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突破&冠軍戰
  
  聖達蘭斯大賽,隨該日CE組準決賽告一段落,結束了大賽開幕第二天,從多數選手中脫穎而出的四名選手,裡頭的其中二名,各自走入了休息室內,打理後天的競賽。
  
  對戰名單也比照前者各組分區的結果,延用初賽、複賽等規則,淘汰掉戰敗的選手,賽事的結構呈樹狀結構圖,在參賽者的姓名下,也陸續統計各名參賽者的戰績,二個賽區的對戰名單,也逐漸排列成樹狀結構圖。
 
  位於C組準決賽,成功擊敗蓋洛斯的艾索德,晉級至第一賽區的冠軍賽,他的賽程排在明日上午進行最終決戰,對手則為持著長槍的參賽選手-洛特芬。
 
 第一賽區的對戰名單,已確定是由艾索德對上A組的另一名選手,結束後勝出者即榮登第一賽區冠軍及第二賽區冠軍。
  
  而第二賽區的冠軍賽,在即將開始前,仍有二組持續進行延長賽,第二賽區冠軍賽的時程,也因此往後延後幾天進行,這場對戰結束時,將與同賽區G組參賽者,進行冠軍戰,其競賽結束同第一賽區順利對照辦理。
 
  位於E組競技場,韓艾拉持著長槍與一名持著雙手劍的劍士-羅德諾斯進行對戰,在那場對決的尾聲裡,二人最終在身負重傷、體力耗盡的情形中倒下,近而展開了延長賽。
  
  「二方平手!E組與F組,後天於該競技場進行延長賽!」隨裁判的左右手上舉,這場勝負也就定而定。
  
當競技場上的裁判已判定勝負時,競技場上的觀眾也陸續從觀眾席上站起來,拍手鼓掌為他們歡呼,掌聲充滿整座競技場。
  
  「後天要進行延長賽,好耶!加油啊!!」頭上戴著一頂橘帽的兒童,摘下帽子並以手指轉動帽子,為台上的二名選手歡呼。
  
  「明天繼續努力啊!!今天的賽事相當精彩啊!!」手裡棒著食物,另一手對台面上的參賽者揮手的大叔這麼說。
  
  「堅持到底,別放棄啊!!」頸部戴著項鍊,嘴唇塗上一層口紅、臉上塗了一層厚厚的濃妝大嬸,雙手舉起,肩上背著提包如此說著。
  
  「加油啊!!」其餘觀眾隨這一席的人喝采聲,如同像是產生連鎖效應般,不斷擴大加油聲的規模,不一會場上傳遞了眾多觀眾的加油聲。
 
  隨觀眾陸續道出致賀詞,心裡對該分區延長賽抱有更新一層的期待,隨著時該日的賽事告一段落,場內的觀眾也紛紛同昨天一樣,離開觀眾席,一路走在聖達蘭斯的街道上,隨後找個地方享用今天的晚餐。。
  
  醫護人員推著病床,將艾拉搬上床準備送到醫護室時,剛結束準決賽的艾索德從他的分區跑到該區,揹起艾拉前往該組醫護室位置,進入病房接下來的工作也全程交由醫護人員作處理。
  
  等待的時間當中,艾索德仍坐在病床旁的躺椅上,直到醫護人員完成工作為止,他才進一步走到艾拉身旁,坐在床邊以雙手握住她的右手。
  
  陪伴艾拉在這療傷的同時,也讓自己身心放鬆下來,坐在這陪著她聊一會。
 
  「艾索德,恭喜你通過準決賽呀,轉眼間你也連羸三場對決了。」艾拉優先開口對艾索德說並祝福他,艾拉緩緩將左手臂抬起,以手心溫柔的撫著艾索德的臉龐。
 
  「謝謝妳,艾拉。」艾索德輕輕鬆開自己的右手,輕輕放在艾拉的右手臂上,左手與艾拉的右手十指緊扣。
  
  「從初賽到現在一路下來,我陸續遇上了法師、槍術師、劍士等三種職業的參賽者,下一場看來,也會相當辛苦。」艾索德坐在艾拉的床邊,雙手握住她的右手,放在自己的胸膛前,分享一路對戰下來的心路歷程。
  
  「艾索德,你的下一戰對手是持什麼武器?」此時艾拉問了艾索德這個問題,藉此希望從這個問題中,能提供相關策略,對他即將到來的最終戰有所幫助。
  
  「同上一場一樣,是拿長槍。」艾索德簡短回答,顯得有些疲憊。
  
  「我告訴你長槍使用者的弱點吧。」艾拉以溫柔口吻,對艾索德說,讓自己的左手緩緩動起來,將艾索德拉近自己懷裡抱著他。
  
  五分鐘後-
 
  「大致上就是這些,明天的冠軍戰要加油啊,艾索德,就剩最後一戰了。」即使負傷躺在床上,艾拉仍鼓勵艾索德。
  
  「謝謝妳艾拉,我一定會拿下第一賽區大會冠軍的。」艾索德回應艾拉,雙手捧著她的右手。
  
  在這段探病的時間裡,當艾索德與艾拉結束談話之際,二人再度緊擁著彼此,同時給予彼此心靈上的支持,為各自的下一戰做好應戰準備。
  
  將艾拉送至E組醫護室後進行醫治時,她的對手羅德諾斯同樣被分至別組醫護室進行治療,診治的過程中,他將腦海放空讓自己稍作休息。
  
  F組醫護室-
  
  「那名女孩的確不簡單,尤其是施展槍術的時候,完全看不出來是名剛出道不久的新手,參賽這麼久以來,很少見過能將長槍運用的如自己手腳般靈敏的選手,看來進行延長賽的時候,用雙手劍與她對打的戰術,是多餘的。」評估上一場對戰的狀況,從中做出分析的羅倫諾斯這麼說。
  
  但心裡抱持著過多無謂的思想,無助於減短傷勢恢復的時間,羅倫諾斯優先將心思放在養病上,停止對戰上的思想。
  
  到了傍晚時間,羅倫諾斯身上有好幾處貼著藥布,他依然起身走出競技大會場,到村莊去吃頓飯,沿途中碰上了他五年前的女友-貝洛娜。
 
  「好久不見啊,想不到會在這碰上你啊,羅倫諾斯。」貝洛娜像羅倫諾斯揮手,走到他的面前像他道聲招呼。
  
  「我也很久沒見到妳了,現在的妳看起來比以前開朗啊。」羅倫諾斯回應貝洛娜,一手溫柔的輕撫她的頭髮。
 
  「機會難得,順道一起去吃飯吧,就當作是讓你打起精神的見面禮吧。」貝洛娜打算停止這個話題,走到他身旁攬起他的手,前往餐廳去。
 
  走出聖達蘭斯大會競技場,羅倫諾斯與貝洛娜走到了聖達蘭斯內,在那找一間餐廳,當晚餐的著落地。
 
  用餐時間當中,羅倫諾斯將餐桌上的果汁,倒入玻璃杯裡,接著握起杯底啜飲當中,不時忘記取餐桌旁的紙巾,擦拭嘴唇。
 
  「從外部消息得知,你與一名持著長槍的女孩-韓艾拉打成平手是吧,你們後續還會在比延長賽。」貝洛娜優先尋問羅倫諾斯。
 
  「是啊,從年紀來看比我年輕許多,她的槍術還蠻厲害的,我跟她打上五回合左右,依然處於僵局中。」羅倫諾斯敘述他的對戰近況與貝洛娜做分享。
 
  「是那名體內住有銀孤的韓氏槍術流名門小姐-艾拉吧。」貝洛娜繼續問。
 
  「恩,就是她了,能力上來說,並不弱。」延長賽羅倫諾斯不否認,點頭。
 
  「從初賽戰到現在,對手也是一個比一個來的更強,以雙手劍組合技來打到總冠軍賽的想法,看來還是行不通的。」羅倫諾斯接著像貝洛娜產述他這幾戰下來的流程,神情上顯得有些沉重。
 
  「加油啊,競賽盡全力就好。」羅倫諾斯的女友-貝洛娜此時握著他的手,在此說些祝福的話鼓勵他,從對話的過程中,滲透出一絲笑容。
 
  二天後-
 
  聖達蘭斯大會,舉行到了第三天之際,賽事依舊按照流程來進行,位於第一賽區C組-艾索德,與持著長槍的洛特芬開始最終決戰,當走入會場內,場上的氣氛與前幾場相較下來,實在天差地遠,各分區中陸續被擊敗的對手,於本日再度回歸本競技場,參與觀戰行列。
 
  幾位朋友相聚在一塊,談天說地,看似平凡的談話過程,實際上彷彿像是大家庭。
 
  每場競賽會場,皆會爆邊的觀眾潮,競賽場下方仍設置特等席,幾名從遠方村莊來的貴賓,穿著一身西裝,端著手中的玻璃杯,喝完飲料。
 
  「先吃點東西吧。」澄遞過手中的零食給愛莎。
 
  「那小鬼論能力上來看,還真是個怪物。」愛莎接在澄後繼續說,接過他手上的糧食,只要想起在初賽曾敗給艾索德的事,自己的心裡就很不是滋味。
 
  「艾爾搜查隊解散至今,都已經過了三年了,在這期間想必他也練了不久劍技吧,今年正是他十九歲生日。」澄接在愛莎語畢後說了一句。
 
  「你說的我早就理解了啦,麻煩你要談的時候,再說別的話題好嗎?辦託你」二人的對話只維持了一會,隨後被打斷。
 
  於初戰落敗的紫髮女子-愛莎,此時雙手抱胸坐在觀眾席上,觀看艾索德的比賽,一手接過澄為自己買的零食。
 
  第二賽區E組延長賽【OVERTIME】-
註:OVERTIME在對決僵局上,為常見現象,不過以常理來推論,一場比賽不會平均最多不會超過三次以上,就算有也相當稀少。
  
  「現在開始E組賽區延長賽,對戰開始!」裁判手裡左右各握著一面旗,雙手高舉拉起對戰的序幕。
 
  經由二天的診療,傷口逐漸癒合的艾拉,其行動力上也恢復了約六成左右,其攻速上再度向上提了一個等級。
 
  「嘿呦!」艾拉轉動手中的長槍,施展前次對戰使用技能-繡花,再度命中羅倫諾斯,而這波技能尚未結束時,艾拉追加鬼影三式技能,成功牽制住羅倫諾斯。
 
  吃下不少技能傷害的羅倫諾斯,等候艾拉技能冷卻的那一刻起做出了反擊,短時間內,他以敏捷的身手,跳至艾拉背後,施展一套連技,讓她受到了一些傷害。
 
  當羅倫諾斯設法故計重施時,艾拉優先破解他的技能連技,在他透過連擊獲取魔力值的那一刻,艾拉將手中的長槍擲出,打斷他連技的節奏。
 
  「嘖,攻速還真快。」羅倫諾斯將一把劍擲出,另一把賦上了雷屬性,衝上前攻擊艾拉。
 
  艾拉將長槍插至地面上,擋住羅倫諾斯這一波攻勢,但不勉於基本物理攻擊上的皮肉傷。
 
  艾拉的防禦姿態被羅倫諾斯打斷,往後退幾步,左腳上的鞋帶此時斷裂開來,使艾拉失去其中一邊的平衡,往左邊倒。
 
  「這時候不能認輸,得穩住身子!」艾拉迅速脫下鞋子,讓左膝伸直站好,左手同時撐住地面,原先身子往左側七十度角,角度完全被修正。
 
  『我也告訴妳劍士的弱點吧,那就是技能硬直期,在對方施放技能魔力值耗光,或者進行一連串連技一結束,當他短時間內有幾秒無法繼續攻擊時,正是艾拉妳的最好進攻時機,雖然在這期間他也會想辦法與妳維持一定距離,找輸出空檔,但只要不要給他空間,基本上就可以羸得這場比賽了。』回顧艾索德曾告訴自己的細節,艾拉將這點銘記在心。
 
  『謝謝你告訴我這一點,艾索德。』艾拉嘴角微微上揚,改變了進攻節奏,暫時轉為防守。
 
  果然如艾索德所言,當羅斯諾斯沒有魔力值的這一刻,艾拉掌握到了這個先機,毫不猶豫衝到羅倫諾斯的面前,從原先所施展龍牙一至四式,切換至狼牙一至四式。
 
  吃下艾拉所有技能的羅倫諾斯,也運用防禦來減緩艾拉的攻勢。
 
  「啊啊啊!!」當羅倫諾斯大喊時,設法想要與艾拉保持距離,藉此不讓她攻擊到自己。
 
  「既然妳這麼愛跟,那就盡量跟吧。」羅倫諾斯甩不掉艾拉的掌控,揮舞著手中的劍,往艾拉的方向攻過去。
 
  「唔… …」連斬七十幾下,艾拉按住被羅倫諾斯攻擊的左肩,手上流了不少血,但眼前的戰局,依舊讓艾拉掌握到進攻的節奏。
 
  「龍牙一式、二式、三式、四式、強龍槌!」艾拉道出技能名,打掉羅倫諾斯手上的一把劍,持著長槍施展連技,在短時間內成功給予對手高輸出傷害。
 
  羅倫諾斯,與韓艾拉對戰至後期的過程中,火力逐漸走入下坡,後續的對戰往艾拉這邊一路倒,約半小時後在此分出了勝負,勝負結果隨著時間逐漸縮短,
  
  「對戰結束,韓艾拉勝出!」裁判舉起棋,判定艾拉獲勝。
 
  「好耶!!萬歲!!表現的太好啦!!」隨著這組準決賽落幕之際,E組競技場內也傳來了觀眾們源源不絕的歡呼聲。
 
  「起的來嗎?我拉你一把。」此時的艾拉,則無視這場歡呼聲,走到羅倫諾斯的面前蹲下,伸手拉他起來。
 
  「謝了,妳的槍技真是太厲害了,這樣打入冠軍賽應該不是問題了。」羅倫諾斯回應艾拉。
 
  「我先送你離場吧。」艾拉語畢後,發揮自己的愛心,鬆開手中所握的武器,再來扶起羅倫諾斯,走到醫護室先靜養。
 
  「你也非常厲害,尤其是劍技的部份,有好多次都把我逼到快輸的局面,如果我的時間沒算好,這場比賽應該就算你羸了。」艾拉的右手繞過羅倫諾斯的腋下,搭在他的後頸,語氣上依然帶有溫柔的說,浮著他離開競賽會場。
 
  艾拉的護送工作,僅到F組醫療室入口,在那遇上一名金髮女子-貝洛娜。
 
  「妳就是艾拉吧,我很期待冠軍戰上會面啊。」她身旁散發出來的氣場,跟剛才在競技場外頭時的感覺來的截然不同。
 
  「恩… …我是啊,請問妳是哪位?」艾拉對貝洛娜反問一句,然而僅想得出答案時,眼前的女子走到了自己的面前,舉起手,五指靠攏起來,從自己臉龐閃過。
 
  「我叫貝洛娜,過去曾來自於艾里奧斯,現在居住於這個世界中,別碰我男友,反則我就一套收拾妳!」當艾拉與羅倫諾斯的前女友-貝洛娜見面時,自己的臉被掌了一巴掌,隨後揹走羅倫諾斯。
 
  「是,我知道了。」儘管如此,艾拉仍保持著耐心,回答眼前這位小姐。
 
  「真是位不懂感謝的女人,不過算了,以我個人之力來說,這點小事沒什麼好計較的。」二人離場的時候,艾拉則用手心蓋在自己的臉頰旁。
 
  艾拉結束了護送工作,她將心情整理好,準備前往E組最終競技會場,隨著這組競賽分出勝負,她的對戰名單,已確定晉級至E組冠軍賽。
 
  「來了嗎?等妳好久了。」冠軍戰的對手-洛特芬對著艾索德說,一方面像他行禮道聲招呼。
 
  C組冠軍賽-
 
  「可惡,這傢伙果然不是省油的燈。」艾索德手持著的劍,逐漸摩損,眼神直視場上的特洛芬,每一下的劍技皆被他靈巧的閃過。
 
  「只顧著進攻而忽略防守,是打不羸比賽的。」閃過艾索德每一波攻擊的洛特芬,其行動上顯得從容不迫,雙手握著長槍,處於防守姿勢,這是艾索德第一次在這場大會上開局中,優先採取的戰術。
 
作者後記:競賽章節在下一章,正式結束,從上一季第十二章寫到這季來說,用上了約七篇到八篇幅度左右,而故事也在不沒發覺時間流逝之快理念的過程中,時間已經過完一半,從第八章開始則為別系列的故事,而之後一路照平凡步調,等候打烊的時間,其望在月底前,寫多少文就多少文。
 
  艾索德及艾拉一家,這二位皆拿下了三連勝,以流暢度來說,還蠻順遂,銀在這一章,依舊繼續沉睡,大約到第七章或第八章左右,才會再度甦醒,與艾索德及艾拉一起互動,艾爾支線故事第四季,於明年2017年繼續連載。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林綠茶的分站部落格

林冠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