市集區找一間旅館在這休息一晚。

  

  「麻煩你,我們要一間雙人房。」走入旅館後,艾索德到櫃台區辦理入住手續,按下櫃台旁的鈴,在此等候服務生。

  

  「好的,麻煩請先填完這張資料表,之後我會給你們房間鑰匙。」站在櫃台的服務生,聽見了鈴聲,便走到櫃台前,遞張資料給艾索德填寫。

  

  艾索德照著服務生的指示,按照表上的資料填寫,當填完資料時,艾索德將資料表交回服務生那兒。

  

  「你們的房間被分配至五樓第三間,三天後中午前再到這裡辦退房手續,祝你們有美好的假期。」服務生接過艾索德手中的資料表,像他做完說明後便行個禮回到了後台工作崗位上接電話,處理其他事。

  

「我們走吧,妳的行李我來幫妳提。」完成了登房手續以後,提起行李走回了艾拉身旁。

  

  「還是讓我來吧,辛苦你了,艾索德。」艾拉輕快回應艾索德,反過來幫他提手邊的行李箱,走到了電梯門口前按電梯按鈕。

  

  當電梯降至一樓時,二人提起手上的行李箱走入電梯,隔了幾秒,他們乘坐電梯升至五樓,再次提起行李箱走向了彼此訂好的房間。

  

  「就是這間了,我們進去吧。」到達雙人房前,艾索德取出房門鑰匙卡,放在感應區讀取,門讀取卡片的資料,接著房門自行開啟。

  

  進入雙人房時,艾索德接過艾拉手邊的行李箱,與自己的行李箱固定放在一個地方,隨後脫下自己的外套掛在衣架上,打開房間的窗戶,從這探望格洛克斯的風景。

  

  「這塊大陸上的街道還真熱鬧啊,跟聖達蘭斯那的人口比起來,這裡也不遜色於我們所住的聖達蘭斯啊。」艾索德望向窗外感嘆這麼說。

  

  「是啊,這裡的確是個很棒的地方呢。」艾拉走到艾索德身旁,從口袋裡取出髮圈,綁一個馬尾,隨他一同觀賞窗外的盛景,格洛克斯城市。

  

  當二人陶醉在彼此的世間裡,雙人床旁的電話此時響起,可想而知應該是一般旅店常見的客房服務。

  

  「喂,請問有什麼事嗎?」艾索德走到電話前拿起話筒尋問。

  

  「如果你們有別的需求的話,可以撥號連絡一樓為你們提供服務。」位在一樓櫃台的服務生,像艾索德說明這件事。

  

  「… …我明白了,到時候需要的時候我會在打過去,先這樣了。」艾索德以沉穩的口吻,回應服務生,隨後掛上電話。

  

  而在一樓的服務生,也理所當然的掛上電話,連絡下一房的客人繼續尋問。

  

  晚上九點-

  

  當夫妻倆完成沐浴,換上睡衣躺上雙人床時,艾拉拿起床邊的搖控器,按下開關打開電視機,視線放在螢幕前。

  

  「原來如此,這就是電視嗎?小時候在家鄉的時候,完全沒見過,還有手邊這個所握的長方型盒子,上面有好多按鈕。」艾拉說著,顯得相當好奇。

  

  「是啊,這東西正如妳所見,叫做電視沒有錯,大約有一百多個頻道,節目類型大多包含新聞、體育、國家、卡通、影集等頻道,而握在妳手中的那個長方型盒子叫做搖控器,可以用它自由切換電視機的頻道,在我還沒開始拿劍出來修練的時候,時常跟自己的家人坐在家裡一起看電視。」艾索德像艾拉做介紹,同時攬著她的肩,說明搖控器上的各個按鈕。

  

  「艾索德你以前曾跟你的姐姐一起坐在同一屋簷下看過電視嗎?」艾拉則將手上的搖控器放在艾索德手心中,靠在他的懷裡這麼問他。

  

  「恩,可以這麼說吧,只是當時我跟老姐都還是小孩,完全不懂這像箱子的東西到底是什麼,拿起旁邊的方型盒子,按下按鈕便驚奇發現,可以切換眼前方形箱的圖形,現在想起來,當時還真傻呢。」艾索德回應艾拉,傻笑一番。

  

  「這樣啊,看來艾索德的家庭非常歡樂呢,如果能跟艾索德出生在同一個家庭裡一起成長,不知道該有多好。」艾拉的口吻中,顯得有些羨慕艾索德。

  

  「不過當我跟老姐長大後,我們也開始出門練劍,之後並沒有時間在接觸電視,當過去魔族侵襲艾里奧斯時,我的老姐便加入了紅色騎士團出任務去,在她離去的那段時間,少年純真的我便照著那愚昧的諾言,在魔奇不斷練劍,這一練轉眼間就過了好幾年,上次在聖達蘭斯宴會場重聚時,見到她的性格跟過去完全截然不同,說真的我嚇了一跳。」艾索德一邊向艾拉分享自己兒時的故事,將艾拉攬到自己的懷裡。

  

  「二年前,我的老姐也曾來我們的住所,送我一件印有「Red Sword」字樣的紅色休閒服,隔天早上她僅留張紙條,便離開了我們的住所。」當艾索德語畢的同時,眼皮也緩緩垂下,睡意逐漸覆蓋意識。

  

  「艾索德?」靜靜聆聽艾索德分享這段故事的艾拉,當沒聽到談話聲時,她抬頭望向將她攬到懷裡的艾索德,輕聲從口中道出男子的名字時,發現他已進入夢鄉,口中仍舊呢喃的說了幾句。

  

  「格洛克斯貌似跟以前的艾里奧斯一樣也有副本區,在經過風景區的時候,我察覺到有個指示牌上標記,可前往副本區,明天我們在一塊去探索吧。」即便進入夢鄉,口中仍留有這番話,看的出來他今天已經相當疲累。

  

  「艾索德,好好躺在我的懷裡睡一覺吧,明天我們一起去刷副本。」艾拉將自己身子從男子身上挪開,讓自己躺好後,將艾索德拉到自己的懷裡,取棉被蓋好他的身子,下巴靠在男子的頭上,將電視的音量調低,雙眼視線放在電視機上,對男子這麼說。

  

  『艾拉,現在的妳還真像是一位呵護孩子的母親啊,當時在道場與妳哥練劍的那名女孩,如今也長大了。』位於艾拉體內的銀這麼說,將頭往上抬望向眼前的這對男女。

  

  即使聽見銀這麼說,艾拉仍舊抱著懷裡的艾索德,視線放在電視機上看了一會,直到就寑時間。

 

  隔天上午七點-

  

  夫妻倆住在同一間臥房裡過了一晚,當窗外的天邊亮起時,艾拉則率先從床起身,走到衣櫃前取一套換洗衣物,接著走入浴室去洗澡,順道完成迎接新一日的盥洗。

  

  旅行的第二日,她持著臥房的鑰匙卡,放在感應區上並打開,走出去後房門再度自動關起,當走出臥房時,艾拉走到昨天的電梯口按下按鈕,搭乘電梯到達一樓的飯廳。

  

  走到飯廳的位置,便有幾十名身穿一套華麗服裝的貴族,坐在用餐區享用早餐,放眼望去,自己彷彿置身於上流社會的交誼廳,取餐區附近隨處可見有好幾名身穿黑白服飾的服務生,從事裝盤、推餐車將餐放至指定位置、及掃地等工作。

  

  「女士,早安。」經過附近的一名服務生與艾拉道聲招呼,接著走回工作崗位上,將一道道菜端上公用桌。

  

  「早安。」艾拉同樣以禮儀,回應這名服務生,並像他行個禮,再來便走到取餐區,取盤夾菜。

  

  當她走過貴族所在的用餐區,不時吸引了不少名男性貴族的視線,擁有美若天仙的容貌的她,比起會場內所在的女性貴族來的耀眼。

  

  「小姐,要跟我們坐同一桌嗎?」一名穿著整齊,外在顯得相當英俊的男性貴族,主動走上前來邀約艾拉與他一同共享早餐。

  

  「謝謝你的好意,不過我在等我的老公下來用餐,所以不好意思。」艾拉同樣也以禮儀,回應這名男性貴族。

  

  聽見艾拉的答覆,吸引了更多男性貴族的目光聚集於此。

  

  「跟男友有約啊,他到底是誰呀?還真想見他一面。」另一名男性貴族心裡也充滿好奇的問她。

  

  「喂!你們適可而止吧!沒看到人家很困擾嗎?」當這群男性貴族圍住艾拉,前來搭訕時,坐在不遠處用餐的一名女性貴族,將視線望向這出聲了。

  

  眾多男性貴族的視線望向了叫住他們的那名女性貴族,身上穿著比艾拉來的更為亮麗耀眼,但性格卻相當冷淡,表現出冰山美人的架勢。

 

  「啍,牌氣那麼臭有哪名男性會看上啊,別理她了。」眾多男性貴族異口同聲的這麼說,在這當中也有些男性貴族走到女性貴族那前去搭訕。

  

  「你們的好意我心領了,但是我真的在等我男友,所以請你們別這樣,我會覺得很困擾… …」艾拉再度回絕男性貴族,從口吻中明顯看得出來她相當排斥。

  

  『艾拉,這群傢伙交給我來處理吧,跟我交換身份。』銀見到這一幕,神情顯得相當氣憤,走到艾拉的身旁這麼說。

  

  『銀,現在交換的話,會弄亂這裡的… …』艾拉回應銀。

  

  『但是這些人正在騷擾妳啊,我不出面的話妳跟本沒辦法走到餐桌旁用餐。』銀的口吻中,聽得出牠相當不滿這群男性貴族。

  

  「小姐,不知意下如何?」仍有幾名不死心的男性貴族,以充滿禮儀的形式走向前,耐心的尋問艾拉。

  

  『… …該怎麼辦,如果在這裡孤化,會傷了他們。』當艾拉顯得相當苦惱,此時艾索德走到她的面前掩護她。

  

  「抱歉啊,她是我的老婆,請不要騷擾她。」艾索德同樣以禮儀回應這群男性貴族,將額頭前的紅髮撥起,與他們溝通。

  

  「恩,你就是她的男友啊,感覺比她還年輕啊,小弟弟,你今年幾歲?」眾多男性貴族見證眼前身穿平民服的男子,便以輕蔑的眼光望向艾索德,一手戳了一下他的額頭。

  

  當一名男性貴族這麼問時,旁邊的男性貴族也跟著起哄,腳微蹲配合艾索德的身高,來回應他的話。

  

  當艾索德即將出拳時,身後的女子此時孤化,原先烏黑亮麗的秀髮化為雪白的頭髮,深紅的瞳孔如同補食獵物般來的兇猛,臉旁也標上幾道印第安式疤痕,指甲顯得相當銳利。

  

  「雖然我已經很久沒有出來找對練的對象了,不過若你希望局勢發展到那種地步,我也不是不能讓它發生。」然而當這名男性貴族打算繼續與艾索德糾纏下去的同時,站在艾索德身後的艾拉,此時孤化轉為銀的人格,牠走到男性貴族面前,抓住他的衣領瞪著他。

  

  「… ...」與銀對侍的男性貴族神情顯得相當驚恐。

  

  當銀將這名男性貴族放下時,他身體失去重心跌倒,急忙起身遠離銀,而站在他身旁的男性貴族,此時也停止發言,人群紛紛從這散開來。

  

  「真是一群無禮之徒!」確定人潮散了以後,銀嘆口氣接著轉身望向艾索德。

  

  「你沒受傷吧?」銀接著尋問艾索德,確定他沒事。

  

  「恩,我沒事,你救了艾拉呢,感謝你啊。」艾索德回應銀,拍著牠的肩。

  

  「呼,我只是看不慣,前來騷擾她的那群人類男性,一時激動便急忙跟艾拉更換身份了,不過我還是早點跟艾拉換回來的好,不然會讓這裡引起更大的騷動。」當銀語畢後,拉著艾索德離開,在移動的同時,牠再度跟艾拉交換人格,回到她的體內去休息。

  

  『艾拉就麻煩你了,艾索德。』在銀進入艾拉體內前,牠留了一句話給艾索德,並對他抱有一絲期望。

  

  「剛才發生什麼事了?好像看到一名背後有孤狸尾巴的女性,牽著一名紅髮男子的手離開這裡。」當艾索德及艾拉離開飯廳的時候,場上的氣氛僵直了一會,隔了一會才重新恢復最初的用餐氣氛。

  

  然而銀運用自身妖力,消除眾多貴族看見,牠來到飯廳的記憶,當中的用意也是為了保護自己及艾拉,才這麼做。

  

  當艾拉醒來時,孤化時身體產生的各種變化,再度回到一名平凡女子的外貌,深褐色的瞳孔、稚嫩的臉蛋及烏黑亮麗的秀髮,充滿氣質的女性,靠在紅髮男子的懷裡。

  

  「艾拉,妳沒事吧?」艾索德搖一搖懷裡女子,呼喚著她的名字。

  

  「艾索德… …這裡是… …?」艾拉睜開雙眼,望向四周發現自己跟艾索德回到了二人所在的臥房裡。

  

  「是我們二人所待的房間,剛才妳在飯廳昏過去了,所以我把妳揹回來了。」當艾拉的意識回覆後,艾索德像艾拉做說明。

  

  經艾索德這麼一說,艾拉的腦海內頓時也產生了在飯廳的印象,她再度望向床旁的鬧鐘,頓時發現,已經到了早上九點,而自己身上的穿著,早已打理好出門的服裝,僅有艾索德仍穿著睡衣,將她帶回房內。

  

  她再度望向手邊的鑰匙卡,此時在艾索德的手邊,在她昏過去的時候,銀出場將手邊的鑰匙卡,放在艾索德的口袋裡,之後再讓艾索德帶著自己回到五樓的房內。

  

  一小時前-

  

  「看來艾拉比你早起,帶著房間的鑰匙先離開臥房下樓去吃早餐了,這東西你先留著,我不知道要如何使用它。」銀從艾拉胸前的口袋取出臥房的鑰匙卡,交給了艾索德。

  

  「… …」艾索德接過銀手上的鑰匙卡,將他放入了口袋裡,隨銀拉著自己繼續離開飯廳。

  

  「你別自責了,這不是你的錯,如果我是你,也會像剛才那麼做的。」銀告訴艾索德,希望他別把所有責任扛在自己肩上。

  

  現在-

  

  「幸好我即時趕上,配合銀趕走他們,讓妳碰上這些麻煩,是我的疏失,抱歉… …」艾索德像艾拉說明剛才的情形,並向她道歉。

  

  「不,這不是你的錯… …是我自己太不小心了,我以後會多注意的,謝謝你保護我,艾… …」艾拉將艾索德抱到自己懷裡,讓他放下心中的自責。

  

  「艾拉… …」艾索德抬頭,望向將自己摟在懷裡的黑髮女子,輕聲從口中念出她的名字。

  

  「今天的天氣不錯,換好服裝我們準備去刷副本吧。」當艾索德恢復平常的那個他時,此時艾拉對艾索德這麼說。

  

  「恩,我這就去,很快就回來了。」艾索德輕快的回應艾拉,便拿著盥洗用具走到了浴室去刷牙洗臉,同時整理自己的髮型。

  

  上午十點-

  

  彼此的儀容整理好時,艾索德及艾拉將行李暫放於衣櫃裡,走出房門時,使用手上的鑰匙卡嗶聲鎖好,隨後將那張卡片放入了左胸膛附近的口袋,拉上衣服口袋的拉鏈,牽著彼此的手搭乘電梯來到一樓,走出了旅館前往副本區。

  

  「祝你們旅途愉快。」當走出旅館時,眾多服務生則站在門旁左右二側,紛紛像這二人行禮這麼說。

  

  來訪格洛克斯的第一天,雖然在飯廳與一些貴族起了一些爭執,但並不影響新的一天的展開。

  

  艾索德及艾拉牽著彼此的手,隔一會走出了格洛克斯城市,來到了昨天經過的郊外區,並看到了副本區,門口處站著一名提供武器的服務員。

  

  二人皆帶著期待的心情,前往該地。

  

作者後記:本章進度寫至他們找到入住的地方,並開始他們的旅行,在下一章正式開始刷副本,而今年的作品當楓之谷寫完時,便會以鷹眼配奧茲做楓之谷系列作品來開頭寫那部故事線,同時寫新作夏目配多軌的新自創故事,本年第四十七篇完成,同時這季完成時,索拉之戀長篇,也將開始動作,另方面像各位讀者致上歉意,這次艾爾的出文隔了十一天左右才出,在此先向各位致上歉意。(行禮,長談就先到此為止,感謝各位讀者的收看。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林綠茶的分站部落格

林冠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