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眷戀
 
  當天晚上,我睡不著,在床邊沉思了一會,隨後起了身將自己身上那件蓋的棉被給艾拉以後,我便從起了身走出臥房,沿著二樓走下一樓,到廚房前的洗理台前洗了下臉,隨後從架子上取了一個玻璃杯,打開飲水機裝水喝了幾杯水,拉開餐桌旁的椅子坐著,將玻璃杯放在餐桌上,一手撐著下巴,另一手放在大腿,眼神注視著窗前的月光一會兒。
 
  我走到客廳打開燈,從疊滿書的書架上拿起早以積滿塵灰的相框,注視了一會,接著走到廚房取塊布,打開水龍頭沾點水擰乾,接著擦拭相框,輕掉框中的經由時間所累積的塵灰,隨後放回原位,這時便會幻想著,若隊友在此時此日又巧然的再此相遇,那我現在又可以再次的與紫髮女子鬥嘴了,搜查隊解散至今也已過了三年,天天會談天說地的成員們。
 
  但隨後,我馬上放棄這種妄想,嘆口氣以後,走回廚房以後,將杯子沖水洗乾淨以後,在放回原位,隨後走回卧室,坐在床邊,什麼都不做腦海裡想著某些事,靜靜著陪伴著他,直到睡意上來躺下睡著。
 
  三年前-
 
  「轟隆隆隆隆!!」曾經我們五人我-艾索德、以及其他四人愛莎、蕾娜、雷文、伊芙,所組成的艾爾搜查隊,齊心協力擊退納斯德之王,從核心內部發出崩塌的聲音,同時我們在那時也從核心內部,找到了我們所要找的艾爾之石,之後,離開了成為廢墟的核心。
 
  那場激戰,我們全隊戰了將近半天……才徹底擊潰核心室的納斯德之王,那個持有四個元素抽取機,使用的技能足以令在場者顯得犯規的技能,在來到這間王房前,還得經過四層核心,這四層,都佈滿了,由機關設置的機械納斯德,以及隨時在核心任何一角待命的傢伙,沿著生產機地的電梯,下去到核心入口。
 
  回到魔奇,交還那顆石頭以後,五人走回旅行前的屋子,各自走入男女更衣室裡,缷下戰服,換上別的服裝,我們從那刻開始,便宣告解散,我們五人踏上了不同的道路。
 
  那段曾有的戰績,烙印在我心裡,永恆不變,至今開始,正是與隊伍裡的其他四人離別的那一天。
 
  『姐姐,我做到了,我們找到艾爾之石了,也完成了我成為劍士的使命。』我心裡對她說道,並且直視著魔奇那彷彿永無止盡的蔚藍天空。
 
  到這裡為止的記憶,都已成為了過去,我的腦海裡映出了這段回憶,隨著時間的流逝以及當時的感概,我的記憶裡喚醒曾經發生過的那段,但只維持了一瞬間而己,下一秒,逐漸的轉為模糊。
 
  對現在的我來講,那一段曾有的日子,僅存的意義,只有一同組隊刷副本時所殘留的喜悅,還有曾經的牽絆,現在在我的記憶裡,已成為了歷史,此時此刻已不在是我所渴望所擁有的日子。
 
  隊伍解散時隔一年──
 
  我-艾索德,在尚未成為騎士領主前,主要以巨劍騎士為我的職業,那時也算是我身為劍士時期的黃金時期,甚至有時過份到對自己的劍術自毫到無法自拔,離開已解散剛滿一週年左右的搜查隊,獨自踏上旅行一路來到班德,當時我在充滿火堆的第一商街,見到了一名黑髮女子。
 
  這名女子,來自於艾爾奧斯海外波魯安大陸的沙德村,那裡離班德王國城的距離,非常遙遠,她受了傷,身體上殘留不少傷口,也紮上不少已經顯得有些灰黑的繃帶,我拉近了與她之間的距離。
 
  「妳沒事吧,小姐?」我從燃燒的商街走了出來,見到眼前這名,身上擦了不少藥紮上繃帶的黑髮女子,走過去問她。
 
  「你是……?」我穿著病服,雙手握緊身旁的點滴架,從醫院裡走出來,眼神喚散即將昏倒之際,眼前見到一名比我年幼的紅髮少年,我將視線轉移至那名少年的身影。
 
  「我叫艾索德,妳的家人呢?」他以溫和的問著我,並伸出手,嘗試牽起我的手,帶我去某個地方。
 
  「我不知道……」當時我還不了解他,我身旁的這位紅髮男子-艾索德,且我身上,還存在著昏迷前所受了的傷,對艾索德仍舊保持一段距離,身子往後退了幾步。
 
  「全都在老家,我只記得,我離開我的家鄉,在一間巨大的神殿入口前,我推開神殿入內,在那見到了我的哥哥,但是當時他把我從內部驅逐出去了,之後一個男人把我帶到一間醫院安置好以後,當我醒來時,拯救我的那個男人不見了。」我照著之前的描述對著艾索德說,並且按奈不住,想早日使煉哥拉回自己所屬的家鄉,恢復我們之前的兄妹關係,但這夢想,對現在來說,也只是一場夢而己,太不過於真實。
 
  「我先帶妳離開這裡,留在這太危險了。」我說完,背起了黑髮少女,將劍放在腰間的劍鞘裡,隨後,帶離她走出這片淪為火海的第一商業地區,穿過接回第三住宅區的希望之橋。
 
  「但是煉哥……」當我還沒說完的時候,他馬上背起我,離開了這裡我手上的點滴架同時也倒在地上。
 
  確保這裡為安全了以後,我將身上的女子安置在一間空屋裡的床上,坐在床邊打開袋子,取出一罐裝滿水的水壺,自己還沒喝過,優先遞給她。
 
  「到這裡,已經確定不會在受到波及,我們先留在這待命吧。」他將水遞給我對著我說,我接過他手上的水壺,打開後,喝水潤潤自己的喉龍,些許恢復了些活力之後,拉著他的衣袖。
 
  「謝謝你幫我,如果沒碰見你,我可能已經死在那商街裡了。」艾拉對著我道謝,嘴角上揚,對我微笑。
 
  「舉手之勞而己,不用謝我,我當時看見妳身上到處都是傷口,且上了繃帶,就覺得事情並不單純,於是決定幫妳。」我回答她,同時分享自己的事情給她聽。
 
  「不過也真過份啊,把妳丟下的那群傢伙,只送妳到醫院,之後就不顧妳死活的離開了。」隨著他的產述,我也想起了那個男人率領的那隻隊伍曾拯救了自己,但現在已經不重要了,因為在我眼前,就有一位男孩能幫我。
 
  「事情過去就算了,這種事我不會計較的,畢竟也只是陌生人,毫不相識,能送我到醫院我已經很感謝了。」
 
  「雖然這麼說可能會有些老套,不過我在重新自我介紹一次吧,我叫艾索德,請多指教,是一名劍士,約一年前,我離開了搜查隊,獨自出來旅行,沿途來到這,聽說可以轉領主,所以我便來到這了。」我再次道出了自己的名字,對艾拉說。
 
  「我叫艾拉,請多指教。」我答覆眼前的紅髮男子,並與他握手。
 
  我們出身於不同的世家,來自於不同背景故事從中走出來的我(艾索德)還有她(艾拉),我們二人在已被火焰吞噬燃燒的商街地帶,我帶離艾拉離開著火的商街地區,來到安全區的那一天那一刻,成為了我們初次相見時刻。
 
  從那之後,我的職業生涯,也產生了成為領主的想法,於是去參加了二轉試驗,在過程上,我的轉職之路嘗試做到第三次左右,才正式通過試煉,成為騎士領主。
 
  聖達蘭斯村,生活時間:第四個月晚上十一點──
 
  我們來到聖達蘭斯村莊生活,已經過了約三到四個月左右,儘管看在我們眼裡,現在享有的每一分每一秒,都只有短暫的過了幾分鐘甚至幾秒鐘,但實際上,我們在生活的過程當中,也不斷的分享著彼此的故事、在這塊大陸上,從事我們的工作、還有談心,在我們沒發掘的任何時刻,已經過了一大段時間。
 
  同時來到聖達蘭斯的這段時間內,我回顧並想起,從我們在庭院前比武的那天開始想起,紫髮女子打給我的那通電話、之後的某一晚我們共同睡在同一間寑室的那一刻開始,那一晚,我們談了不少,隔天我們到市中心找工作,隨後回程的時候,我們去了教堂,到至今我聽著艾拉對我產述的這段故事,短短的幾個月的時間,種種往事,如同夢境般,在我的腦海裡經由整理後閃過,一件一件浮現於我眼前,使我回覆曾有的那一段日子。
 
  前陣子,在教堂我顯得有些沮喪時,陪在我身旁的艾拉,使我重新振作起來,使我振作起來的契機關鍵,或許正是艾拉在我身後,推動著我前進,從中走出沉寂一片昏暗的自卑感,我嘴上恢復了些許的微笑,心中頓時放下了由自己承擔所有壓力的負擔及心理壓力。
 
  這一整晚,我陪在艾拉身邊,聽她說完她與煉哥的那段故事,當故事聽完她擁抱著我的那一刻,加上剛才所回顧的那些事物,使我的內心有些沉重。
 
  心裡一瞬間產生了那樣的想法,但我很快的,轉換自己的心境,來安慰身旁這位,內心被不安所包覆的黑髮女子,更是產生了,只有明天也好,一整天哪裡都不去,拋下工作,二十四小時,想留在她身旁這種想法。
 
  而身為愛利西斯的老弟我-艾索德,所被賦予的使命是,要不斷的變強,總有一天,成為超越老姐的劍士,但這夢想對我來說,暫時成為了遙不可及的夢想,現在我仍舊在嘗試找回曾經擁有的手感。
 
  另一方面,聽完了艾拉所說的故事,我一時之間保持沉默,保持聆聽的狀態。
 
  若這世間真心存在著時光機,這種可以任意由走任何時光的機器,我頓時產生,想回到她的哥哥心態變化的那一天,去打醒他,並要求他當著艾拉的面好好的道歉,並修復他們已破裂的兄妹關係。
 
  時間就這樣,隨著我想幫她所不斷強迫要求使自己的腦袋強烈快速的運轉,緩緩的過去,到了隔天早上,身旁的黑髮女子,撫摸著我的紅髮,並且在此對我暗示,在多睡一會兒這個想法,艾拉坐在床邊的椅子旁,牽起我的右手,我的額頭貼在艾索德的手掌前。
 
  上午九點-
 
  「在多睡一會兒吧,今天是假日可以休息一整天,你昨天熬夜了吧,眼眶有點黑。」我對著艾索德說,手心放在他的額頭上,確定我沒有發燒。
 
  「只是睡不著,想起來著杯水喝而己,還有想些事,我多睡會吧。」我回應艾拉,並且使全身放鬆,嘗試進入睡眠。
 
  「想些事?在想什麼?」我以好奇的口吻問著艾索德。
 
「曾經自己所待的那隻隊伍,以及一些不太重要繁雜的瑣事,以及如我剛才說,昨晚覺得渴想起身喝點水,僅此如此。」我的手心放在蓋在我額頭上的那隻手,全身頓時放鬆了一會兒。
 
  「是嗎……你也跟我一樣,曾經經歷過某種痛苦,才來到今天。」我對著艾索德說,稍微放慢對話的口吻。
 
  「不過,以前的事歸以前,回到現況來看,工作方面我除了在弗爾拉斯特那接防具工作以外,真的要用時間來回歸這些事,也只有晚上的時候才有機會,還有假日時間,聽明天的工作內容,店內貌似接了個大訂單,在未來的幾天都必須加班趕工,趕完未完成的進度才行。」過往的事僅提到這裡,隨後我的眼皮緩緩必上,帶著睡意進入夢鄉。
 
  「好好休息吧,艾索德。」我親了他額頭一下,隨後將床邊的棉被蓋好他的身子,走回自己的房裡,換好服裝並背一個背包,提著一個菜藍,出門到附近的市集買些菜來做早餐,離工作時間,也只剩二個小時左右,現在正好又是早上九點,也是市集裡,人潮最多的時段。
 
  剛步入市集,便馬上聽見,不同店家的叫賣聲,這跟我們當初來到聖達蘭斯第一次踏入市集的情形完全相同,但我同時也已經適應了這裡,所以深呼吸一口氣以後,走入市集裡去買菜。
 
  這市集裡,賣的東西優先歸納為幾類,蔬菜類、肉類、水果類、蛋類、五殼類等等,同時八十年代那時殘留的雜貨店,也在這開立了幾間,架上販賣的東西,走台式風格,結帳台的桌子上還放了一隻招財貓,招纜店內生意。
 
  我在市集裡,買了一些食材,放入藍子裡,並且提著菜藍,走回家裡,我將一些菜放入冰箱去冷凍,有些則放入冷藏室,取出手邊現有的材料,穿上圍裙,利用工作前一個半小時做早餐。
 
  技巧平凡,雖然水準不及高級廚師的基本水平,不過,煮出來的食物,水平有到平凡主婦的水準,兒時在家鄉的時候,很少有機會,能接觸料理這方面的事物,當時料理方面,全部都由母親所管理,自己只隱約看了一下,料理的過程,並記憶,如何料理,當時年僅六歲的我手上握著幾乎都是雙手棍,在道場上與人比武。
 
  回到現在,則由自己來下廚,感覺自己,接手了母親的廚意。
 
  時間過了半小時,我將煮好的菜端到飯廳的餐桌前,隨後蓋上鍋蓋,隨後脫下圍裙,走上二樓的臥房,坐在床邊輕輕的搖動艾索德的肩。
 
  「艾索德,起床囉,我為你做了早餐,吃完後在休息吧。」帶著興奮心情的我對著艾索德說。
 
  「早啊,艾拉。」帶些起床氣從下床,並且整理自己顯得有些散亂的紅髮,走到衣櫃前打開後,取出一件衣物,換上後,我牽著艾索德的手,走出二樓的臥房,下去一樓,到餐桌前。
 
  映入我鼻腔內的味道,傳來了每道經由精心烹調,所調理出的香味,常見的家常菜如同:煎蛋、白稀飯、還有為了重視營養,我炒了一些炒高麗菜還有青江菜以及紫菜,中間放了一鍋,剛煮好的味噌湯。
 
  「以前我在家的時候,出門前有時會看母親如何煮飯,隨後跟著煉哥去道場進行修煉,不知不覺間,我也學起了一些菜,口感可能不如我母親所料理來的美味,不過,還是請你品嘗看看吧。」我像艾索德介紹餐桌上的菜色,並抱著期待心情,期待著他吃完後,所得到的回應。
  我拿起筷子,夾了一些煎蛋還有一些青菜,拿起湯勺撈起幾匙稀飯裝入碗中,配著菜吃,當我用心品嘗這些菜色的時候,眼角流下了淚來,那是經由美味所感動而流下的淚水。
 
  「艾拉,這些全部都是妳自己做的菜嗎?」他再次的詢問我。
 
  「恩,是啊,全都是我做的,好吃嗎?」我熱情的回應他,並抱著期待的心情等待著他的下一句話。
 
  「恩,很美味,真的非常好吃,謝謝妳為了我特地準備這頓餐飯。」當我說完這句話的時候,眼前的黑髮女子,同時也保持微笑回應我。
 
  「謝謝你了,你喜歡我也很高興,為了讓你往後更有精神,我可以考慮天天為你做飯。」我回應艾索德,同時也露出微笑。
 
  「謝……謝……」我的臉旁摻出一絲紅潤,品嘗著這頓早餐,我的睡意也隨之消散,該說是這道佳餚吹走了我的睡意,還是心理作用,現在我無法評定並說出這句話。
 
  隨著我們倆彼此在這共度的每一天,同時也忘卻了某些事物,但這樣也不錯,此刻我們彼此也不想,在被負擔,壓得喘不過氣,陪伴著彼此共度每一日,就是我們現在最大的幸福。
 
作者後記:這篇的前段部份,我優先還原了,原作劇情上部份地圖,隨後簡寫帶過,先穿插艾索德聽完故事以後,沉思心情的時間帶,在加入他以前所待的那隻隊伍的一些回憶,隨後介紹完這二個角色的相遇以後,在寫回現在的視角,在我映象裡,艾索德這個角色,戰鬥方面不錯,但料理方面好壞以目前來說,我無法斷定,艾拉的方面,同艾索德列入考量,艾索德老姐登場的部份,我決定延到第十章在讓她登場,畢竟這一篇,我打算在沉澱一下心情,支線篇的部份,在三章左右,正式宣告完工。
 
  另外在這先解說,厄泰拉核心這個副本,以前的普通模式為二層、中等為三層、困難模式為四層,當時的裝備若不夠好,大概到第二層或第三層,血就會耗光,並且被迫使用復活石,在艾爾之光這個遊戲剛出約隔了一年2010年的一月那時,也算是我剛加入這遊戲的時間,當時的副本怪都很強,技能還有招式及攻擊時間,幾乎沒有硬直,接下招的時間,不到一秒左右,而現在被削弱,困難模式剩三層,等級上升,最難的副本也上升,魔奇也被精簡成新手村,我覺得非常失望。
 
  現況方面,離學期末大概剩三週左右,期未報告、專題、校外實習等方面的事物也讓我顯得有些煩悶,這個六月初開頭來,五天內,至少用了四天左右,在創作上,而這篇如之前雷同,前段在四日寫完,先去睡覺到早上在寫完後段,其中,為正篇的篇幅還有其手感去做準備,我的短篇部份算熱身,這是我寫這篇最初的終旨,也算是當初的目的,正篇能承接短篇創作的精神來順利寫完我當然也很高興,同樣不變的條件,也是需要毅力來完成。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林綠茶的分站部落格

林冠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