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序章
 
  從我所待的搜查隊執行任務-擊敗納斯德之王而奪回艾爾之石完成,位於艾里奧斯-厄泰拉核心那裡瓦解了以後,我們隊上的任務正式告一段落,同時,在任務完成並解散隊伍的三年後,這塊曾遭蜥蜴占領的大陸,在去年我們人類成功的奪回艾里奧斯的大戰裡,我再次回到此地的一處村莊的解職所,重新申認,並復職我的職位領主騎士穿上我昔日的服裝,之後走向這村莊的碼頭前,和眾人一塊乘船離開了這塊大陸。
 
  搜查隊解散以後,我、愛莎、蕾娜、雷文、伊芙、澄、艾拉、我姐、以及那個常脫離隊伍的艾迪,各自踏上自己的新生活,如今已過了三年左右,在那隊伍裡包含最初與我認識的紫髮少女法師-愛莎離別,從她轉職成了慣用黑魔法的虛無術師以後,態度日漸不如以前那個柔和的她,而我們朋友間的關係,照樣持續的連繫,分隔二地,隨著時間的流逝,我重新整理一番思緒,最後決定重新拾回戰袍,成為領主騎士重新開始我的劍士生涯,她走向分歧道路,之間的距離一日一日的遠離,我永遠忘不了,在隊伍執行任務的期間,我們倆彼此鬥嘴的各種回憶,而現在,我與這位拿著長槍的黑髮女子艾拉,乘船渡海到達一塊新的大陸開始我們倆的日子,她與我的身世背景,相當類似,看的她的背影,彷彿看見了那曾經陪我練劍的紅髮劍士愛利西斯,騎士團那裡的工作,現在比起二年前的工作量,必定大上了好幾倍,這是固定不會改變的循環。
 
  到了新大陸,我、艾拉二人最先做的工作是,運用剩餘的旅費買下一棟房子,位於大陸的南方一個叫聖達蘭斯的村莊,鄰近海灘那一帶,我們倆從此刻在那住了下來。
 

 
  一早,我穿上一件白色薄襯衫和一件灰色長褲,在屋外的小庭院揮舞著劍,肩上批著毛巾,撥起額頭的那戳紅髮綁上頭巾,我仰望著藍天,劍鋒插在地面上,喘息著。
 
  「隔了二年沒握劍的空窗期,開始無法適應劍的重量,看來得需要一段時間。」我自語自語的說著,使勁身上的力氣,緊握著手上的那把白色長劍,右腳往後瞪了一步,擺出戰鬥姿勢,衝了過去,一條筆直有力的刀痕從我揮刀而過的方向劃出一道紅光,隨後轉過身,將劍插於地面上跳了起來,拔起劍筆直有力的向前一刺,接二連串,揮舞著這把長劍。
 
  「慢慢來吧,畢竟你有那麼長一段時間沒碰過你的劍。」從我身後走來的黑髮女子,拍著我的肩對我說道。
 
  「早啊,艾拉。」我轉過頭向她打聲招呼,我閉上雙眼,右手掌蓋住她的指尖。
 
  「這封信,看來是你姐姐寄給你的,不過信封袋已顯得有些泛黃。」她從褲子的口袋裡取出一個髮圈,嘴唇含住髮圈的一角,雙手握住一戳黑髮,右手指尖勾住髮圈,綁好馬尾,隨後走到庭院前的一間閣樓,取出一封信遞給我。
 
  「真不像我老姐的作風。」我手握握住那封信的信封袋,將長劍插於地面,隨後坐在屋外騎樓下的木製地板拆開那封信閱覽裡頭的內容。
 
  過目完那封信時,我將信折好,放回信封袋,隨後放入置物櫃的雜物箱裡,走回庭院拔起劍,繼續揮舞著長劍。
 
  「執行任務,寫信回來關心我這個老弟,真不像老姐的作風啊。」我上揚著嘴唇說著。
 
  「我也陪你來練劍吧,離開自己的故鄉,到隊伍解散的時間也很久沒碰過自己的長槍了。」此時艾拉雙手握起一把長槍,站在我的眼前微笑的對我說道。
 
  「恩,來吧。」我同樣充滿著自信,握緊手上的劍與她對立著。
 
  這場上,傳來了一陣鬥氣,潛藏於體內的紅色鬥魂,再次的覺醒,開場上來,我依然慣用著,我最初的技能鈄劈斬,呈一直線的往她的方向衝過去。
 
  她左手握住長槍的槍鋒下幾公分的槍桿,右手握住槍尾,正面擋下我的技能,槍托從垂直轉了幾圈,彈開我拉開了一段距離。
 
  「哈啊啊啊!!」她揮舞著長槍,槍鋒刺在地面上,跳了起來,雙手的力道集中於長槍上,槍的尖端離開地面,呈一百八十度圓環迴轉,猛力敲擊於我的劍峰上,槍尖擦到我的右肩。
 
  攻擊尚未因此而結束,她鬆開了擦在我劍上的力道,往後退了一步,進行一連串高速刺擊,我一手握著劍,一手緊握拳,往後退擋下她的攻擊,身體迴轉了一圈,重擊她的左肩。
 
當這一擊結束的瞬間,她的身旁圍繞一道白光,身後符現幾條白色狐尾,臉上烙上了紅色印第安式的印記,我驚覺那是覺醒的節奏便往後跳了幾步,左手握緊劍,觀察她的動向。
  「太厲害了,不愧是韓家出身的名門槍術家,完全沒有破綻,儘管只是一般的一對一交手,從她身上散發的氣息,與平日的她跟本判若二人。」我嘴上不禁嚷嚷著贊嘆的口吻,微笑的說著。
 
  她回應了我的微笑,加快了攻擊速度,揮舞著長槍,往我這衝了上來,這速度、衝勁還有力道,完全不輸我衝刺的速度。
 
  這場對決,依舊持續的進行,我身上尚未散去的紅色鬥氣,促使我緊握手上的長劍,改變戰鬥姿態。
 
一路跟她交手,我的腦裡,記憶出現剛才閱覽過那封信裡的內容。
約二年前的舊信
給艾索德
  隔了二年的時間沒見面,不知道你近況過的如何?老姐目前依然在舊騎士團裡參加遠征隊的討伐工作,回去看你的時間,不如以往的多,先恭喜你,重新接手你的領主職位,我也在此祝賀你的十七歲生日,復職後的工作,大量增加,突然多到你喘不過氣吧,不過希望你能努力撐過這段過渡期,延續老姐的精神,繼續拼下去,未來,待老姐,從這騎士團引退以後,也會回去探望你,到時務必讓我們在多談談一會,在那日子來臨前,如今的你,應該再也不是那個充滿單純,劍術顯著不成熟的那個劍士了……
 
信裡的內容,我只過目了一段,其這段內容之後的下一段,開始敘述她在騎士團裡執行任務的種種心路歷程,以及我們過往那段她帶著我練劍的那段童年時光,當年如今仰賴我老姐充滿稚氣的那個自己,如今不知走到了那裡去。
 
  時間帶步入了中午,回到我和艾拉對侍的庭院前,她身上帶有幾處擦傷,站在我的面前,槍峰抵在我的額頭前,我坐落於地面上,舉起手以示投降,而我的身上,也烙上了不少處長槍刺擊過的傷口。
 
  「站的起來嗎?抱歉,我出手的力道太用力了。」艾拉轉身走到樹下,放置長槍,走到我的面前蹲下,伸出手來拉我起身。
 
  「不,戰鬥就應該是如此,不全力以赴就不叫做戰鬥。」我握住艾拉的手,放下長劍,她的右手臂,繞過我的後背,穿過腋下扣緊,我們伏著彼此,走到拉開的紙門前的木製地板坐在庭院前休息。
 
  「好久沒碰劍了,離開艾里奧斯來到這裡開始生活後,這還是第一次感到如此熱血。」雖然輸給了她,不過我仍露出笑容的凝視著艾拉這麼說。
 
  「你的姐姐人不錯啊,反過來,當初我是在尋找我的老哥。」她小聲的說了一段話,隨後回到對話的正題上。
 
  「隔幾天,我大概會再上趟這村莊的教堂那一帶走走,先去做個禮拜,之後順道延著那教堂爬坡道下的公務所裡,接手這村莊的任務,賺些費用,但是啊……」我這麼說著,臉上帶著一般苦笑,仰望著這一望無際的藍天。
 
  「恩?怎麼了。」艾拉凝視著艾索德,握著他的手說著。
 
  「不,沒什麼,別談這個了,呵呵,談起來讓我覺得感傷,回客廳吧,差不多該弄午餐了。」起身抹去臉上的那從苦中帶出的笑容,牽著她的手,走回客廳裡。
 
  艾拉仍一臉疑惑的注視著艾索德,在那苦笑的背後,彷彿看見了過去的自己想追尋老哥,感受到的落寞感,被他牽著的那隻白哲肌膚充滿女性氣質的玉手,加緊一點力道,握緊了他的手。
 
後記:2015年新篇故事首章支線短篇,大致上以三千字為主,回歸我五年前的寫法,從短篇做為起始點前進,而寫這篇支線,正讓我回歸寫故事的起始點,和正篇的故事線是分開不同的部份,換個方面來講,是從正篇延伸加以改編的另一部支線故事,寫這配對的最初感想是,透過相似的身世背景,突發其想,而本部大約十二集左右收尾,長篇大約二個月左右沒有連載,這篇隨同跟著長篇調時間進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林綠茶的分站部落格

林冠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